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07章 冤家路窄

时间:2019/11/16 20:01:49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16  评论:0
内容摘要:“那衣服是我爸年轻时候穿的,好不?”“嗯,是呢是呢!他跟你爸身材还真差不多。你爸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帅!”“那是!”“你不说,我还真以为他是你新男朋友呢!”“去,我像是喜欢姐弟...

“那衣服是我爸年轻时候穿的,好不?”

“嗯,是呢是呢!他跟你爸身材还真差不多。你爸年轻的时候一定很帅!”

“那是!”

“你不说,我还真以为他是你新男朋友呢!”

“去,我像是喜欢姐弟恋的那种吗?”

“他看上去可不小,至少看上去不比你小吧!”

“对了,我只知道他比我小,还真不知道他多大了呢!”

“要不,嘿嘿,给姐妹介绍介绍?”

“打住,你可别祸害我弟啊,他还是个孩子!”

“去……”她轻轻在箐箐肩上打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姐,选好了!”毛非提着大一包小一包的走了 过来,笑容里夹杂着些许歉意。

“哇……”方梦惊得张大嘴巴,她没想到换了一身行头的毛非仿佛变了一个人。

箐箐也吃了一惊,“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果然不错。

“姐,这些衣服六千多……”毛非小声 地说。

“没事,不多!”

付完钱,箐箐跟方梦又鬼扯了一会儿,然后带着毛非把脑袋修理修理,做了时下流行的发型。再一看,脚蹬锃亮的皮鞋,身穿高档休闲装,头顶乌黑流行发型,毛非已是脱胎换骨,简直是神清气爽。如果再配一部高档手机,那简直完美。

来到手机店,这会儿她没让他自己选。她看中一款曲面、粉色少女系手机,一看价格六千多。

正要付钱,毛非说:“这么贵,而且好像,我用不合适……

她只是冲他笑了笑,继续付钱,收货。

“这个我用。”她换了卡,把自己原来的那部递给他,“这个给你。也不错哦!”

现在,他总算领教到什么是“雷得里嫩外焦”。

吱吱吱-------一串刺耳的急刹声,幸亏系了安全带,要不然整个人都会飞出去。

“不要命啦,死丫头!”胡箐箐吓得一身冷汗,破口骂道。

“姐,你先回去,我有点事!”没等她说话,毛非已经下了车而去。

“嗨嗨嗨,这死孩子……

他追了好远,眼看着她钻进一条小巷,跟了进去却没有人影。

“是她么?”他喃喃自语。

正自懊丧,准备返回,巷子那头出现了三个人,三个年轻男性,个个手持球棒,慢慢向他逼近。

“是他们?”他认出了其中一个,正是那天追苏倩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可是另外两个却不认识。

好汉不吃眼前亏,走为上策。毛非警惕地慢慢往后退,扭回头时却发现身后不远处也有两人,也是手持球棒。

“坏了,这些家伙是有备而来的啊!”他暗暗叫苦。

那天,他也是歪打正着,瞎猫碰见死耗子,最紧要的就是那一拳一脚干净利索,完全是把三个小混混蒙住了。可现在,前无去路,后无退路,五个小混混,手上有家伙,明摆着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嗨,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啊!哈哈哈……”正是那天为首的那个小混混,猖狂地笑着,说,“没想到让那丫头跑了,你却自动送上门来了!”

毛非本来想说几句软话,或许能蒙混过关,闯过一劫,可是看见几个混混得意忘形的样子,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们几个小流氓,你们不来,我还正要找你们呢!”他随口就冒出这句话来,自己都不敢相信,对面几个也被这件话弄得一愣一愣的,瞪大眼睛。

“那好啊,新仇旧账那咱就一起算算!”为首的小混混嘴里骂骂咧咧,“狗草的……

见没有唬住他们,毛非忽然分开双腿向下微蹲,双手一前一后摆开架势,口中发出“嗷嗷”声——这不是李小龙的招牌姿势么?

领教过他拳脚的那个小混混下意识地摸了摸脸,见识过他出招的另外两个也稍稍向后退缩了半步。

“怕什么?他只不过是虚张声势,你们真特么怂!”这个混混地位显然更高,不屑地说,“他光着手,咱有家伙,怕个鸟?”

看来,这招也不行啊!一对五,空手对棍棒,硬扛,非打死不可!

“上!”一声令下,小混混们举起球棒一拥而上。

毛非见状,撒腿就跑。可是,只有两条路,前面三个人,后面两个人,都是死路。他先往前冲,突然折回向后冲,挥拳抬脚,前冲后撞,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棍棒,只觉得浑身疼痛,却发现自己还在包围圈中。

“不行,这样下去今天算是废在这里了。”他心里焦急,但头脑还清醒,“对,各个击破……

他找准一个最瘦最弱小的一个,不顾其他人雨点般的棍棒,直接冲了过去。

“你老是追着我打干什么,别,别追我!”那声音中带着哭腔。

见他防线崩溃,毛非狠狠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趁他没站稳,又是一个鞭腿,直接把他干翻在地。其他四人被眼前的一幕震慑住了,这么多棍棒下,他还能直接干倒一个,看来真是有两把刷子。这时已经有了个缺口,而且其余四人在这一瞬已经散失斗志,是最好的逃跑机会。可是,他没有跑,反而向他们四个逼近。各个击破,又是各个击破,五个人中只剩一个还是站立的姿势存在。

那个小混混吓得双腿打颤,拎着球棒直发抖:“哥,哥们,饶,饶……”他吓得舌头都打了结。

毛非瞪着他没有说话。他扔下球棒跌跌撞撞地向巷口逃跑,“呜”一个球棒飞来,“嘣”的一声闷响,他倒在了巷口。

“切,一群菜鸟!”毛非甩下一句话,跛着腿走出小巷。

拖着满身伤痕,毛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艰难地脱下上衣。

“啊……”没有敲门,箐箐直接就闯了进来,见他全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惊叫一声,“你怎么搞的?跟人打架了?”

猝不及防被她撞见,赶紧来披上衣,却被扯住了,箐箐说:“这谁也真够狠的?”说时,伸手抚摸他伤痕。

柔软的小手摸在青紫的伤痕上,又凉又痒又痛,肌肉跳动了几下。

 “你先去冲一把,回来我给你抹药!”箐箐语带怜悯,几天来还没见这么温柔过。

哗啦啦啦,热水淋过头顶,顺着头发倾泻而下,渐渐遍布全身。虽然浑身上下还是酸、胀、痛,但热水的浸泡让一直紧张的肌肉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你惹着谁啦?”一边上药,一边问,“这是下狠手啊!”

“一群小混混!”他轻描淡写。

“混混?怎么惹着他们了?”

“可能看我太帅呗!”他扭头嬉笑着对着她。

“还贫!”说着,小手轻轻打了一下。

“哎哟!”他肩膀反射性地避让。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她意识到自己失手,“疼吗?”

“当然了!”

“要不,再来一下?”

“姐,你饶了我吧!”

“扑哧”一声,她认真地给他抹药。细软的小手摸在肌肤上,暖暖的、轻轻的,痛中掺杂着一丝丝痒。

抹完后背和胳膊,她转到他身前要擦胸部,毛非不好生意地说:“前面我自己来!”

“干什么?还不好意思啊!”

“我是说,前面我自己能抹的到!”他辩解。

“算了吧,我好人就做到底!”

见她这么说,也就没再坚持。面对面靠的这么近,箐箐微染泛褐夹着黑色的秀发闪着光泽,透露出丝丝发香。目光滑过秀发落在她的脸庞,那是一张精致的脸庞——鼻梁挺立而不过高,扑闪着的长睫毛纯天然的,两腮白皙而细腻——十足的没人胚子。两根不深不浅的美人骨轻轻锁住细长的颈部,那是绝配。顺着她领口向里正好看见白嫩的两团,微微颤动,散发出幽幽少女的清香。

“别瞎想!”她突然说,“我可是你姐!”

“没,没有啊!”他慌忙把眼睛移开。

“没有?那你干吗心脏跳这么快?”

“真没有!”他极力辩解。

其时,他已是脸红耳热,心跳加快,呼吸也异常的急促,口唇发烫,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

“哼,坏小子,自己抹去!”她把药往床上一扔,走了。

姑妈出去打麻将,很晚才回家,姑父下班也迟,回来时正好是晚饭时间。晚饭时,姑妈见毛非从头到脚焕然一新,欣慰地看着他:“非儿,过来,让姑妈看看!”

他走了过去,姑妈仔细地端详 了一番,笑呵呵地对着他姑父说:“青桂,非儿挺帅气的,比你当年不差哦!”

胡青桂只是冷眼看了看,然后说:“吃饭!”

“非儿,你这里怎么了?”姑妈拉着看他左脸颊,他特意掩盖还是被发现。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什么时候变成摔的了?”胡箐箐咯咯笑着出来,故意拆穿,“妈,你别听他的,那是给人打的!”

胡青桂也略吃一惊,但只是皱了皱眉,倒是姑妈诸葛木英更上心,急切地问:“打的?谁打的?啊?告诉姑妈……

毛非见事已至此,已经无法再隐瞒,也无需隐瞒了,于是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这些可恶的混混。我看看!”她恨恨地骂着,却又露出慈爱的眼神。

“是该再来次严打了!”胡青桂淡淡地冒出一句。

“严打?”她不屑地说,“社会风气是好了点,可冤了多少人哪?”

“你们妇人,就那么点眼光!”胡青桂严肃地说,“一点冤错,换来社会安定,有什么不可?”

“一点冤错?你倒是说得轻巧!”

“那次大事不得付出点代价?不付出代价行吗?”他说得似乎来劲了,一脸严肃,“抗美援朝、对越反击战,哪次胜利不是用巨大牺牲换来的?相比之下,那点冤错算的了什么?”

“那能一样吗?”

“好了好了,你俩吵够了没?”胡箐箐厌烦地喊,“吃饭了!”

“妇人之见!”冷冷地一句从胡青桂嘴里挤了出来。

毛非吃饭完打了招呼准备进房间。

“非儿,你等下!”诸葛木英把他叫住,然后放下碗筷劲直去了卧室。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