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05章 杀出城去

时间:2019/9/14 10:39:16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58  评论:0
内容摘要:老妇见面前站着个彪形大汉,背后还插着一把大刀,着实吓了一惊。但再仔细打量一番,见他面带和善、蓬头垢面,甚是落魄,怀中还抱着个婴儿,不像是坏人,便把他让进屋来。进得屋来,李蓬生再次用乞求的语气道:“老人家,这孩子饿了……”老妇抱过...

005 杀出城去

老妇见面前站着个彪形大汉,背后还插着一把大刀,着实吓了一惊。但再仔细打量一番,见他面带和善、蓬头垢面,甚是落魄,怀中还抱着个婴儿,不像是坏人,便把他让进屋来。

进得屋来,李蓬生再次用乞求的语气道:“老人家,这孩子饿了……

老妇抱过婴孩,欢喜地道:“哎哟,这孩子真漂亮!”她抬眼对着李蓬生道:“这么小哪能吃饭?你在外边等着,我去让我的媳妇喂他几口奶吃!”说着将婴孩抱进媳妇房内。

只听老妇与一年轻女子在里面“叽里咕噜”。片刻,她手里端来几个馒头,道:“你也没吃饭吧?这里有盘馒头……

他自来旺酒楼喝了几坛酒到现在,粒米未进,早已饿得肚中“咕噜”直叫。他拿起馒头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老妇坐于一旁,见他吃得甚猛,便道:“你慢点吃,别噎着!”

李蓬生知道自己失态,便慢了下来,向老妇略微点头以表谢意。

老妇又问道:“孩子他娘呢?”李蓬生黯然道:“他爹娘都死了!”许是同病相怜,霎时,老妇热泪直滚,道:“这年头兵慌马乱的,我那短命的儿子也……

老妇用衣襟拭了拭眼角泪水,哀伤地道:“只可怜我那苦命的媳妇儿和小孙子……”说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见李蓬生吃饱了,老妇人从房内抱出婴孩交于他,道:“这几个馒头带着在路上吃。”说着,便将馒头递与他。

李蓬生伸手接了过来,将馒头揣入怀中。他抱着婴孩给老妇行了个礼,转身几步就要离去。来到门边,突然,他止住脚步,在怀中摸了摸。然后,便又转了回来,将银锭放于桌上后,重新离开。老妇望着他消失在黑夜里。

他抱着婴孩又重新回到废宅,休憩一会儿,待到天明,再想办法出城。

天刚初亮,他找来些炭灰擦于脸上,又找来个破斗笠戴在头上,小心地用布将刀裹好,准备混出城去。来到西城门前,见守门军兵正在一一盘查出城的百姓,心想:“这样如何出得了城?我得另想他法才是!”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办法来。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忽然看见不远处路边一棵大树旁有一辆牛车,车上尽是些杂物,却不见牛车主人。

李蓬生灵机一动,暗暗高兴,心道:“真是老天保佑!”

他急忙走了过去,将大刀和婴孩放在牛车上,只见小家伙盯着他笑盈盈的却不吵闹。

李蓬生轻轻地摸了摸他幼嫩的小脸道:“小家伙,乖乖的在里面,叔叔带你出城!”说着他便用东西小心盖好,守在一旁。

过了一会儿,一对中年夫妇吵吵嚷嚷的走了过来,解开牛绳,上了牛车,驾着牛车往城门而去。李蓬生紧紧地跟在后面,寸步不离,心里默默念道:“大哥大嫂在天有灵,保佑我们顺利出城!”

来到城门下,宋兵上下打量赶车中年,盘问道:“为何出城,车上是什么?”

那中年道:“小人是去城外王家村去,给小的丈人丈母娘送点小货什么的。军爷,就行个方便放我夫妻两出城吧!”

那守卫打量了中年夫妻一番,转身就要搜查牛车。

忽然,另一守卫止住道:“算了,这车上只是些杂物,放他们出城吧!”

也是,这对中年夫妇跟通缉文告上画像完全不相符。

那名守卫手一挥,道:“走吧!”

中年夫妇连忙道谢,便赶着牛车出城。李蓬生提起来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跟在牛车后面就要出城。

一名卫兵将他拦住,仔细打量一番,道:“我看你怎么这么眼熟啊?到哪里去?”

李蓬生答道:“小的去城外投亲!”

那守卫将信将疑,试探道:“我看你怎么像朝廷通缉的要犯李蓬生啊!”

李蓬生忙道:“军爷真会开玩笑,你看小人这副模样,怎么会是通缉要犯呢?”

另一守卫看了看他,道:“你看他蓬头垢面、衣裳褴褛,怎会是李蓬生呢?再说,李蓬生可是还带着个婴孩,我看他不是李蓬生!”

那守卫一想,似乎有些道理,便道:“那好吧!你可以出城了!”李蓬生倒吸了一口凉气,便去追赶牛车。

牛车刚一出城,走不多远,忽然,“哇”的一声,车内传出婴孩的哭声。那对中年夫妻一听,婴孩的啼哭之声是是从自己的牛车之内传出,顿时傻了眼。

守门军兵闻听牛车内有婴孩啼哭之声,赶紧过来就要搜车。李蓬生一见不好,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掀开牛车抱起婴孩,抽出大刀,便要逃。刹那间,数名士兵手持长矛,一拥而上,将他围住。李蓬生抡起大刀左劈右砍,顿时已有数名士兵死于刀下。

眼见城内又有一队军兵向城外赶来,心中暗忖:“这样下去宋兵越聚越多,若不及早脱身,恐怕过一会儿再想逃走是难上加难了!”想罢,他挥刀猛砍,刀刀致命。

只听得“哇哇”一阵哭爹喊娘,又有几名士兵做了刀下之鬼。正在这时,那队军兵已经出城,为首的军士策马向他直冲过来。

李蓬生暗自高兴,心道:“真是天助我也!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双脚猛的用力一蹬地面,“噌”地一声腾空而起,右腿猛力一扫,左脚猛踢军士命门。那军士倏地跌于地上可喷鲜血,顿时毙命。李蓬生在半空中,身子一翻,稳稳当当地落于马背。“驾!”,他用刀猛拍马屁股,大叫一声,向西飞奔而去。

李蓬生策马向西狂奔,卷起阵阵尘埃。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座下马儿突然放慢脚步有些站立不稳。李蓬生立刻跳下马来,只见马儿直摇晃,“咴儿”一声长嘶,便“轰”的一声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活活累死。经常行军打战之人是十分爱马的,他见马儿被他活活给累死,便伏下身摸了摸马头,轻叹了一声离去。

没有了马匹代步,只得步行。大道太显眼容易暴露,他便走小路,一路逢山过山,遇水过水,风餐露宿,饿了便找点凉水啃啃馒头。那一夜,老妇人教他道:“我看你不像是带过孩子的人,他还这么小怎么能吃的了硬东西呢?这么大的婴孩应该喂些奶水才是,若没有人奶,马奶、牛奶或羊奶也行。如果再没有就用口将米饭、馒头嚼烂来喂。”他回想起老妇人的话,便一口一口地嚼着馒头喂那婴孩。叔侄二人从此便相依为命,亡命天涯,一路东躲西藏。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