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120章 功成身退

时间:2020/10/6 10:53:58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21  评论:1
内容摘要:第120章 功成身退这一日,李玖正在府中院内研习刀法,待练至离刀式时始终不解何谓“离刀”,又如何离法,更不用说“破茧化蝶”一招如何去学。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停了下来仔细望着宝刀,心中却想这刀如何“离”。寒雪见...

120章 功成身退

这一日,李玖正在府中院内研习刀法,待练至离刀式时始终不解何谓“离刀”,又如何离法,更不用说“破茧化蝶”一招如何去学。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停了下来仔细望着宝刀,心中却想这刀如何“离”。

寒雪见他如此神伤,上前慰道:“玖哥,想不出来就先歇会儿吧,终有一天会练成的!”

说时,她提起宝刀仔细端详,啧啧道:“好漂亮的刀啊!到处镶嵌着宝石贴着金。你看这条龙,如此鲜活……哟,这个宝石真美,不会掉下来吧!”

她打趣着,伸手去抚摸刀柄上的那颗大大的红宝石,仔细观察,看它如何镶上去的,心想:“这么漂亮的宝石,不会有一天与人打斗时掉落了吧?那样真是太可惜了!”

她试探着用手使劲左右掰动宝石,宝石却纹丝不动。忽然,她猛一用劲往下一摁,突然,“咔嚓”一声,刀柄里弹出一个极小的铁盒,仔细看里面有一个纸条。

寒雪惊叫着喊道:“玖哥,你快来看!”

李玖见劈月刀柄里弹出了什么,急忙来看,问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打开来看看便知!”

他俩打开将纸条慢慢展开,只见纸条上有几段文字。细看,上面写道:“欲练劈月刀法必先练功后练刀”

他俩大喜,急忙再往下看,分别是练功诀和练刀诀。上面书道:“练功诀:练刀先练功,功到师自通;练功必练气,气通功自必;功气两相依,刀法日日精。”

李玖默默念在口中,却似懂非懂,再往下看,纸条上写道:“练刀诀:身随步移,刀随身动,身随刀进,人刀相随,四两千斤,千斤四两;刀出刀回,收发自如,人刀合一,无刀无我,人刀同体,天下无敌。”

看完练刀诀,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寒雪一看是劈月刀法要诀,喜出望外道:“玖哥,有了刀法要诀,你的刀法练成之日不远了。到时,劈月刀的威力将是更加强大,所向无敌了!”

李玖却眉头紧锁,道:“只是这口诀不知所云。练功诀倒还勉强能懂,那练刀决简直就不知所云了。什么四两千斤、千斤四两,真不知道这是不是口诀!”

寒雪开解他道:“凡是高深的武学定是与众不同,其口诀也定不是普通人所能随便就可体会领悟得到其中玄奥的。我想,只要每日勤思苦练,定会参透其中深意与玄机!”

李玖听她如此说,方心情稍缓,道:“雪儿所言极是!只要我勤加练习参悟定能练成劈月刀法的!”

说罢,他重又提起宝刀与寒雪一起边想边练,相互比划劈月刀法的一招一式。

又过数日,李玖正在院中研习劈月刀法要诀,忽然大声叫道:“啊,原来如此!”

寒雪闻听赶紧奔至院中,问道:“玖哥,怎么了?什么原来如此?”

他面露惊喜之色道:“雪儿,我终于想通了!”

“想通什么了?”她迫不及待地问。

“我终于知道了口诀中的深意了!”他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道:“原来,练功诀并非真的是什么练功的法门要诀,而只是要告诉习练劈月刀法者要内外兼修,既要练就外在的气力,又要注重内在的修为,做到精气神合一的境界。唯有如此方可练就超凡的劈月刀法!”

寒雪喜道:“原来如此!那练刀诀又如何解?”

他神情自若地笑道:“练刀诀则要求修练者能够做到人刀相融,我中有刀刀中有我,刀人合一的境界!”

寒雪不解,蹙眉道:“那‘四两千斤、千斤四两’这一句又作何解?”

李玖微微笑道:“所谓四两拨千斤,我想应该是要求练刀者能够将劈月刀灵活运用,可攻可守。守时,可达四两拨千斤,化敌千钧之力于无形;攻时,可至四两重千斤之势,使敌无招架还手之力。”

他想了想,又道:“特别是‘刀出刀回、收发自如’一句,应该就是练好劈月刀法离刀式之奥妙所在!”

寒雪忙道:“既然如此,玖哥你何不一试?”

“好!”正合他意,道:“那我就试试!”

说时,宝刀出鞘,他依口诀所言将劈月刀法从头至尾演练一番,果然刀法大有精进。只见他双脚猛地跺地,一招‘白鹤凌云’,整个身子倏地直冲云霄,刀尖朝上直刺青天。接着又是一招‘从天而降’,整个身子猛一翻腾,头朝下双脚朝上手握宝刀,呈倒栽葱势从天而降直插向地面。刀尖刚离地三分时,李玖猛地翻身调转过来,稳稳当当地落于地上。一招甫毕,又是一招‘凌空飞燕’,只见他手腕一转,倏地宝刀脱手旋转飞出,在空中绕过一大圈又重回到他手中。刀出刀回,李玖忽然双手如梭绕着自身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四处游移,宝刀却也在他身外四周翻飞,看似刀不在手却又刀不离身,将他层层笼罩,宛似一个巨大的银色蚕茧,密不透风。

突然,李玖止住,宝刀却已在握,喜形于色道:“终于练成了,终于练成破茧化蝶了!”

寒雪亦喜道:“这就是劈月刀法中最精妙的‘破茧化蝶’?怎么看起来如此眼熟?哦,对了,这不是‘作茧自缚’么?只是比先前更加优美流畅,威力也更加巨大了!”

他笑道:“你有所不知,作‘茧自缚’其实就是由‘破茧化蝶’演化而来的。当年,‘破茧化蝶’这一招连我父亲都未练成,结果便根据刀谱将之改为‘作茧自缚’。”

“原来如此!”

“不同之处是,‘破茧化蝶’这招刀可离手,是以既快且狠,可攻可守;而‘作茧自缚’反之,只可守却难攻,宛若作了个大茧子将自己困在其中,是以得名!”他此次解说时已是另一番心境。

寒雪察言观色道:“如此一来,你的刀法更加精进,威力也更是巨大,宋军岂不是要任你宰割?”

听她此言,李玖忽然叹道:“那又如何?我能保得了金陵一时,又岂能保得了一世?”

寒雪趁机道:“是啊,那后主整日这样,全然不关心政事,迟早是要亡国的!”

他并未责怪她说南唐要亡国的言论,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这是迟早的事,非人力所能违背的。

寒雪又道:“不如......我们离开金陵......”

李玖默而不语,面对生叔遗,面对如此现实,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作出抉择。

又是数日,南君臣上下仍旧只顾吃喝玩乐,纸醉金迷,已然是亡国征兆。李玖与寒雪只得留下书信,不辞而别。从此,江湖上多了一对少男少女,身边还有一头尾梢赤色的青狼,唤名赤尾......

(未完待续-西岭狼侠传之江湖风云)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