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江湖风云》 第001章 重归江湖

时间:2020/10/25 15:11:36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9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01章 重归江湖李玖与寒雪见南唐后主李煜整日里只知讲经论佛,或夜夜笙歌,根本不把国事放在心上,心知如此下去必然亡国,久待下去已是无义,便留下书信不辞而别。他与寒雪离开金陵,一路游山玩水倒也乐得逍遥自在。好久没有感到如此的轻松和惬意,仿似脱了缰的野马桀骜不羁,又似出了笼的鸟儿般...

001 重归江湖

李玖与寒雪见南唐后主李煜整日里只知讲经论佛,或夜夜笙歌,根本不把国事放在心上,心知如此下去必然亡国,久待下去已是无义,便留下书信不辞而别。他与寒雪离开金陵,一路游山玩水倒也乐得逍遥自在。好久没有感到如此的轻松和惬意,仿似脱了缰的野马桀骜不羁,又似出了笼的鸟儿般自由畅快,却少了些许的羁绊和烦扰,此时心情已显得格外舒畅。只是,偶尔想起金陵之扰及有负李蓬生所托,不免有些闷闷,始终有些牵绊。

寒雪早已看穿他的心思,轻声慰道:“玖哥,不要再多想了!这一切或许都是天意,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江南锦绣河山换一个主或许未必是件坏事?”

李玖勉强一笑,叹道:“不想了,咱两从今日开始又重新回到江湖了!

说罢,二人策马奔腾,在夕阳的余晖中渐行远去。

其实,或许他俩根本就未曾离开过江湖,江湖就是人心,人心就是江湖,从未离开过江湖又何谓重入江湖?

这一日,李玖与寒雪一路走来已是口干舌燥,见路边正好有间茶肆,便下马歇脚。刚坐下,便听见几个猥琐的家伙在旁边桌子上调侃着:“嗨,哥们!最近的那事听说了么?”

“你小子也太小瞧老子了吧!这种事情还能逃得掉老子的耳朵?”一男子粗里粗气地道。

“哎,可惜了……那些个水灵灵的姑娘……”另一男子猥琐不堪,口水都快流了出来似的。

“是啊,他妈的…...那些小娘们……嘿嘿……想想都觉得可惜,那身子…………摸起来一定又嫩又滑……”一阵淫笑。

“这谁这么缺德?要是给老子玩玩……

这班人言语愈来愈淫秽不堪,教人再难听下去,寒雪起身拔剑欲要教训这班家伙。李玖将她止住,悄悄拾起几粒小石子,手上稍一用劲掷向那几人。“啪啪啪”,几粒石子正中他们脑门,疼得他们“哎哟”直叫唤。待他们发现是从这边掷过来,纷纷起身欲要报复。李玖却稳坐不动,只管喝茶,左手则按在宝刀上,静观其变。

那几人慢慢逼近,举起拳头围攻上来,李玖只略偏头侧身,左手抄起宝刀猛地左右前后一番狠狠抽打,片刻便将这几人打翻在地。他站起身来,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这伙人便吓得屁滚尿流四散逃去。

“少侠真是仗义,这玩茶就算小老儿孝敬您了!”突然,卖茶的老人走了过来,道:“这帮畜牲,人家闺女都被人糟踏了,他们还在这儿 不说人话……

“老人家,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女子又怎么被糟踏了?”李玖不解地问道。

“唉……”卖茶老者连连摇头叹息,道:“造孽啊!多好的闺女,就这么糟踏了!”说时,眼泪仿似都从他眼眶里流了出来。

“老人家……”李玖也有些不忍。

“少侠不是本地人吧?”老者微微说道:“前方三里有个小镇,镇子里一直以来都安静祥和,大伙儿也算安居乐业…..……直到最近几天,镇子上出了采花贼……

“采花贼?”他俩齐声惊道。

“也不知是什么人造这么大的孽,好端端的毁了人姑娘家的清白,教人怎么活?”老者既是惋惜又是哀叹:“听说这个淫贼……唉,不说了!”他忽然发觉寒雪,本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这个淫贼真是丧尽天良!玖哥,我俩去把他给揪出来,给这些姑娘报仇!”寒雪义愤填膺地道。

“好,我俩就去看看!”说着,他俩直奔前方小镇而去。

向前约莫走出三四里,便到了一个小镇,街面上行人稀疏,放眼望去几可从小镇这边看到那边,着实小得很。他俩下马缓步走在街上,走未多远,忽见前面人群涌动、熙熙攘攘,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俩走近待要看个究竟,却见当街一户人家院中摆放着一块门板,上面用一大块白布遮盖着,一对老夫妇伏在上面放声恸哭。

“儿啊……教我怎么活啊……

“女儿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造孽啊……

其哭泣之声十分悲怆,让人不由得心酸落泪。围观众人有的拂袖拭泪,有的连声摇头叹息,有的则骂道:“该千刀的淫贼,这么好的姑娘……老两口可怎么活哟……抓到了真该千刀万剐!”

李玖上前向一老者问道:“老人家,出什么事了?”

那老者看了看他,然后连连摇头,便再没说什么就唉声叹气地离开了。

忽然,一人愤愤地道:“还不是那该死的淫贼——采花贼,又来作孽了!”

“又是采花贼?”他俩心中俱是一凛:“看来这个采花贼着实害人不浅哪!”

他俩在小镇上寻了一个小镇上唯一的小客店,暂且歇将下来,待要查出谁人如此伤天害理坏人闺女。稍事安顿,他俩出了客店,分头打探有关采花贼的消息,寻些线索。每到之处听闻市民谈论最多的也便是采花贼之事,家中有待嫁闺女的无不胆战心惊,旁人则无不恨得咬牙切齿,为采花贼所作所为而深恶痛绝。

二人在镇中绕了一圈,重又回到客店。

寒雪问道:“玖哥,你打听到什么了?”

“嗯!”李玖道:“这采花贼总是半夜三更才出来做恶!”

寒雪听他此言,不觉扑哧笑道:“傻瓜,干这等勾当难道还在光天化日里么?”说罢,忽然面色绯红,娇羞不已。

“这淫贼看来功夫不弱!”李玖全没在意她面色变化,正色道:“据说,这个淫贼来无影去无踪,想必是轻功了得!”

他顿了顿,又道:“雪儿,你可探听到什么消息了?”

“当然了……”她欲言又止。

“你发现了什么?”李玖追问。

她更觉面颊滚烫,颔首转身只轻绞着她乌黑的秀发,却再不说一言。

李玖不知她欲言又止是何道理,追问却又不答,更觉一头雾水,直道女孩儿真是奇怪,让人捉摸不透。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