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107章 纠缠

时间:2020/8/19 10:52:54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07章 纠缠又到七殇节,按照极域大陆的法律规定,全大陆放假七天。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工厂企业总能想着法子压缩放假时间,七天假能放个三天就已经算是良心发现了。七殇节对于凌远和雨辰毫无意义,但小甜很开心,不用再隔三差五地找借口请假,可以名正言顺地赖在家里。她在家的时候,欢声笑语...

107 纠缠

又到七殇节,按照极域大陆的法律规定,全大陆放假七天。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工厂企业总能想着法子压缩放假时间,七天假能放个三天就已经算是良心发现了。

七殇节对于凌远和雨辰毫无意义,但小甜很开心,不用再隔三差五地找借口请假,可以名正言顺地赖在家里。她在家的时候,欢声笑语不断,一时还好,几天下来雨辰就吃不消了,嫌她太吵,经常把他们的约定搬出来警示小甜。小甜要么在家就粘着凌远和雨辰,让他俩不胜其烦,要么想出去玩耍就死缠硬磨地拉着他俩陪,总之,没有一刻能静下来。

虽然也觉得烦,但凌远有些宠溺着她,对她的忍耐力巨大。雨辰受不了,也看不惯凌远对她的纵然,与其这样忍受折磨,不如把她带出去,让更多的人分担,于是说:“凌远,你好久没去看文姨了吧!”

“嗯,也好!”凌远会意。

“文姨是谁?”小甜好奇地问。

“文姨就是文姨,去了就知道!”雨辰懒得解释。

 

节日里闲人果然多,大街上人头攒动,小巷里也是人流如织,热闹非常。凌远把车停在巷口,三人拎着大包小包来到文姨的院子里。

周敏正在水池里洗菜,看见凌远来了高兴但却低柔地喊:“凌大哥来啦!”

凌远微笑着答应了一声,问:“嗯,王姨和周叔在家吗?”

“在家。阿妈,胡大哥来了!”周敏纵然喊叫,嗓音依然轻柔。

“大哥哥,你来啦!”晓慧闻声从屋里跑了出来,开心地喊着。

看她这么开心,凌远也很高兴,夸赞着说:“几天不见,晓慧越来越可爱了哦!”

文姨这时也从屋里出来,高兴地喊:“凌远啊,你们来啦!”

凌远、雨辰都喊了她一声:“王姨!”

小甜也嬉笑着跟着喊:“阿姨好!”

“哟,这又是谁家姑娘,真乖巧,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文姨笑着问。

凌远说:“她叫小甜,儿时的玩伴。”

“哦!好,来了就好,还买这么多东西干嘛?真是的!”文姨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把他们让进了屋子里。

“你是晓慧妹妹吧,真好看!”小甜这是明知故问,笑着说,“咦,怎么有点像凌远哥哥哦?”

“你这丫头,又胡说!”凌远叱她。

小甜这么一说,雨辰立刻犯起嘀咕,仔细看了看凌远,再看看晓慧,脸型大致轮廓的确有些相像,特别是眉宇间透出的那股说不上来的气质。

几个女孩儿合力点儿小事,凌远负责干点儿粗事,譬如修修补补等等,他们不时的跟文姨唠唠家常。文姨包了饺子、做了包子,尽管极其普通,没有特别的调料和手艺,但吃起来特香,不是街边小吃所能比的,有一种特别的味道,特别的温馨。

吃着吃着,小甜抽泣起来,泪水也簌簌地落下。

文姨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回事,忙问:“小甜,怎么了,文姨做的饺子不合你胃口吗?”

小嘴里衔着饺子泪水涟涟,却不住地摇头。

“那怎么了?吃着吃着怎么就哭了呢?有什么事你告诉文姨!”

这真不像一天到晚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小甜,仿佛整天无忧无虑。

“没有!”她抽泣着说,“是太好吃了!”

“你这傻丫头,好吃,你哭什么!”雨辰扑哧一声轻骂。

“就是因为,因为太好吃了,我想妈妈了!”小甜愈发的伤心,“这饺子跟我妈妈包的一样,呜呜呜……

原来,她想家想妈妈了。父母相继离世之后,她跟姐姐相依为命,几经波折来到九川这个陌生的大都市。虽然还有个姐姐,但却不能在一起生活,甚至不能随便联系,她感到很孤独,有时候还很无助、害怕,平时的嬉笑和大大咧咧只是一种伪装,用以掩饰内心的虚弱和渺小。

她很久没有感受到家的温馨,此时的场景让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虚弱,终于爆发了出来。

“傻姑娘,只要你愿意,文姨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来,文姨就给你做好吃的!”说着,文姨把小甜紧紧地揽在怀里。

 

上次小龙去小甜厂外找她,本想约她,结果反被一通责骂,悻悻离去。但他不气馁,更不怪小甜,反而更加频繁地去找她。小甜却不给他好脸色,一直责怪他跟踪利用自己找凌远报仇。小龙死缠硬磨,一心只想约小甜,吃饭喝茶泡吧看电影什么都行,无奈,小甜一直不为所动。

小龙坚持不懈,终于上天不负苦心人,看在他曾救过自己,而且还麻烦过他好一阵子,一个诺大的人情在始终是要还的,于是小甜偶尔也答应他一两次。小龙约她成功,心里欢欣不已,屁颠屁颠的鞍前马后,把她照顾的周周到到,不敢有半点儿怠慢。

小甜只是陪他吃饭喝茶什么的,该吃吃该喝喝,她是毫不客气,但一谈到感情,一涉及关系问题,小甜就闪烁其词,甚至若即若离。几次之后,小甜便特意避开小龙,到她厂门口也等不到她的出现,打电话也是占线状态。

这一天,雨辰在露台上喝着红酒,晒着太阳,却发现一个男人在院子外面转来转去。她立刻警觉起来,悄悄喊来凌远。

“他是谁?”雨辰问,“你认识吗?”

“他就是胡小龙!”凌远回答,“他来干什么?还真不怕打啊!”凌远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测。

“哦,还挺帅的!”她说时观察着凌远的反应,却见他有些黯然。

“帅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他脱口而出,似有不满。

“哧!”雨辰扑哧一笑,转而道,“有件事我没跟你说!”

“什么事!”凌远一凛。

“那天在厂门口,我看见小甜跟他争吵!”雨辰试探着,凌远果然微微一怔,他知道争吵意味着什么。

他对着小龙大声喊道:“小龙,你又来干什么?”

小龙听到凌远喊话,朝上望去,冷冷地道:“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的。”

他当然知道小龙不是来找他的,打又打不过,仇也报不了,找他没有任何意义。

凌远又喊:“那你在我家院子外面转来转去的干什么?”

“我来找小甜……”他如实回答。

小甜这时已经院门口对着小龙怒吼:“你怎么老是缠着我不放?该还你的已经都还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龙被他吼得目瞪口呆,什么还与不还,他如坠云雾。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