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了翁美文

窗台上的小斑鸠

时间:2020/9/19 9:51:17  作者:沈洋  来源:网络  查看:17  评论:0
内容摘要:窗台上的小斑鸠作者:沈洋拉开办公室的窗帘,我惊呆了——窗台上,竟然出现一个鸟巢。那巢正好筑在窗台的西角,西面紧贴墙体,北面嵌入窗槽,紧靠玻璃,整个基座稳稳地立在约有三寸宽的窗台上。巢由细小的树枝搭成,约半尺高,直径如碗口大小。因为出差,我来不及细细欣赏这鸟...

窗台上的小斑鸠

作者:沈洋

拉开办公室的窗帘,我惊呆了——窗台上,竟然出现一个鸟巢。

那巢正好筑在窗台的西角,西面紧贴墙体,北面嵌入窗槽,紧靠玻璃,整个基座稳稳地立在约有三寸宽的窗台上。巢由细小的树枝搭成,约半尺高,直径如碗口大小。

因为出差,我来不及细细欣赏这鸟巢之美。万万没想到,出差一周回来,鸟巢里竟然添了两枚鹌鹑蛋大小的鸟蛋。主人一直未现身,也无从判断是何种鸟下的蛋。

大约过了十分钟,鸟儿终于露面,是只肥硕的大鸟。其身如鸽子般大小,外形也和鸽子相似,不同的是颈部有一带白斑花纹的羽毛,看上去像是围了一条花围巾,漂亮极了。它先是飞到我窗外的树枝上歇息,之后扑棱一声来到我的窗台上,两只绿豆般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个不停,十分警觉地看看四周。见没什么危险,才摇摆着走到鸟巢前,轻盈地跳到巢中,蹲在鸟蛋上,开始孵蛋。

尽管鸟儿们每年都在窗外叫个不停,飞翔嬉戏,但我还真是没在意过它们。但这次不同了,一只鸟儿直接飞临我的窗台筑巢,让我再也无法忽视。我的行动格外小心,生怕影响鸟儿孵蛋。

我赶紧查阅资料,得知其名为斑鸠,属于鸟纲鸽形目。

就这样,我每天上班,斑鸠也上岗。我每天进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把窗帘掀开一条缝,生怕惊吓着斑鸠。每每这时,就见斑鸠警觉地转动着眼睛,朝窗内望两眼,便飞到旁边的树枝上。

慢慢地,斑鸠开始信任我了。之后开窗时,斑鸠先是一惊,起身展翅欲飞,却并未真的飞走。再往后,干脆稳坐巢中不动,还拿一双信任的眼睛看着我,让我无比感动。

这一天,我见到一只体形肥硕的大斑鸠,先是飞到窗外的树枝上歇息,见周边没有外敌,便飞到窗台上,来到巢边。巢中那只稍清瘦一点的斑鸠,纵身一跳,落在窗台上,大斑鸠扑通一声飞到巢中,继续孵蛋。我连忙用手机将这段场景记录下来。原来,斑鸠夫妻是轮番进行孵蛋的。

亲眼见证新生命的诞生,是我这些天最为幸福的一件事。这是一份难得的生命体验,让我激动并欣喜着。

一天早上,当我来到办公室,轻轻掀开窗帘的一刹那,我被震撼了。只见巢中一团黑乎乎的小东西正在轻轻地蠕动。我确认,那是小斑鸠无疑。好奇心驱使我贴近玻璃去仔细观察。这是一对小斑鸠,毛茸茸的,十分可爱。身上没有羽毛,只能看到黑里透红的皮肤,表皮长了一层碎细的茸毛。那一吐一吸之间,分明能看到那一对小斑鸠身体的律动。我看到斑鸠妈妈与两只小斑鸠嘴对嘴亲密,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斑鸠妈妈正在渡食吧。

之后的每一天,斑鸠妈妈和斑鸠爸爸更忙碌了,飞来飞去地觅食,喂养两只小斑鸠,喂饱后就蹲在小斑鸠的上面,用它们的身体温暖自己的孩子,直到小斑鸠慢慢长出羽毛,逐渐丰满,飞向蓝天。

仅仅半年时间,我的窗台上,已经孵化出六只小斑鸠。他们每一次飞走,都会让我又惊喜又失落。斑鸠妈妈每一次飞临我的窗台,每一个小生命的诞生、蠕动、练翅、起飞和离开,我都一直陪伴,默默关注。我会为一场大雨或是一场大风而担忧斑鸠的命运,会为天气降温而担心小斑鸠是否受冻,我进出办公室的脚步变得轻了。单位装修办公室,我会特别嘱咐工友们,一定不要损坏鸟巢。我把这些照片和视频分享到微信朋友圈,每一次都会感动很多朋友。

明年春天,相信斑鸠一家,还会再回来的。

人民日报 ( 20200525 20 )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