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09章 规矩

时间:2019/11/26 20:50:48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11  评论:0
内容摘要:“不亲?怎么不亲,你说?”姑妈诸葛木英哭泣着,“小时候,没有兄弟姐妹,三爷爷一家待我像亲女儿一样,特别是大哥,就当我是亲妹妹,保护我给我好吃的……”她抽泣着,又说:“我爹妈去世后,大哥一家对我...

“不亲?怎么不亲,你说?”姑妈诸葛木英哭泣着,“小时候,没有兄弟姐妹,三爷爷一家待我像亲女儿一样,特别是大哥,就当我是亲妹妹,保护我给我好吃的……

她抽泣着,又说:“我爹妈去世后,大哥一家对我更好……是我们跟他生疏了,这么多年没回去看过一次……

“好好好,我想想办法,你别哭哭啼啼的了!”胡青桂见她哭啼的,只得先应承着。

毛非才高中毕业,不会做事、没有学历,社会经验几乎为零,脏累钱少的活诸葛木英不准他干,一时间想要找个比较好一点的工作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诸葛木英几乎每天都催问胡青桂,闹得他也是头大。

“这都多少天了,还没找到吗?”诸葛木英责问,“你看你一个大区长,怎么当到这个份上?”

胡青桂不急不恼,悠悠地喝着茶,说:“事情有那么好办的吗?何况,这事得托人办……

“什么意思?”

“规矩是要讲的!”

“规矩?什么规矩?”

“哼哼……”他看着周围摆满的“战利品”暗示。

“好你个胡青桂,索贿索到我头上来了!”诸葛木英呵斥,“你就不怕纪委找你吗?”

“做什么事都要讲个‘规矩’!”他不紧不慢地说,“不讲规矩怎么混?以后怎么跟人交往?学会与人交往是他的第一课,学不会我看以后也不用再找我了!”

“真够贪的你!”

“这不一样!”

“多少?”

“意思意思就行!”他补充说,“要他自己来,你不准代办!”

诸葛木英跟毛非大致说了这么件事情,给他些钱叫他准备按“规矩”办事。长这么大,他当然知道中国是“礼仪之邦”,凡事都要讲求一个“礼”字,所以办事必须送礼,这似乎已经成了一条铁律。可他没想到的是,替他办事的是自己的姑父——虽然不怎么亲,却也免不了。

送什么?总不能直接给他钱,那点钱对他有什么意义?作为礼物,钱是最俗最伤“感情”的,所以不能送钱。他记住姑妈嘱咐的话,“意思意思就行!”嗯,那就意思意思。他一大早就出了门,找了很久才在古玩一条街发现了一支烟斗——木雕烟斗,外形古朴,雕刻精细,看上去很别致。

咚咚咚,他敲了敲姑父书房的门——一般情况下,姑父不在客厅那就一定在书房。

“进来!”里面立刻回应。

推开门,只见书房里空间不是一般的大,足有六七十平米,但里面却摆满了物品。两个大饰品柜上摆满奇异物品,有的像古玩,有的是现代工艺品,有瓷器有金属器具,也不乏木质根雕竹雕等玩意儿。墙边上则挂满了字画,他虽然不认得是真是假,但看那些书法和绘画都很漂亮。这哪里是书房啊,这就是一小型博物馆,至少也是古玩店!

胡青桂正在案上练习书法,背对着门。

 “你来啦!”

“是的,姑父!”毛非喊了声。

“这几个字怎么样?”他问。

“我不懂。”毛非如实回答,“但看上去很漂亮!”

“虽然是实话,但说得很好!”胡青桂露出他极其稀有的微笑,看了看他,“入了社会,会说话、会做人成功的保证,特别是机关里!”

“嗯,姑父说得是!”毛非一副谦虚受教的样子。

“一句话到了不同的人嘴里,效果就大不一样了!”他继续道,“一句话有的人说,叫人一跳,有的人说,叫人一笑!”

毛非微笑着点头。

“哦,姑父,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他忽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忙掏出烟斗。

“嗯!”他接了过去,瞧了瞧,“多少钱买的?”

500块,”毛非挠了挠头发,脸微微红了笑着说,“地摊货!”

“小子有眼光,不错!”他拿桌布用力擦拭,渐渐露出光泽。

经过擦拭之后,木雕烟斗身上的污垢被清除,暗红的木纹里露出片片金黄,闪烁着点点光芒。毛非没有想到自己买来的烟斗并不是自己看到的样子,着实吃了一惊。

“知道这是什么木头做的吗?”他甚是得意。

毛非摇了摇头。他一个刚出校门的高中毕业生,虽然生在山里长在山里,只认得松柏之类普通树木。

“金丝楠木,这支烟斗是极品金丝楠木的。”他把玩着,“你小子运气不错啊,是个福将!”

毛非哪里知道什么金丝楠木,工作有没有着落才是最重要的,他趁机会问:“那我的工作……

胡青桂只顾把玩,爱不释手,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

“姑父!”他又喊了一声。

“哦,明天你去驾校报名,先考个驾证!”

“噢!”他不知道胡青桂为什么要他考驾照,但又不便追问,只能先答应了再说。

驾校报名得好几千块大洋,他不想再找姑妈开口——他欠姑妈的太多了,他想到了表姐胡箐箐。在家里,胡箐箐就是个小喇叭,什么事她知道了就等于诸葛木英知道了。诸葛木英于是问胡青桂,工作的事情有着落了没?为什么要他考驾证?

原来,胡青桂要把他弄进区委做司机。

“开车?”诸葛木英大声说,“那能有什么出息?不行,你给非儿重新找个事!”

“妇人之见!”胡青桂说,“他什么都没有,能一下子弄个科长主任当?后面的事得慢慢来!”

诸葛木英一想也是,现在可不比以前,吃饭送礼什么的都少了很多,最起码比以前不知要隐蔽多少,都小心谨慎着呢!

驾校报了名,就赶紧的准备科目一的考试。科目一对毛非来讲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上网做模拟题目,次次近乎满分,预约了考试轻松过关,很快就安排了上车。驾校有个规矩——请客吃饭送礼。现在管的严了,送礼只能偷偷摸摸地,而且只能送香烟,整条的那种,绝不能塞钱,塞了没人敢收。不久前就有个教练收了学员的500块钱,结果被开除。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开除意味着失业,谁也不敢冒险。但收学员的香烟即使被发现处分也要轻很多。

毛非哪里知道,交钱报名学车总不用送礼吧,可是教练处处刁难,给他练车的时间特别少 。一打听,要送香烟。于是,他买了两包中华偷偷塞给教练,教练虽然收下了,但却冷冷地往车里一扔,态度并没有太大改变。问同车学员才知道,要整条的送,两包,教练是瞧不上眼的。他只好狠下心来买了一条中华,然后趁着人少再次偷偷地塞给教练。

“干吗这样嘛?”教练满脸堆笑,似乎不好意思又不似,“这多不好意思,又让你破费了!”

“哪里!”毛非佯笑,“跟你学车,麻烦你了是真的,哪儿做的不好你多批评!”

“说哪儿的话,你搞得很好,很聪明有拼劲,比别人学得都快!”教练一个劲儿地表扬。

自那以后,毛非再也没有挨过教练骂,练车时间也多,有时候多的离谱,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而主动让车给别人练。练车时,他发现那个教练不单收礼,还趁着教学摸女学员的手,更有时候偷摸女学员的大腿。女学员又不敢吱声,只能默默忍受。毛非实在看不下去,决定替她解围。

“王教练,你每天带学员练车真辛苦!”毛非说。

“没办法,这是我的工作啊!”

“辛苦不说,还有风险。”毛非继续说,“我们县里去年有个教练就摊着大事了。”

“你是说被学员家长打坏了的那个教练?”王教练显然知道这事。

“是啊!”毛非看了看他表情说,“听说那个教练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的,小姑娘当场就甩了他一个大嘴巴子。当时他是忍下了,可以后这个小姑娘就没一天好受的,不怎么让她上车操作,还不断挑她毛病,甚至还动了手呢。小姑娘哪受的了那个委屈,直接跑回家告诉了她爸。她爸跑到驾校来找那个教练理论,谁知到那个教练很强硬,就是不服软,还耍狠要动手。你猜结果怎么了?”

“他喊了一大帮子把那个教练打残了呗!”王教练悻悻地说。

“是的,那小姑娘老爸在我们县里很有势力,打了也就打了,还让那个教练磕头道歉,最后还是被驾校给开了。”他看见王教练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

后排另外两个学员一旁偷乐不语,驾驶座的那个女孩更是打心底里感激。科目二、科目三就这样很快顺利地完成了,按“规矩”是该请教练吃饭,这也打了个名号——谢师宴。酒桌上是喝的昏天暗地,杯盘狼藉,教练喝的东倒西歪,然后各自散去。毛非却并没有马上离开,快步跟上了正要打车的教练,跟他聊了几句。

“这多不好意思,又让你破费了!”他拿出手机,里面传出一段录音。

本来已经喝的晕晕乎乎的王教练,立马酒醒三分:“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毛非冷冷地说,“还有更精彩的呢,想看不?”

“看,看什么东西?”王教练酒又醒了三分。

毛非打开手机给他看了一段视频,是一只手摸女学员大腿的视频。
    
“精彩不?”毛非得意地说。

    “你,你……”王教练又惊又吓,整个人立马清醒了,“你偷拍……你想干什么?”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