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江湖风云》 第005章 百口难辩

时间:2020/11/7 23:20:01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9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05章 百口难辩是啊,他自与江俊相识后结拜为异姓兄弟,在一起时间虽不算长,但从其言行举止来看绝非卑劣小人,更不会是龌龊至极的淫贼。更有甚者,江俊是他出绝谷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朋友,结拜后更是将他视为兄弟,甚或比亲兄弟还亲。此时,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接受这个现实,他宁愿相信这一切只是个...

005 百口难辩

是啊,他自与江俊相识后结拜为异姓兄弟,在一起时间虽不算长,但从其言行举止来看绝非卑劣小人,更不会是龌龊至极的淫贼。更有甚者,江俊是他出绝谷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朋友,结拜后更是将他视为兄弟,甚或比亲兄弟还亲。此时,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接受这个现实,他宁愿相信这一切只是个错误。

二人沉默良久,李玖道:“雪儿,我俩出去看看!”

寒雪知道他不死心,于是依从了他,轻声道:“也好,或许能找点儿线索!”

其实,她自己也不能完全确定,江俊就是淫贼,因为这其中有太多的疑问和谜团。如果江俊是淫贼,那么那个黑衣人又是谁,他俩又为何打了起来?再者,他对萧樱是情有独钟,这是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得出来的,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总不至于对她作出如此龌龊之事来。想到种种可疑之处,她自是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既然如此还不如出去查个水落石出,但愿她的猜测是个错误,最好还能早点儿找到萧樱。

他俩出了客店便四处探寻一番,李玖一路心情沉重默不作声,寒雪见他如此也不便再说些什么,只是和他一起出了小镇,直至东郊树林。正细细察看着,忽然不远处一个人影闪过,直向小镇方向飞奔而去。

寒雪轻声喊道:“采花贼……

李玖一愣,定睛看去,却见其身形甚是熟悉,再细看其衣着打扮和江俊无二。他心中一凛,有种十分不祥的预感,心道:“千万不要是大哥!”

寒雪看他表情,已经明白了一切,可是,这正是查出真相的最好机会,便道:“玖哥,这人鬼鬼祟祟的,会不会就是采花贼?我俩跟上去看看!”

“嗯!”他虽然担心,但也想弄个明白,便和寒雪一道悄悄跟在那人后面。

只见那人手提长剑,衣襟飘飘,双脚似轱辘一般向前飞奔。不多时,三人一前一后便进了小镇。那人进了镇便放慢了脚步,他俩也慢了下来,始终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走至一巷口时,那人突然止住脚步四下张望片刻,便直接钻进了巷中。

李玖与寒雪见他止住脚步,向四下里张望,赶紧避开他的目光,躲在角落里观察。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转过脸来,李玖心里猛地一惊,这人分明就是江俊无疑。

他心里不知是啥滋味,憋屈得甚是难受,暗暗叫苦:“大哥啊大哥,怎么真的是你?”

他与寒雪也尾随其后进了小巷,却见前面是个死胡同,一边是高墙,另一边却是院墙。

寒雪轻声道:“一定又去作案了!”

他依旧默不作声,因为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俩噌地跃上院墙,见四下无人倏地跳入院中,像做贼似的蹑手蹑脚。

正在寻找江俊踪迹,忽然,一家仆喊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他俩心下一惊回过头来,解释道:“我俩追踪采花贼到了这里……

那名仆人将信将疑,道:“采花贼?”

正说时,府中上下人等也来至院中,只听一人喊道:“就是他俩从井中救起玉秀的……

他俩勉强一笑,急忙道:“快带我俩去你小姐闺房!”

那仆人道:“少侠请跟我来!”说着,带他俩直往小姐闺房而去。

来至闺房门口,寒雪猛地用力推开房门,却见江俊衣裳不整的站在房中正欲穿衣。床上却躺着一位姑娘,显然是昏迷未醒。

李玖看到这一切,心里咯噔一下,痛苦不堪。他愣了片刻,突然抽出宝刀倏地架在江俊脖颈上,惨然地道:“大哥……真的是你……

江俊呆立在那儿,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愣了愣忙解释道:“二弟,不是我……

“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可是……”李玖甚是痛苦,想不到人人痛恶的采花贼竟是自己的结拜义兄。

“你说我们冤枉了你,这又作何解释?”寒雪取出那块布屑,哼道:“这就是前些天在玉秀房中找到的,和你衣角缺失的可是一样的!”

“这……”江俊无言以对。

人愈聚愈多,挤满闺房内外。忽然,一对中年夫妇闯了进来,便放声大哭道:“女儿啊……我的好女儿,这叫我怎么活啊!叫我女儿以后如何做人啊!”

哭着哭着,夫妻俩爬起来便冲向江俊,使劲捶打着他,哭喊道:“挨千刀的淫贼,你还我女儿……

突然,从门外挤进来几个妇人,上前就咬住江俊,恶狠狠地骂道:“淫贼……咬死你,还我女儿命来!还我女儿清白……

江俊只有忍着疼痛任凭他们捶打、啃咬,因为他知道,任何解释都是无意的。

李玖痛惜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江俊无奈地道:“只是……我真的不是采花贼!”你若相信我,我定给你一个交待!

忽然,寒雪看见床边凳子上,江俊的外衣里似乎有些红绿颜色。她走过去揭开一看,竟然是些姑娘家的肚兜儿,有红有绿,有的绣了鸳鸯,有的绣了牡丹。

寒雪羞红着脸走了过来,道:“这又怎么解释?”

李玖一脸茫然,不知这是何物,跟采花贼又有何干?不过,这些东西花红柳绿的,上面不是小鸟就是花朵,可能是女孩儿的东西。

江俊一看,心中便什么都明白了,没有说什么。

寒雪支支吾吾地道:“先前……听说……淫贼每次作案都……都带走姑娘的肚兜……

李玖这才知道,这些花红柳绿的布块叫做肚兜,并且是女孩儿的贴身之物。他恍然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江俊此时更是百口莫辩,纵然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神情沮丧之极,既羞且耻,无颜面对面前乡亲,更痛苦于好兄弟的误会和不理解。其实,他也并不怪李玖,正所谓人证物证俱在,更重要的是“抓奸在床”,任凭是谁都不得不信这是真的。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