•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21章 虎落平阳

时间:2019/12/10 21:30:15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51  评论:0
内容摘要:虽然被她逼的甚是狼狈,心下却对妙龄少女能有如此掌法而惊奇不已。正自惊奇,突然如梦方醒,叫道:“哎呀!上当了!”白衣少女得意的笑道:“傻小子,现在才知道啊!晚了!”说罢,咯咯的直笑。“你这是什么掌法,这般邪乎?压的人透不过...

虽然被她逼的甚是狼狈,心下却对妙龄少女能有如此掌法而惊奇不已。

正自惊奇,突然如梦方醒,叫道:“哎呀!上当了!”

白衣少女得意的笑道:“傻小子,现在才知道啊!晚了!”说罢,咯咯的直笑。

“你这是什么掌法,这般邪乎?压的人透不过气儿来。”玖儿疑惑道。

“什么邪乎。”少女得意的笑道:“这是我师傅自创的掌法,叫做飞云掌。”

“飞云掌?怎么从未听说过?”玖儿说道。

“你这山野小子孤陋寡闻,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奇怪的!”少女打趣道。

十六年来,江湖中英雄辈出,玖儿久居深山绝谷,许多江湖中事毫无了解。对于许多拳法武功,特别是这些年江湖中新创的武功,他更是从未听说过。

二人又缠斗数回合,玖儿心想:“我轻功远胜于她,何不施展轻功先跳出圈子再作计较。”想罢,“噌噌噌”脚尖点地,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只消片刻便跳出少女攻击范围。

白衣少女笑道:“傻小子,打不过就逃啊,好不害羞!”说罢,便又向前攻。正自得意,突然脚底一滑,一个踉跄向前扑倒。玖儿未及细想,慌忙之中伸手将她接住。二人四目相对,忽然少女颜面绯红,一对眸子秋波泛泛。玖儿看她明眸皓齿,面如桃花,一缕清香扑鼻而至,不觉胸内“咚咚”乱跳,直烧的面红耳赤。

二人相对片刻,白衣少女忽然右指发力疾转戳向他腋窝神阙穴,玖儿立时动弹不得,大呼上当。

白衣少女直起身笑盈盈的道:“真是个大傻瓜,吃一堑还不长一智,活该你倒霉!”

玖儿穴道被点,这时也无可奈何,骂道:“你这丫头,真是阴险卑鄙,尽耍些阴谋诡计!”

少女伸手就捏他脸,扯他两耳,咯咯笑道:“小命都难保了,还嘴不干净!”

玖儿疼得哇哇直叫:“哎哟哟……你这野丫头,哪天要是落到我手里,顶让你好看!”

少女掰他眼皮捏他鼻子,笑道:“没机会啦!你今天死定了!”

玖儿被她弄的哭笑不得,却又无计可施,真是虎落平阳,心道:“想不到谷外的人这般的阴险,就连这般看似貌美清纯的少女都如此的狡诈!不知她还要搞出什么玩意儿来?”

此时,他除了动嘴之外,什么事也做不了,破口骂道:“臭丫头,疯丫头!像你这般阴险歹毒,谁还敢娶你?”他现在能做的事也只有骂人了,除了任她摆布就也只能逞一时口舌之快。

少女掏出一把匕首,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诡异地笑道:“再骂看我不割了你舌头!”

他吓出一身冷汗,心道:“这丫头不会真的动手吧!”想罢,语气一转说道:“快放了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少女笑道:“放了你?放了你我才会后悔呢!”说罢,眼珠骨碌一转,蹦蹦跳跳地跑开。

玖儿心忖:“这丫头不知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来作弄我。嗨!听天由命吧!谁叫我这般容易相信别人!”

他正自疑惑,还有些许的绝望时,只见白衣少女手中拿着一些藤条笑盈盈的走过来。

玖儿顿感不妙,急道:“你这疯丫头,想要干什么?”

少女扑哧一笑,道:“马上你就知道了。”

少女将他挪到一棵大树旁,用藤条将他牢牢地捆绑在树上。

玖儿心道:“这下惨了!不行,我得想法子脱身!”他无奈的说道:“我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你为何这般害我?”

“本姑娘就是要跟你玩儿玩!”少女想了想,诡秘一笑道:“要么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饶了你,怎么样?”

玖儿纵然此时十分狼狈,却又哪里肯受此辱,故意呵呵笑道:“你这丫头好不害臊!看你年岁不大,还要我叫你姐姐,我看你该喊我哥哥才是!”

“死到临头还敢胡说!”说着,她一手抓住他鼻子,使劲一捏一拧。

疼的玖儿直叫唤:“哎哟哟……你这臭丫头……哎哟哟……”眼泪倏地从眼眶浸出。

白衣少女看他疼的直叫唤,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便“哈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她前仰后合,左手捂着小腹,右手指着他,道:“你…………一个大男子汉,爱……爱哭。哈哈哈……你哭了!”

玖儿见她笑的甚欢,自己也忍俊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心里却想:“这少女如此刁钻淘气,笑起来却也有些可人!”少女见他也笑,不解的问道:“你笑什么?”

玖儿笑道:“我笑你就要大祸临头了还不知到。”

“还嘴硬!好,那就让你笑个够!”少女伸手挠他腋下、两肋,直挠的他大笑不止。

玖儿心道:“这疯丫头,今日我算栽在她手里了。若再脱不了身,怕是笑不死也丢了半条命。”突然想:“这荒山野林不知能否唤来豺狼或虎豹什么的?若真能唤得来便可以此要挟她而脱身。”想罢,时而大笑,时而强忍住学野狼号叫,抑或学虎豹吼叫。

“疯了,还是傻了?你以为你是狼、是老虎啊!”少女甚为不解。玖儿并不理会她,仍然吼叫。少女心想:“不会是被我给弄傻了吧!我只是想跟你玩儿玩呀!”

她停下来,问道:“喂,你怎么了?不会真的疯了吧!”

“你才疯了呢!”玖儿道。

“那你怎么一会儿学狼嚎,一会儿又学老虎吼叫?”少女又问。

“呆会儿你就知道了。”玖儿说罢,继续吼叫。

他叫了好一会儿,却不见半只狼的影子,心想:“是不是太远了,野狼没有听见?”想罢,吼叫的声音更大。

白衣少女不知他为何学野兽号叫,只道是他藉此分散她注意力,好想法逃脱。她得意的说道:“不要白费功夫了,你是逃不掉的。”

忽然,玖儿止住号叫,对她道:“你回头看看你身后。”

“耍什么诡计?我才不上当呢”她笑道。

“我被你绑的像个粽子,能害得了你么?你看你身后是什么?”玖儿笑道。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