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07章 破庙杀差

时间:2019/11/14 21:23:12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28  评论:1
内容摘要:“后面有人!”“是谁?”“谁在后面鬼鬼祟祟的,还不滚出来受死?”那几个官差你一言我一语,谁都不敢上前,个个手握钢刀,万分紧张。李蓬生见官差不敢上前,可又不能总这么耗着,万一他们一拥而上,这地方狭小,难以躲闪,...

007 破庙杀差

“佛像后面有人!”“是谁?”“谁在佛像后面鬼鬼祟祟的,还不快滚出来受死?”话虽说得狠,但明显是底气不足。

那几个官差你一言我一语,谁都不敢上前,一个个手握钢刀,万分紧张。李蓬生见官差不敢上前,可又不能总这么耗着,万一他们一拥而上,这地方狭小,难以躲闪,若要伤了孩子可了不得,不如主动出击,来个攻其不备,先发制人。

想罢,他“噌”的一声窜了出来,大叫一声:“爷爷在此!”冷不丁一脚将一名官差踢翻在地。

落地未稳,另一官差提刀便从右侧向其头颈砍来。他头一缩,身子一矮,一招“仙人指路”直刺入那官差小腹,顿时毙命。这一招“仙人指路”乃是劈月刀法第二式——直刀式中一招,形容此招只三个字“猛、狠、准”。

其余四人见顷刻之间已有一人被踢翻在地,只能在地上痛苦呻吟,而另一人只在一招之内便死于非命,着实吓得不轻。

余下四人回过神来,钢刀齐向李蓬生砍来。四把钢刀若要真的一齐剁在身上,必定会被剁成肉酱。只见他身体往前略倾,迅疾抽刀往背后一横。“当当当”,四把钢刀相交发出清脆的撞击之声。他胳膊猛一使劲,向后一撩一扫,将四把钢刀格开,转身跃出丈许。刚才他所使这招正是劈月刀第三式——背刀式中一招,曰“老龟献寿”。若不是这几日他东奔西躲,加上三餐不济,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在使完这一招之后再用第一式——劈刀式第三招“横刀断腰”,这四个官差怕是早已尸横遍地了。

“拿命来!”一声呼喝,张姓官差横刀径直向他砍来。

他并不躲避,只轻提大刀来挡,却并未双刀硬碰。他举刀过颈刚碰触到对方钢刀,便突然刀锋一转,在他前面划起圈来,将张姓官差手中钢刀牢牢缠裹起来。那官差只感到手中钢刀似被巨藤缠住,如有千斤巨力,竟不能控制住手中兵刃。眼见对方将自己手中兵刃紧紧缠裹,划着圈儿直奔自己而来便知不好,忙要撒手弃刀保命,已然不及。“哎呀”一声惨叫,刀已刺入胸口,立时气绝身亡。

就在两刀相接到刺入对方胸膛其实只是极短的一瞬,宛若行云流水一般,干净利落。此招便是劈月刀旋刀式第一招“神龙盘柱”。

王、杨二官差见此情形,略一相觑,迅即,王姓官差“嘿……”地惨然一声,一个纵身跃过丈许,举刀便劈过来。

杨姓官差则从另一侧向其下盘攻来。李蓬生见势一招“醉卧沙场”,转身向右一斜,顺手一刀劈向姓杨官差。手起刀落,姓杨的还未知晓是怎么回事便已身首异处。几乎同时,他左脚踢向王姓官差,正中小腹,整个人直飞出去,“砰”的一声,脑袋重重地撞在墙上,顿时脑浆迸裂。

包姓官差一见不妙,扭头就跑。左脚刚要跨出庙门,只听“哪里走?”李蓬生大呼一声,手中大刀直飞过去。“噗嗤”一声,穿透背心,“扑通”一声包姓官差倒在门外。

李蓬生走了过去,从包姓官差身上拔出大刀,然后又转身向刚刚被自己踢翻在地的官差而来。

这名官差见他提刀直奔自己而来,吓得直哆嗦,连滚带爬,跪在地上告饶道:“将…….将军,大…………大爷,饶命哪!小的也是奉奉命行事!您就饶过我这条狗命吧!”

李蓬生厉声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这个,小的不知道啊!”

“不说一刀宰了你!”说时刀在他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不敢骗您,小的真的不知道啊!”

“哼,那还有多少人在追?快说!”

“小的也不知道。”

“哼,你果真是一问三不知啊!”李蓬生冷冷道,“看来留你也无用!”说罢,举刀佯装要砍。

那官差吓得瘫软在地,连连叫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留你何用?”他恶狠狠地道。

“对了,好像还有‘西域十二狼’……

“西域十二狼?是些什么人?”

“他们是西域的一帮怪人,个个武功高强,心狠手辣,不过这次只来了五个。”

“五个?是不是一个高瘦,一个矮胖,还有一个像八九岁的孩童?”李蓬生追问道。

“对对对!那个又高又瘦的叫‘长腰狼’,矮胖的叫‘地滚狼’,像孩童的叫‘仔狼’。”

“那一个穿白衣,一个穿黑衣的又是什么狼?”

“他两是孪生兄弟,叫‘黑白双狼’。”

“还有没有其他人了?”他追问道。

“小的真的不知道了,知道的小的都说了。大爷饶了小的这条小命吧!”那官差苦苦哀求。

李蓬生转过身去并未理会。那官差料想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偷偷拾起身边钢刀,趁其不备向他刺来。李蓬生头也不回,猛然横刀向后,疾如闪电,刀过无痕。“砰咚”一声,那官差的脑袋便滚落在地,断颈处血喷如柱。接着,“扑通”一声,尸身也摔倒在地。

月光下,只见数具尸首横于破庙数丈之内,一片狼藉。

他在尸首上擦了擦刀上的血渍,转身到佛像后抱起婴孩,便奔出破庙。

刚出破庙,就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正向这边传来。

李蓬生心想:“这不是赵城方向么?刚才那几个西域人就是朝那个方向去的,怎么又折回来了?难道……?”

马蹄声越来越近,他赶紧抱着婴孩躲到破庙前面十丈开外的土坡下,待要看个究竟。

转眼,五匹马驮着五个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怪人,正是那几个西域人来到破庙前。那几个西域怪人进了破庙,不一会儿便又走了出来。

那高瘦子道:“血还是热的,看来还未走远,追!”说罢,五人跳上马向晋州方向追去。

原来,这五人骑马走了一阵来到一农家正要敲门借宿。

忽然,老三长腰狼看见农家房前堆了些干草,猛然想起破庙中好像也有干草,便问:“刚才你们可见到破庙里有干草?”

“好像有,老三,你问这个作什么?”白狼道。

“什么好像有,根本就是有,我还在上面躺了一会儿呢!”滚地狼抢道。

“老三,干草有什么问题么?”黑狼问道。

长腰狼点了点头。“破庙哪来得干草?定是有人从别处取来的,说不定当时就躲在破庙里!”

“哎呀,对了,我道那干草怎么那么平整,还热乎乎的呢!”滚地狼惊呼道。

“你这蠢猪!”长腰狼怒骂道,“怎么不早说?一定是李蓬生,咱赶快回去!”说着掉转马头折回破庙。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