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008章 超盟大赛

时间:2019/11/17 13:53:47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34  评论:0
内容摘要:    九川市北面多山,南面向海,形成北高南低的地势。海边的阳光格外强烈,晒的人皮肤发烫,咸湿的海风吹过又总让人感觉皮肤黏糊糊的。“大哥哥!”一个女孩甜甜地喊了声,笑眯眯地递过一瓶水,“给!”正在做义工的林远抬头...

    九川市北面多山,南面向海,形成北高南低的地势。海边的阳光格外强烈,晒的人皮肤发烫,咸湿的海风吹过又总让人感觉皮肤黏糊糊的。

“大哥哥!”一个女孩甜甜地喊了声,笑眯眯地递过一瓶水,“给!”

正在做义工的林远抬头,看是那天被朱子强纠缠的女孩,随口婉拒说:“谢谢,我不渴!”

“拿着吧,你嘴唇都快干裂了!”女孩儿笑说。

谎言被瞬间戳破,林远略显尴尬,顿了顿便接过那瓶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

“大哥哥,你每天都在这里做义工吗?”女孩儿笑盈盈地问,“怎么我每次来这里都能看见你?”

“不是,只有一个月。”他淡淡地回答。

“哦!”她似乎感觉到他的冰冷,“你为什么义工,而且只做一个月呢?”

“惩罚!”回答的干脆而简洁,但却让对话难以继续。

 “哦!”女孩儿悻悻的应了一声。

林远继续他的工作,女孩儿却不甘心,围着他问这问那的,得到的回复却是沉默与无视。

“我叫晓慧,周晓慧,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儿不屈不挠,“我们交个朋友吧!”

林远依旧不理不睬,仿佛刚才一瓶水的人情只值开始那几句对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哦!”周晓慧围着他嬉笑着自说自道。

任凭她怎样死缠烂打,林远都不为所动,好像得道高僧一般的淡定。她有些沮丧、失落,尽管她天性天真烂漫、开朗乐观也经不住长时间的被冷落和无视。

林远看看太阳已经西下,要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学校了。

“大哥哥,你走了吗?”晓慧话语中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和失落。

“走了!”林远破天荒地回答了她一句。

“那你明天还来吗?”晓慧心情瞬间恢复,笑着问。

他这次却没有再回答,直接走开,头也不回。

“大哥哥,你还没跟我说你的名字呢!”身后传来晓慧略显无奈的声音。

林远忽然停下了脚步,晓慧似乎看到了希望,可接下来却是失望,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她看着他的背影,怅然若失。

“林远!”前面忽然飘来两个字。

“林远?”晓慧幡然醒悟,高兴地喊:“知道了,谢谢大哥哥!”

 

刚到教室门口就看见里面一大群人围在一起,里三层外三层,四周却是横七竖八胡乱摆放的桌椅,他们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

林远也不闻不问,直接走到本应属于自己座位的地方,拖来一套桌椅坐下。

“林远,林远来了!”要不是拖动桌椅的声音,恐怕没人注意得到他进了教室。

很快,所有人都将眼光向他投来,他也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

“你们都看着我干吗?”林远一头雾水,被他们这么热情地盯着,有点儿不自在。

“我们正说你呢,你就来了!”

“说我干什么?”

“这不,超盟大赛不是快到了么,我们商量着推荐你代表咱班参加!”说话的是个女生,叫孙云曦,班里负责文体活动的组织和开展。

她所说的超盟大赛是超级高校联盟才艺大赛的简称,每年一次,包含音乐、绘画、运动、舞蹈、表演、发明和文学等十一大类,每一大类又分若干项目,大赛前各联盟成员高校先进行选拔赛,也可以直接推荐选手参加。可以说,这是超级高校联盟年度盛会,大赛的结果直接关系到学校在联盟里的地位和声誉,所以每所高校都特别重视。

“我?你们是在说笑吧?”林远婉拒,“我有什么才艺能担这个重任!”

“怎么没有?”孙云曦反问,“那天你打…….”她说一半四处张望了一下,确认没有不该听的人在场,继续说:“你那些动作超帅诶!”

“哈哈哈……”班里一阵会心的哄笑。

“那是遇到怂包了。”林远也忍不住,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要是遇到真正的高手,我那点功夫哪能拿得出手!”

“你就别推了。”同学们都劝他,“你看咱们班,虽然是主攻绘画,但没有一个天赋特别高的,以前是一到选拔赛就被淘汰了,而且也没有其他过人的才艺。”

“是的,是的!”

“这次就看你的了!”

“都指望着你给咱班,哦不,给咱们院里争一回脸呢!”

你一句我一句,林远想拒绝都插不上嘴。

“凭什么?”吕子昊跨进教室,后边跟着几个尾巴,满脸不服气的样子,“他凭什么代表咱们班?”

他的话一出,还真是唬住了人,一个个的沉默不语,悻悻地看着他,毕竟他家财大气粗、背景强大。

“你这话说的,林远难道不是咱班的呀,为什么不能代表咱们班出赛?”孙云曦忍不住驳斥,林远却默不作声。

“他画画得好吗?”吕子昊轻蔑地指着其他同学,“比你画的好?你的?你的?你的?”

“谁说咱们班必须报绘画了?”孙云曦斜他一眼,得意地说:“今年咱班报斗拳,就推荐林远!”

“斗拳?”吕子昊还没开口,小跟班刘平不屑地说,“哧,有咱们武道团,斗拳关他什么事?”

“我说,今年咱还报咱专业,就报绘画!”吕子昊看别人一个个不出声,又说:“婉心的画在咱们班,乃至咱们院里都是最好的,理所当然推选婉心咯!”

说完,他笑嘻嘻地转头对着叶婉心,轻浮地说:“心儿,你说呢?”

“一边去!”叶婉心没有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看了林远一眼,而他却装作不知。

“哈哈哈……”一阵哄笑。

“笑个屁啊!”王高狗仗人势地吼着,“我看谁笑,再笑个试试?”

他越是威胁,别人越是忍不住想笑,把嘴巴捂住也不行。

王高举手做出要打人的样子,吕子昊却推开了他:“去去去,别挡道!”说着夺门而去。

班级里乱哄哄的,林远起身也要走,孙云曦喊道:“你别走哈,那事还没说好呢!”

“叶婉心不是很好吗?吕子昊都说了,你们要推就推她吧!”他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教室。

的确,叶婉心出身名门,显贵之家,从小就接受了各种教育和培养,可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是绘画,像吕子昊说的那样,在整个极域大学还真没人能比得上的。但绘画光有技法技巧和磨练还不行,还要有灵性,她也恰恰就缺这点儿灵性。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