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06章 私生子?

时间:2019/11/13 20:15:37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12  评论:0
内容摘要:“非儿啊,我是你姑妈!”说时,声音已经有些哽咽,面上露出笑容,眼里却泛着泪花,声音也开始有点颤抖。“姑妈?”他简直不敢相信,找了这么多天没找到,今天竟然稀里糊涂、误打误撞地到了姑妈家。这个姑妈,也不是他真正的亲姑妈,而是他父亲的堂兄...

“非儿啊,我是你姑妈!”说时,声音已经有些哽咽,面上露出笑容,眼里却泛着泪花,声音也开始有点颤抖。

“姑妈?”他简直不敢相信,找了这么多天没找到,今天竟然稀里糊涂、误打误撞地到了姑妈家。

这个姑妈,也不是他真正的亲姑妈,而是他父亲的堂兄姐妹。其实,还称不上堂姐妹,这个“堂”字应该往上追溯好几代,是他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就开始堂,也就是说,是比较远的一个堂姐妹了。只是,她小的时候在毛非家呆的时间长,长得又可爱,讨人喜欢,所以,毛非的奶奶包括他一家对她都特别好,显得也就很亲。

“孩子,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她泪眼汪汪,特别地疼惜。

按照套路,毛非就一五一十地把前后经过说了出来,说到艰难处、动情处,毛非几次差点让不争气的眼泪溜了出来,幸好他还记得“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句话。一旁的女孩已经酒醒了,被她听见的看见的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着、眼睛绷着,愣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箐箐,这是你表弟!”她见女儿已经酒醒,向她介绍,转过来又对毛非说,“她是你表姐,叫箐箐!”

“表,表姐!”毛非喊了一声,似有些不自然,反而没有之前喊的那声“姐”字脱口而出的自然。

“非儿,你先去好好洗洗!”她领着毛非来到浴室——其实是卫生间和浴室,之间用毛玻璃推拉门隔开。

呼啦啦,卫生间的们被拉开:“非儿,衣服放在卫生间,你姑父年轻时候穿的,有些旧。”

“没关系!”能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能有干净衣服换,已经很不错了,他没太多要求。

本来瘫坐在沙发上的箐箐坐直了身子,惊讶的喊:“哇,还挺帅的嘛!就是衣服老土了点。”

“像,真像!”他洗完澡,换了姑父年轻时的睡衣,姑妈眼睛都亮了。

“像什么,像谁?”她疑惑的问。

“像你爸,像你爸年轻的时候!”说时,满眼的爱怜。

“难道,是我爸的,私生子?”箐箐诡秘一笑。

“净瞎扯,滚一边去!”姑妈骂过她后,态度180度大转弯,“非儿过来,坐。”

“来也不打个电话?苦了你了这些天!”她心疼地说:“你怎么找得到哦!”

“手机丢了!”其实,没丢也没用,他可没她家电话号码。

“哦,没事,明天让你姐给你买一个!”

才隔几个小时,简直就是从地狱来到天堂,一切简直就像是场梦。他暗暗使劲掐了自己一下,痛,确定这不是梦,是现实。

“都怪我,十几年了……自从你六爷爷六奶奶走来了……”姑妈声音有些哽咽,“哎,什么时候有空,是得回家看看了!”

这个六爷爷与毛非家隔壁,在整个家族中排行老六,老实,但心地特好,特别疼爱毛非。他就一个女儿,就是毛非喊的这个姑妈,那是 “三年自然灾害”过后又三年才怀上,隔年才生的。虽然没有饿死,但是“三年自然灾害”让刚结婚不久,正值青春健壮的六爷爷和六奶奶饿坏了身子,六十多岁就双双离世。

“爸,你回来啦!”箐箐撒娇地喊着,声音中透出些亲昵。

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五十多岁,面无表情,身材倒是魁梧,不比毛非矮。他随口答了一声,突然更加板着个脸,责问:“又喝酒了?”

箐箐嬉皮笑脸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似在撒娇,却是在耍赖。

“你还说箐箐,你不也一样,这么晚回来,酒气熏天的!”姑妈微怒道,“‘八项规定’不是不准吃喝了吗?你们胆子真大,别把自己弄进去了!”

“呸,你这女人家的胡说什么?”他虽然不高兴,脸上却毫无变化,仍然没有表情。

“这是我侄子。”她向他引荐,“非儿,这是你姑父!”

“姑父!”出于礼貌,毛非喊了一声,那男人只是“嗯”了一声,目光在他身上扫描了一遍,依旧面无表情,转身进了房间。

“别管他,他就那样!”箐箐看出他尴尬,主动出面化解,手搭在他肩膀上。

“妈,我洗澡去了!”

“要我给你洗啊?”

她“嘻嘻嘻”地笑着走开。

“妈,那堆衣服又臭又脏……”她裹着睡衣,用毛巾搓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过来。

卸了妆少了些风尘味,多了些清新少女的气息。

“哪堆?哦,扔了吧,明天你给表弟买几件!”她略一停顿,“再买个手机!”

“好好好……”箐箐乐不可支,忙不迭地说,“这事包我身上了!”

“不不,姑妈……

“没事,非儿!”姑妈笑容可掬,握着他手说,“城里不比乡下,不穿像样点,怎么走得出去?”

“是啊是啊,就是出去找工作,人家看你老土,谁要你?”箐箐抢着说,“特别是手机,没有手机,走丢了怎么办?嘻嘻嘻……

毛非的房间与箐箐的房间门对门,他躺在软软的床上,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几天仿佛几年,用恍若隔世来形容可以说一点都不过分,几小时前还处在极度茫然中,几乎陷入绝境。

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有人说话,哦,在客厅,是姑妈……

“喂,大哥吗?”

“是我,木英啊!”

“嗯嗯,你放心吧,非儿在我这里……

 

“嗨,懒猪,别睡了,起床!”声音还没停,就觉得身上一阵凉,睁开惺忪睡眼看见箐箐。

 “你真能睡,你看都几点 了?”她继续掀被子,几乎是强迫,“快起来!”

洗漱完毕,吃过早饭,箐箐就拉着他去买东西。看来,这个表姐还不错嘛!

“表姐!”他喊了一声。

“把‘表’字去掉!”她说,“以后就叫‘姐’!”

“姐,谢谢你!”

她斜眼看他,愣了一会儿,口中发出一个“切”字,直接上了车。

 “优优女装专卖”,她直接走了进去:“进来啊!”

毛非也进店就看见迎面走来一三十多岁的女人,打扮入时,却不失干练,满脸笑容。

“哟,胡大美女,今天怎么想起姐姐我了?你可是好久没来了哦!”她上来就双手抓住箐箐胳膊,细细打量,“小妹是越来月漂亮了哦!”

“你倒想我天天来呢?”箐箐也笑着,这里瞅瞅,那里翻翻。

“你看这件,还有这件,都是今年秋天流行的新款式!”女店主向她推荐。

“款式是不错,但穿不出去,不要!”

“穿得出去。”女店主极力推荐,“你这么年轻、漂亮,穿着上档次的时装,那气质,啧啧啧……不要太好哦!”

“不行不行!”她连连摇头,脸上笑意却无法掩饰。

“行的,行的。”女店主趁热打铁,“女人要对自己好点,趁着年轻,能吃吃,能喝喝,能穿穿,别像姐姐我一样,白活了几十年!”

“哈哈哈……姐,你好好说话行不?”箐箐捂着肚子,说“搞得好像你比我大多少岁数似得!”

“开个玩笑哈!”女店主说,“不过,人生短短几十年,最精华也就在十几二十几岁,可别亏了自己!”

“行行行,都给我包起来吧!”终究是经受不住糖衣炮弹的轰击,只能缴械投降,“服你了!”

整整三大包,毛非成了她的临时搬运工,幸好有车,否则,自己一件衣服还没买,这一路就做她苦力吧!

“方梦精品服饰”,箐箐这会儿把他又带到另一间服装店,嗯,这回里面总算有女装,也有男装了。

“方梦,人哪?死哪儿去了?”箐箐进去直接朝里面就嚷,“还做不做生意了?”

“来了来了!”店深处,服装堆后面钻出一个女孩,“死丫头,叫魂哪!”

“咯咯咯……”她俩都笑了。

“来干吗?”

“买衣服?”

“好,我去那几件新款……

“不是我。”她指着毛非,“是他!”

“他?”那女孩有些迟疑,对着她耳朵轻声说,“新交的?”

“想哪去了你?”说时在她胳膊上拧了一把,“他是我弟。”

“你弟弟?”这时,她眼里除了疑惑,还有惊奇。

“跟我妈姓!”箐箐这样说,她还是不解,于是又大声道,“我表弟!”

“噢……”她向毛非笑了笑。

“你好,我叫毛非!”毛非伸出手主动去打招呼。

“你好你好!”

“她叫方梦,我闺蜜!”箐箐说。

“嘿嘿嘿……”方梦看着只是笑。

“你自己去选几件衣服,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选几套啊!”

“多选点,嘿嘿,不要客气!”方梦狡黠一笑。

毛非微微一笑,转身向男装区走去。

“最近怎么样?怎么好几天没来看我,也不打个电话!”方梦抱怨道,“QQ也不登,微信也不上!”

“呜呜,没心情嘛!”

“怎么了?”

“还不是,哎,那家伙老是找我茬!”

“你老板?”

“不是他还有谁?”

“他是恼羞成怒啊!”方梦顿了顿,“他不知道你爸是谁?”

“我没说,没几个人知道。再说,我可不想靠他!”

“实在不行,跳了算了!”

“算了,不说这些!”

那边,毛非挑选着适合的衣服,好的总是价格不菲,便宜的都瞧不上眼。这边胡箐箐和方梦说着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女孩子在一起,特别是关系要好的女孩子,总有说不完的话,更不用说三个女人了。

 “你表弟还挺帅的,就是黑了点,还有,那身衣服,嘿嘿,好土!”方梦坏笑着说。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