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06章 破庙藏身

时间:2019/11/11 21:33:55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115  评论:0
内容摘要:一日,来至一座破庙,眼见天色渐晚,他走进破庙欲要在此借宿一晚,待养足精神好明日再行赶路。只见破庙内一片狼藉,蛛网密布,一尊佛像上布满灰尘。李蓬生在佛像下空地上拍了拍灰尘,简单收拾了一下,找来些干草铺上,小心翼翼地放好婴孩,自己则背靠佛像闭目养神。自从那日,李家被抄,他带着婴孩远走...

006 破庙藏身

一连逃了数日,来至一座破庙,眼见天色渐晚,他走进破庙欲要在此借宿一晚,待养足精神好天明再行赶路。只见破庙内一片狼藉,蛛网密布,一尊斑驳的佛像上布满灰尘。李蓬生在佛像下空地上拍了拍灰尘,简单收拾了一下,找来些干草铺上,小心翼翼地放好婴孩,自己则背靠佛像闭目养神。

自从那日李家被抄,他带着这个孩子远走他乡,一路左避右闪,东奔西逃,十分的疲惫。更何况,他一个七尺男儿从未带过小孩,这几日却是既当爹又当妈,屎一把尿一把的照顾小家伙,更感心力交瘁。暮色之中,李蓬生面容十分的憔悴,两腮及嘴巴四周胡须一片浓黑,而小家伙却睡得又香又甜,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透过破庙顶上的大洞正好可见一轮皎洁的明月如似银盘。李蓬生虽闭上双目,却不敢睡沉,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四下里一片寂静,唯有几只小虫儿“叽叽啾啾”叫个不停。不多时,忽听远处似有马蹄声。李蓬生屏气凝神,仔细听辨马蹄声是从何方向传来,又朝哪个方向而去。却听得马蹄声越来越清晰,约莫四五匹的样子,正是朝破庙方向而来。他赶紧抱起婴孩,提起大刀,纵身跃上龛台躲到佛像后面,待要静观其变。少时,马蹄声在庙外止住,有几人进了破庙。

借着月光,只见其中一人既高且瘦形如木棍一般;另一人既矮且胖,好似一个大冬瓜;还有一人却生得极其矮小,仿似八九岁的孩童;另见两人稍有人的摸样,中等身材,一着白衣,一穿黑衣,体格甚是壮硕。

 “这帮人生得奇形怪状,不知是敌是友?”李蓬生躲在暗处,正自暗忖。其实,哪来的什么友?若不是敌人就谢天谢地了。

只听那矮胖冬瓜道:“老三,咱哥儿几个今晚就在这里过上一夜吧!”说罢便已躺在了干草上。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只有猪才能睡的下去!”那长相似孩童极矮小的人,声音也似孩童,嚷嚷道。

“老七,你这猴崽子,你敢骂我是猪?看我不剥了你的猴皮,抽了你的猴筋!”那矮胖冬瓜别看他身型矮胖,但却灵活的很,气急败坏地一跃而起就要动手。

却见白衣男子呼喝道:“老七老十一,你两都给我住口,再吵就割了你俩舌头!”

矮胖冬瓜和孩童脸不敢再吱声。

他又转过身对高瘦子道:“咱兄弟都追了几天了,连他人影都未见到,是不是咱走错了道了?”

“是啊,老三!他带着个小孩应该逃不快。”黑衣男子附和。

孩童脸用孩童般的声音道:“咱兄弟个个武功高强,那什么李蓬生还带着个小崽子逃不快的,不如咱歇他一夜,明早分头去追!”

“好啊,好啊!歇一晚,明儿再追!”矮胖冬瓜直拍手叫道。

李蓬生一听,吓出一身冷汗,心道:“这般人果然来者不善!就算在平时,仅凭这把大刀恐怕也难敌得过五位高手同时出手。更何况,现在身边还带着几个月大的婴孩。”想到此,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高瘦子白了矮胖冬瓜一眼,在破庙中四处瞧了瞧,正色道:“李蓬生所使虽不是什么削铁如泥的宝刀,但他的刀法却是正宗的李家劈月刀法,纵使我们五兄弟联手恐怕也不见得能轻松取胜!”

“什么狗屁劈月刀法,老子一锤就给他砸个稀巴烂!”矮胖冬瓜提着两只大铁锤,想来定是力大无比。

“当年,我亲眼见过李筠凭着一把劈月刀连杀辽军几员大将,真让我见识到了中原刀法的精妙。只可惜……”高瘦子道。

“只可惜什么?”矮胖冬瓜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只可惜李家祖传劈月刀法虽是精妙绝伦,李筠却并未完全领悟劈月刀法之精妙所在!”高瘦子答道。

“这么说,李蓬生更未得劈月刀法的精髓了?”白衣人接道。

“哈哈!那就是劈柴刀罗!”矮胖冬瓜戏谑地道。

“可不要轻敌,”老三叱责道:“纵然如此,劈月刀法亦是威力了得,我兄弟绝不能分开追击。”

稍顿片刻,又道:“咱找个干净的地方落脚,明日再追!”

说着,几人出了破庙,渐渐地马蹄声远去,直到杳无声息。

李蓬生抱着婴孩从佛像背后出来,重新坐于干草之上,心想:“这帮人不知是什么来头?看样子不像是中原人物,却为何帮着朝廷追捕我叔侄二人?幸好未被发现,否则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他心神甫定,忽听又有马蹄声传来。

李蓬生心头一惊,暗道:“难道那几个怪人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可他闻听马蹄声不紧不慢,转念一想:“不对啊!若真的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为何这般慢吞吞?应该十分急促才是。不管了,还是再躲一躲,静观其变吧!”想罢,抱起婴孩又重新躲到佛像背后。

不多时,又有几人进得破庙。

李蓬生一看,暗自奇怪:“刚才是五个人,这会儿怎么多出一人来了?”又一看那几人打扮,全是官差,腰间均斜挂着一口钢刀,方知并非那几个怪人。

其中一名官差道:“这儿好像刚刚有人来过!”

“哦?会不会是李蓬生?”另一名官差道。

听到“李蓬生”三个字,“哗哗哗”,其余五人皆迅速抽刀出鞘,如临大敌。

“哈哈哈……..”刚才那官差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们何必如此紧张!”

又一名官差看了看干草,又向佛像后瞧了瞧疑惑道:“那后面会不会藏了人?王大哥,你上去看看!”

李蓬生一听,心想:“不好,看来非要动手不可了!”他轻轻将婴孩放于佛像背后,右手紧握大刀,准备迎战来犯之敌。

“不不不!小弟腿脚不太利索,还是张大哥去看看吧!”姓王的官差推脱道。

“杨大哥,你胆子大,你去!”张姓官差转身对另一官差道。

“不……不行,小弟胆子小,怕得罪神明,还…..还是你去!”

“包大哥,你号称‘包大胆’,你去如何?”

“不不不……

“你去!”

“你去!”……

“我们就不要多疑了!佛像后面哪会有人呢?”

“是啊!是啊!王兄说的对!”

这几个官差身着官服,人模人样,却个个胆小如鼠,一遇到事情便向后退缩,相互推诿。李蓬生暗暗觉得好笑。他正暗自庆幸,忽然,那婴孩“咿呀”的发出声音来。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