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10章 女神or小三

时间:2019/12/1 20:10:59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14  评论:0
内容摘要:“你懂的!”毛非说着伸手,似乎在等他给什么。王教练犹豫了片刻,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两百块钱放在毛非手上。毛非看了看收起来,手依然伸着。王教练又抽了两百放在他手上,但伸着的手依旧伸着,只得又拿出两百。毛非这才把手收回,把钱塞进口袋。“钱我给你了,...

“你懂的!”毛非说着伸手,似乎在等他给什么。

王教练犹豫了片刻,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两百块钱放在毛非手上。毛非看了看收起来,手依然伸着。王教练又抽了两百放在他手上,但伸着的手依旧伸着,只得又拿出两百。毛非这才把手收回,把钱塞进口袋。

“钱我给你了,你把它删了!”他口带命令的语气。

“不可能!”毛非斩钉截铁地回他。

“你还想怎么样?”他心里越来越觉得后怕。

“不怎么样!就是给你带个紧箍咒。”毛非冷笑着说,“以后你老老实实做你的教练,如果让我知道你再向别的学员索要东西,或者再摸人家女孩子,哼,后果你懂的!”

说着,毛非转身就离开。王教练吓得一身冷汗,呆呆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暗暗咒骂,更恨自己太不小心。

有一个考察交流活动,胡青桂要率团去上海两个星期,领走是嘱咐毛非,让他想法子弄个学历。这学历怎么弄?他只有高中学历,胡青桂所说的至少也得一个大学学历吧,什么本科硕士之类的。胡青桂前脚刚走,姑妈诸葛木英也要跟牌友兼老闺蜜去香港旅游购物,把他跟表姐胡箐箐两个扔在家。

临走,她自然也忘不了对毛非和胡箐箐嘱咐一番:“非儿,姑妈出去一阵子,你好好学车,没吃的要箐箐给你做,没钱也找她要啊!”

“妈,你把当我成什么啦?”胡箐箐娇嗔地说,“呜呜,我自己照顾自己都照顾不来呢!”

“死丫头,他是你表弟,你不照顾他谁照顾他?”她责备地眼神看着她。

“没事的,姑妈,我自己可以,不用表姐照顾,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他憨憨地笑着,挠了挠头发。

“嗯,那我走了啊!”她拖着行李箱刚跨出门,忽然回头冲着胡箐箐喊,“我不在家,别欺负你表弟啊!”

胡箐箐气鼓鼓的没说出话来,心想,搞得好像我专门欺负他似得,还特意嘱咐一声。

“你还是我亲妈吗?”她气呼呼地小声嘀咕着回自己的房间。

姑父姑妈都走了,家里就剩下他跟胡箐箐,似乎更加自由自在,但问题也来了,吃饭成了问题。外卖,只能偶尔吃一吃,总不能一日三餐,胡箐箐更是讨厌外卖。出去吃?对于胡箐箐,本来在外面吃的几乎比在家吃的多,她比讨厌外卖更加讨厌饭店,饭店对她唯一的诱惑就是喝酒。

中餐,叫外卖,毛非还无所谓,胡箐箐勉强吃了。晚餐,叫外卖,毛非还是无所谓,胡箐箐吃一半剩一半。第二天晚饭,胡箐箐再也忍受不了了。

“啊……外卖我恨你!”她双手捂着头发了疯般地嘶喊。

毛非看她的样子惊呆了,外卖有那么讨厌吗?味道不错啊!

“姐,要不你自己做吧!”他说。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她突然抬起头,头发蓬乱,两眼直直地盯着他。

“没,当我没说!”

“你看我这么漂亮水嫩的肌肤,怎么能下厨呢?那油烟不一下子就把我熏成黄脸婆啊!”她陶醉地抚摸着自己的脸庞,自恋地傻笑。

“你,你做!”她忽然像发现了一座金山似的。

“我?我不会啊!”

“没关系,我教你!”他得意地坏笑。

无奈,毛非只得依了她,两个人去了超时买来一大堆食材。可怜的毛非,食材买回来后,择、洗、切都是他一人做,胡箐箐一旁光说不练。到了烹制的环节,她站的更远,远远地指挥他下锅、控制火候、放调料,把握时间出锅装盘。

“嗯,还行!”也不怕烫着嘴,她趁热就夹起一块尝了尝。

在她的指挥调教下,三个小菜做好了——青椒肉丝、韭菜花炒鸡蛋和清炒虾仁,还有个排骨炖山药。

“呵呵,做的不好!”满头大汗的毛非心里没底,倒还知道谦虚。

“唔,不错,不错!”胡箐箐津津有味地吃着,头也不抬,“比该死的外卖好吃多了!”

真的吗?他夹了一筷子放在嘴里,感觉也就一般般啊!

经过两天的调教,毛非的烹饪技艺可谓是突飞猛进,胡箐箐直夸他菜做的好。

“你小子行啊,进步神速!以后下厨的事,嘿嘿,你包了!”

“不会吧!”他拍着脑袋,“欧麦高!”

“不会让你白干的。”她笑着过来双手搭在他肩膀上,“你辛苦了,我给你按摩,你就给我做饭,哈哈哈……

两只小手在他肩膀上轻轻地揉捏着,软软的,很舒服,隔着单衣一股暖流浸入肌肤。

“舒服吧!”她轻声地在他耳边问。

“舒服!”他闭着眼很享受。

“那就这么说了哦!”

“行!”他想说不行也没用,由不得他。

这以后,下厨的事毛非是包了,可他再也等不到她温柔的小手来给他捏肩膀。

“这女人,目的达到了,就变了个人一样,坏东西!”他心里暗骂。

“毛非,把衣服洗洗!”她直接命令。

“噢。”说着,毛非就来弄洗衣机。

“别,我衣服不要洗衣机洗,都是高档布料。”

“那怎么洗?”

“手洗啊!”

“手洗?”

“没洗过?”

“洗过,高中三年都是自己洗!”

“那不结了!”

“这个,还有这个也要我洗?”他拎起她粉色蕾丝罩罩和小内内红着脸尴尬地问。

“不行吗?”他瞥了一眼,无所谓的样子。

毛非没法子,只好帮她洗衣服,罩罩和小内内也在其中。说好的,要她照顾他呢?现在正好反了过来,完全变成他照顾她,烧锅做饭洗衣服,就差给她铺床叠被了。

这天一胡箐箐休息,大清早的就把他拉起来去买菜。排骨、鱿鱼、牛排、蛏子,还有两斤小龙虾,茭白、西蓝花、黄秋葵等蔬菜更是买了一大堆。

“姐,你想把菜市场搬回家啊!”面对这么多食材,他暗暗叫苦。

“咯咯咯……”她倒是笑的挺开心的。

“就咱俩,能吃的完吗?”毛非皱着眉说,“明天菜市场也不是不卖菜了!”

“谁说咱俩?”胡箐箐神秘地说,“中午我一个闺蜜来家吃饭,你好好表现!”

“什么?来家吃饭?”他惊道,“这么多怎么来得及?再说蛏子、鱿鱼那些我可不会做!”

“所以啊,这么一大早来买菜啊!”她倒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回去你赶紧查查那几个菜怎么做,别指望姐姐我哦!”

“姐,你饶了我吧!”他苦着脸,无奈地哀嚎,“去饭店吧!我做的菜,你朋友肯定不喜欢。”

“我相信你!”胡箐箐乐呵呵地坚持。

“呜呜……

回到家,毛非不敢懈怠,赶紧的去上网查那几个菜的做法。

看着一大堆几乎占满厨房的食材,他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从从头到尾只有他自己忙活。小锅小灶的也真是难为他了,愣是把一大堆食材变成了食物,看上去还色香味俱全。

“终于做好了!”端上最后一盘菜,他擦了擦汗,如释重负,“姐,开饭啦!”

只见表姐胡箐箐跟另一个女孩出了闺房向餐厅走来,毛非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其实他也顾不上。

“哇,好美!”他暗暗赞叹。

那女孩俏丽的脸庞白皙干净,丰满而不臃肿,恰到好处,盘着的头发垂下几缕,更显几分妩媚。

他被她的美震慑,呆呆的看着她。被他这么一盯,她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着笑了笑。

“这是我表弟,毛非。”见他呆呆地看着人家,胡箐箐踢了他一脚。

“你好,我叫骆繁!”她轻轻问好,礼貌地笑了笑。

“你好,你好!”毛非如梦初醒,尴尬一笑,“请坐!”

这一顿饭尽管很丰盛,而且是他亲自动手花了整整一上午才准备好的,可是他却不知道味好味坏,因为自始至终他都在偷偷地看骆繁。她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么的轻盈、又是那么的得体,文静大方、端庄贤淑、语气轻柔,只是明媚的眸子里似乎隐隐藏着些许的忧郁。他不知道骆繁跟胡箐箐两个截然不同性格的女子,怎么会成为闺蜜。他也不知道,这个对他而言惊为天人的女子,年龄与胡箐箐相仿,这么年轻为什么有如此的气质与修养,特别是沉稳的性格更是跟她年龄大不相称。

其间,两姐妹有说不完的话,但大多时间是胡箐箐说而骆繁听,偶尔骆繁找毛非问几句不痒不痛的话。

美丽的午餐过后,她俩躲进了胡箐箐的闺房,说姐妹在一起怎么也说不完的话,剩下的锅碗瓢盆 、残羹冷炙都归毛非处理。

临走时,骆繁向他道了个歉,并表扬了他一句,令他心里美了好几天。

“不好意思,开始我以为——你是保姆!”她轻柔地表示着她的歉意。

“呵呵,没事!”他笑着,他并不在意。

“不过,你菜做的很好!”出了门的骆繁,扭头莞尔一笑。

毛非挠了挠头呵呵傻笑,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自己的劳动成果得到别人的肯定,特别是这么美的女子赞赏,他心里有一种极大的成就感。

送走了闺蜜,胡箐箐抡起花拳捶打毛非:“好你个毛非,色胆包天……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