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111章 两副眼镜

时间:2020/8/31 19:23:31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15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11章 两副眼镜咚咚咚,凌远往门上一阵猛砸,大声吼道:“开门,你这畜生,躲着不敢出来吗?”小龙突地拉开门堵在门口,虚张声势地问:“你来干什么?”嘭,一拳已经打在了他脸上,小龙踉跄着连退几步。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懵,怒不可遏地问...

111 两副眼镜

咚咚咚,凌远往门上一阵猛砸,大声吼道:“开门,你这畜生,躲着不敢出来吗?”

小龙突地拉开门堵在门口,虚张声势地问:“你来干什么?”

嘭,一拳已经打在了他脸上,小龙踉跄着连退几步。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懵,怒不可遏地问:“你莫名其妙地闯进我家,还打哦,什么意思你?”说这话时,心里有些虚。

“什么意思?你做过什么事,难道没有一点B数?”凌远痛骂着,又是一记重拳狠狠打在他脸上。

“别再打了,再打我可不客气了!”他一个趔趄,嘴上却强硬。

嘭,又是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

小龙火冒三丈,怒吼:“好,那咱俩的账今天就好好算算!”

霎时,两个人就你来我往地打斗在一起,拳脚相加,痛并恨着。小龙被仇恨和羞愧冲昏了头脑,他已然忘记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自不量力地要跟算总账。凌远怒气更甚,但头脑还清醒,掩藏了大部分实力。饶是如此,小龙也是不够他打,不一会儿便鼻青脸肿,鲜血四溅。

凌远不敢“过分”,有时候故意露出点“破绽”让小龙打,打在他身上也像是挠痒痒。

凌远一个扫堂腿,再反身一个横摆把小龙打翻在地,迅速骑在他身上,打一拳骂一句:“你个畜生,我好心帮你,你竟然不干人事!”

嘭,一拳下来又骂:“畜生,我教你欺负小甜……

刹那间,小龙的嘴角、鼻子、额头等处就是鲜血四溢。

小龙已经完硬不起来了,躺在地上委屈地说:“我也没把她怎样啊!”

嘭,一拳打在鼻子上,霎时鼻血直流,眼睛里也泪如泉涌。凌远浑身被愤怒包围,不停地往小龙身上挥拳,就像在打沙包,小龙毫无反抗能力。

雨辰“及时”赶到,拉起他说:“凌远,别打了。你真的要把他打死啊!”

她紧随凌远而来,独自留在门外,等他两个战斗得差不多再及时出现。

凌远也打累了,靠着墙角坐着,小龙吃力地爬起来靠在桌腿上。

凌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就这么没血没肉吗?我说过你要好好对她的!”

“哼,别假惺惺了!”小龙恨恨地说,“你身边这么多女孩,为什么非要跟我争?”

“你胡说什么,没打够是吗?”凌远呵斥着。

“哈哈,我胡说?”他惨然地笑道,“她跟我在一起,却看着你的照片,你说你俩什么关系?”

凌远一听他这话更是气不过,爬起来就要动手,怒其不分青红皂白,胡说八道。

雨辰赶紧制止:“别打了,咱回去吧,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他俩走后,小龙瘫在地上惨然一笑,笑声中透着悲怆。

他被凌远狠揍一通,心头压抑着愤怒和失落,但也没有办法,他拖着浑身的伤离开了他的住处……

凌远总算解了气,自认为帮小甜报了仇,跟雨辰回到别墅。

他对小甜说:“这些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

“依我看,这破班就不要再上了,有我们在包你饿不着。”雨辰也劝慰着。

“是啊,你就不要去上班了,以后我养你!”凌远这话说出来,是言者无意闻者有心,小甜心底里倒是一股暖流,雨辰却是心里一痛,面上立刻显露不快之色,而周敏心里也是一阵悲凉,但没有人注意到。

此后数日,周敏负责做饭,但她的口味与久居九川的他们几个明显不同,做出来的饭菜很难合得上他们口味。倒不是她做的饭菜不好吃,而是太有西乌山的特色了,初尝风味独特,吃得多了便难以消受。雨辰和小甜闲来无事,便教她按九川这边的口味烧饭做菜,顺便给她打打下摘摘菜。有时候,她一人在厨房忙活,凌远见没人帮她便去帮着做些小事,跟她聊聊天,毕竟她性格偏内向、不善言谈,担心她感到被冷落了。

“哟,你俩正忙呢!”雨辰不期而至,故意问,“今天做啥好吃的呢?”

“珍珠翡翠白玉汤,刚学的!”周敏不好意思地说,“不知道有没有做坏!”

“他教你的?”她斜睨着凌远一眼,对周敏又说,“你俩很默契哦,像一对小夫妻,咯咯咯……”说着,捂嘴咯咯咯地笑。

“去,别胡说!”凌远并没在意,周敏却很敏感,她感觉得到雨辰话中浓浓醋意。

周敏羞红着脸,轻声说:“妹妹你不要乱说!”

“哎哟哟,脸红了,不打自招了吧!”她得寸进尺。

自此以后,只要是周敏和凌远两个单独在一块而,雨辰总是“不期而至”,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话中带着刺。周敏脸皮薄,总是主动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尽量不与他单独相处,避免瓜田李下。

那件事过后,小甜性格虽然略有变化,但老鼠变猫怎么也变不高,她总喜欢黏着凌远,很亲昵,仿佛无所顾忌,有人欢喜有人愁。

 

咔哒咔哒,高跟皮鞋踩着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吱呀一声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中年女人,一袭红衣鲜艳夺目。

她进门看见自己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个人,惊诧问:“凌远,你怎么来了?”

凌远从她的办公椅上起身,轻轻地喊了声:“柳姨!”

“你小子还知道来看柳姨啊!”柳梦如娇嗔着,心里却有点意外,也有点儿激动。

“我是来拿东西的!”他淡淡地说。

“拿,拿东西?”她有点紧张。

“我寄存在你这里的东西。”凌远不放心,又补充了一句,“许叔叔的义肢!”

“哦,哦!”她吞吞吐吐,有点儿魂不守舍。

“怎么了?”凌远疑惑,难道她把东西弄丢了?

“你这就要拿走了吗?”她幽幽地问。

“是的,已经麻烦你很久了!”他显得很客气,也让柳梦如感到有些生疏。

“哦,好,我去拿!”柳梦如转身进入小隔间,取出许坤的那条外骨骼义肢。

凌远看见那条义肢,心情复杂,想起儿时常常蹲在许坤装有这支义肢的腿边,十分好奇地研究、观赏着,也因此而被许坤不小心踢翻在地好多次。

“你许叔叔就剩下这点东西了!”柳梦如叹息着,忧伤而不舍。

“也许,还有别的东西留下!”他不太敢确定,但还是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什么?他还留下了什么?”柳梦如眼睛一亮,似乎看见了希望。

“你还记得他的那副眼镜吗?”

“眼镜?”她疑惑地问。

“我见过一副一模一样的!”

“不可能,据说那是专门定制的!”

“可我真的看见一副一模一样的眼镜,就在叶市长家里!”凌远说,“他戴着的那副跟许叔叔的没有区别,据说也是定制的!”

“哦,是这样啊!”柳梦如有些失望,又似松了口气,“叶显跟你许叔叔曾经是至交好友,那副眼镜就是他送的!”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