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08章 幻想

时间:2019/11/18 19:12:57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7  评论:0
内容摘要:毛非和箐箐面面相觑,胡青桂也满腹狐疑,不知道她要去拿什么。不一会儿,她手里拿着一堆碎纸片走了过来,毛非立刻就明白了。“妈,你拿些碎纸片干什么?”箐箐愈发不解。“自己看!”她把碎纸片放在桌上,箐箐立刻一张张地拿来拼凑辨认,胡青桂只是一...

毛非和箐箐面面相觑,胡青桂也满腹狐疑,不知道她要去拿什么。

不一会儿,她手里拿着一堆碎纸片走了过来,毛非立刻就明白了。

“妈,你拿些碎纸片干什么?”箐箐愈发不解。

“自己看!”她把碎纸片放在桌上,箐箐立刻一张张地拿来拼凑辨认,胡青桂只是一边冷眼旁观。

Z…J…大学……”胡箐箐一字一字地读着,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叫道,“录取通知书?”

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从农村来的“弟弟”,一个大小孩,竟然考上了ZJ大学。

在她眼里,一直以为他也就是个土包子,虽然换了身行头也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小子,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学霸,Z大可是‘985’,而且是国内顶尖大学,要知道,她当年虽然读的也是‘985’,可比Z大那是差远了。

“不错啊,真没看出来!”箐箐嘴里发出啧啧声。

一旁冷眼的胡青桂也仍不住,伸手拿过碎纸片查看,脸上露出一丝不经意的赞许。

“你说,怎么回事?”诸葛木英责问。

“没什么,只是不想上……”毛非情绪有点低落。

“不想上?”诸葛木英和箐箐几乎同时叫了出来。

ZJ大学,人家求都求不来,你说不想上就不想上?”诸葛木英气呼呼地,忍了一会儿,说,“那你读高中干什么?”

“是啊,老弟。”见气氛不对,箐箐轻轻说,“读高中不就是为了上大学么?你怎么……

“你告诉姑妈,怎么回事?”诸葛木英平复了一下心情,柔声说,“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没有。”他回答的干脆利落,“我不想让爸妈太辛苦!”说着,直接离开客厅,回到卧室。

她正要跟过去继续理论,却被胡青桂劝住。

“你别去了。”胡青桂说,“他也不小了,有自己的主见。”

“他才多大,能有多少主见?”说时,眼里泛出点点泪花。

“你那个哥哥,要是能供得起,你侄子现在能在这里吗?”

被这句话怼了一下,她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话来,她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也许,说什么也没用了。

“你还好吧!”箐箐小心翼翼地推开卧室的门,伸进半个脑袋,试探性地问。

“没事!”毛非坐了起来。

“牛,真牛!”她竖起大拇指,夸赞中带着些打趣。

他脸上硬生生地挤出一丝笑意,报以一声苦笑。

“别这样嘛!天下又不是只有上大学一条路。”见他一张苦瓜脸,她劝慰道,“条条大路通罗马……

“我真的没事,真的!”没等她说完,毛非起身就把他往外推。

“那好,你先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出了房门,还能隐约听见她的声音。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除了身上胀痛之外,就是满脑子的思绪。

他从小就向往大学生活,那里被人们称之为象牙塔,是自由、神圣和纯洁的代名词。小学时,梦想自己成为一名大学生,三五成群夹着书本说笑着走在干净整洁绿树成荫的校园;初中时,憧憬自己坐在能容纳千人的巨大、宽敞而明亮的高级报告厅,报告台上教授、学者或者大师夸夸其谈地发表着奇异的思想和高深的理论,自己听得如痴如醉;高中时,又幻想手牵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一会儿出现在校园僻静的林荫路上惬意散步,一会儿出现在满是情侣的电影院欣赏着美丽动人的爱情影片,一会儿又在河边光着脚丫濯水嬉戏,一会儿又面对面地坐在教室深情对望……

然而,梦想终究是梦想,只能想想而已,现实是骨感的。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喜悦与激动无以言表,那是对十二年付出的最大回报。然而,梦想很快就被现实打碎。几万每年的学费生活费,对于供他上高中都很吃力的父母,无异于天文数字。没有门路,没有挣钱技能的父母,靠着打点零工种几亩地养活一家三口,还要供他上学,累得像狗熊也只是解决了温饱。

面对残酷的现实,他选择了放弃,他不想父母继续像猪狗一样活着。

渐渐地,累了,睡了,进入梦乡。

两团白白嫩嫩的胸脯跃入眼帘,轻轻地荡漾着泛出幽光,散发出迷人的酥香。他想去抚摸,可双手不听使唤,就是抬不起来。他喘着粗气,拼命抬手,手指触及酥乳的一刹那,一股奇异的暖流传遍全身。又酥又软,又白又嫩而又极有弹性,他抚摸着、揉搓着。慢慢地手指移到她的双肩,极其细腻而光滑。顺着两肩沿着白皙的脖子游移到脸庞,那么近,他凑过去想要亲吻她的脸颊,却发现胡箐箐笑盈盈地看着他。

“啊!”一声惊叫,他吓出一身冷汗。

幸好只是做梦。

啪,他轻轻抽了自己一嘴巴,恨自己竟然有这么下贱、肮脏的想法。可是他一闭上眼,那白花花的的两团胸脯就出现在脑海里,还有那圆润细滑的肩头,俊俏的脸蛋,饱满的红唇,于他无不是巨大的诱惑。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下面,硬挺如钢筋,还有些发烫,他极想要释放一下。

不行!他立刻收起那肮脏的想法,来到洗漱间用冷水洗了洗脸,看着镜子里狼狈还略带一点猥琐的自己,恨不得再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他再也无法安心入眠,任凭他怎么压抑和转移意识,女人身体性感的线条、白嫩的肌肤、漂亮的脸庞再也挥之不去。既然没有办法抑制自己,他索性不去抑制,放开想象的翅膀肆意幻想。幻想着自己正在欣赏美丽而充满活力的少女的曲线,幻想着自己抚摸女孩每一寸柔软而富有弹性、细嫩无暇而几近完美的肌肤,他把“她”紧紧地搂在怀中,抚摸、亲吻。

窗外微微泛白,困了,重又入眠。

第二天,起来的很迟,家里似乎只剩下他一人,随便弄了点吃的就要回房间。他不知道干什么好,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昨晚做恶梦啦?”胡箐箐原来在家,正好从房间里出来。

“没,没有!”他不敢正视,故意岔开话题,“姐,你没上班啊?”

“姐我今天继续休息!”她见他目光闪烁,试探地问,“干坏事了?”

“我能干什么坏事?”他反问,面带着点尴尬。

“没干最好!”她也只是随便一问,“嗯,我找姐妹耍去,你在家好好休息啊!”

身上淤青还没完全褪尽,一连几天,毛非只能待在家里,除了玩手机就是玩电脑,很是无聊。跟姑妈说,帮他找点儿事做,可姑妈要他好好休息,把伤养好了再说,找工作的事别急,慢慢来。说是不急,慢慢来,可整天在这里白吃白喝白住,整个就一好吃懒做的货色,他怎么好意思继续下去。央求着姑妈,这才答应要他表姐和姑父帮找工作。他倒是满心欢喜,可才高中毕业,没有工作经验,除了念书什么都不会。在老家时,舞刀弄棒或者做些小玩意儿倒也还行,可在工作上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一时还真难找到合适的工作。

正在无计可施,心情低落的时候,姑父胡青桂说有个朋友,他的厂里招收普工,但是非正是工。毛非却如获至宝,好不高兴,最起码能工作养活自己,能够自食其力了。

可胡箐箐却立刻泼冷水,说:“老弟,千万别去!什么都能干,就是工人不能干。像你这样,初来乍到什么都不会的毛小子,肯定被人欺负死了,到时候最脏最累的活就你包了!”

“没事,脏点累点不怕,有工资就行”他呵呵笑着。

“工厂里那点工资?那算钱吗?”箐箐不屑,故意吓唬他,“何况,还不是正式的,随时可以叫你滚蛋!”

“箐箐,怎么说话呢?”诸葛木英白了她一眼,对毛非说,“别听她的,一天到晚不着调!”

他不置可否,笑了笑。

“老弟,听姐的,别去,真的,工厂里干没出息的!”她继续鼓弄,“回头叫你姑父再给你找个靠谱的事,他好歹也是个区长,这点事办不好岂不是白当了!”

“你这死丫头……”诸葛木英对她也是没有办法,但一想也是,侄子来投靠,总不能随便找个差事糊弄过去,只好作罢。

周末,很难得姑妈诸葛木英没有去打麻将,姑父胡青桂不用上班也没有应酬,胡箐箐懒懒地睡了一觉,吃过早饭就出去了。临走把毛非也顺带捎上,逼着他出去,别窝在家里做死宅男。出了门,胡箐箐给了他一些钱,叫他自由活动,别把自己弄丢了就行。他不愿再要她的钱,无奈扭不过只好收下。一个人,寂寞、无聊,他随便兜了一圈觉得实在不知道干什么。这时,他想起了她——苏倩,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他期望能再次偶遇她,可事不随心。

回到家时,姑父姑妈都不在客厅,不知道是不是出去了,他打算回自己的房间。路过姑父的书房,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争吵声。

……又不是亲侄子……”一个男人的声音,是胡青桂。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