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118章 笛声清幽

时间:2020/9/30 21:55:45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20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18章 笛声清幽那恶狼闻听啸声一跃而起径直冲到他身前,或匍匐于地,喉咙里发出怪异声响,或以狼首狼身在他腿上蹭来蹭去,仿似一条大犬。众人惊呆于一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这正是与他从小相伴亲如同类的那匹狼,因其尾稍一片火红之色故唤作“赤尾”。没曾...

118章 笛声清幽

那恶狼闻听啸声一跃而起径直冲到他身前,或匍匐于地,喉咙里发出怪异声响,或以狼首狼身在他腿上蹭来蹭去,仿似一条大犬。众人惊呆于一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这正是与他从小相伴亲如同类的那匹狼,因其尾稍一片火红之色故唤作“赤尾”。没曾想,李玖离开绝谷不久,赤尾竟一路追踪至此,实是天下奇闻。

良久,众人才如梦初醒,啧啧称奇,道:“难怪李少侠叫作西岭狼侠?狼侠之名果然不虚传!”

他俯下身子轻抚狼首,道:“狼兄啊,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这般威风凛凛!”

寒雪不敢靠近,心道:“这就是玖哥常常说起的赤尾?还真是硕大威武的一头青狼!只是……以后我怎么能……

她一女孩儿家家,天生就害怕蛇鼠狼虫之类,现在赤尾来到李玖身边教她以后如何接近他?她见李玖与赤尾这般亲近,心中悻悻,仿佛有些失落。

忽然,李玖面露笑意,兴奋不已,直奔大殿而去,口中不住地喊道:“有了,有了!”赤尾也紧随其后寸步不离,直入大殿之内。

他见了后主,激动地道:“皇上,在下有退敌之策了!”

李煜闻听大喜,正要问是何妙计,忽见一匹恶狼入殿,吓得两腿直打颤,颤声道:“这………………

李玖这才想起,微笑道:“皇上不用怕,它叫赤尾,是在下儿时的玩伴,甚通人性,有我在它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李煜惊魂未定,手抚胸口,心有余悸地道:“吓死朕了!”

李玖道:“草民该死,让皇上受惊了!”

后主一边斜眼看赤尾,一边问道:“少侠方才说有退敌之计,不知是何良计?”

他手指赤尾道:“皇上你看!”

后主不解,道:“它?一只狼怎可退敌?”

李玖接道:“一只狼当然不可退敌,那么百只、千只又如何?”

李煜苦笑道:“可眼下惟有赤尾而已,又何来千百只恶狼?”

“是啊!”众臣纷纷道:“哪里有成千成百只恶狼呢?再者说,纵然有又怎能都如赤尾般任人差遣呢?”

寒雪一旁一言不发,她心下不想他再继续纠缠在这场战争之中,但又知劝也无用,索性保持沉默。

李玖却笑道:“各位不要忘了,在下人称‘狼侠’,或许可以引来群狼也未可知!”

众臣恍然,乃道:“对啊!早就听说李少侠有此奇技,却还未曾亲见,今日之见也仅赤尾一狼而已!李少侠若真能引来群狼大退宋军,那将是一件奇功,更教我等大开了眼界!”

李煜将信将疑,但除此之外也别无他计,只好试一试,于是便道:“惟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那就全仰仗李少侠了!”

李玖道:“事不宜迟,在下这就动身引狼入室!”

他出了金銮宝殿到御马监选了匹宝马良驹,便由北门出城径往城北鸡笼山而来,赤尾亦跟随主人疾驰而去。约莫一盏茶功夫,已奔至鸡笼山脚下,李玖心道:“是了,就是这里,待我唤一唤试试!”

他勒住缰绳立定下来,暗暗替了口真气至胸膛,昂首一声嗥叫响彻山谷。赤尾见主人仰天长啸,也随之连嗥数声,余音未尽已闻远处数声狼嗥。李玖又连嗥数声,各处群狼纷纷嗥叫响应之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刹时,整个山谷一片狼嚎。他见时机已到,便一声嗥叫之后,喉咙里发出叽里咕噜的怪声,不知所云,接着又是一声长啸。不多时,数十只野狼已至跟前,只见灯笼般的狼眼放出幽幽的蓝光,教人见了心底直发毛。李玖沿路策马,呼号着带领群狼往覆舟山飞奔,一路边奔走边嗥叫,来至覆舟山跨过青溪又绕过蒋山转至青龙山。每至一处都有群狼不断加入,甚或有数只虎豹等,队伍不断壮大,浩浩荡荡又向金陵城南聚宝山狂奔而来。狼群所过之处有若千军万马一阵隆隆巨响,其间夹杂虎啸狼嚎之声,当地百姓无不吓得直哆嗦,躲在被子里不敢露出头来,哭闹的小孩也再不敢有半点哭声,摔碗砸碟的夫妻俩立刻紧紧抱在一起不敢再作吵闹。

远处宋兵听到如此多的虎啸狼嚎之声,心中直发瘆,一个个七嘴八舌道:“你们听,狼嗥!”

“好像还有老虎…..

“怎么会有这么多豺狼虎豹?长这么大还真没听见过这么多的狼嗥呢!”

“是啊,真邪门……

到的聚宝山,李玖又一阵叽哩咕噜,群狼虎豹均俯首帖耳止住声息隐于山林之中。他安顿好狼虫虎豹,待要明日宋军一到便率领早已埋伏好的群兽阻击敌人,宋兵从未见过这等打法,到时必定造成心理上极大的震慑,然后再以军队进攻,以图一击即破。

此时已是次日寅时,赤尾依他身旁而坐,昂首望月,偶尔一声嗥叫。李玖仰望天幕繁星,却见一轮望月悬于天边,心中思潮翻滚,感慨万千。想当初,奉生叔遗命千里迢迢来到金陵投奔南唐,欲以一己之力助李后主抗宋。而李后主却整日笙歌不止,或讲经论佛,全无治国之心抗宋之念,且在临阵前误杀忠臣良将,以致今日宋军大兵压境金陵城危在旦夕,真不知此来金陵是对是错,更不知将如何进退。想到此,他情不自禁从怀中摸出竹笛,送至唇边吹奏起唯一会吹的曲子《江湖梦》。只听笛音清幽,忽而豪迈激扬,忽而抑郁低沉,或疾如奔马,或缓如柔风,飘荡于山林之中。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