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106章 车战

时间:2020/8/17 9:13:31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11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06章 车战凌远驾车出了叶婉心的家,南山别苑六号别墅,忽然一辆炫紫超跑极速向他冲了过来,那是一辆与凌远疾风同系列超跑紫电。轰鸣的马达声极速接近,凌远迅速踩离合换挡猛踩油门,轰的一声,他的疾风猛地窜出十几米,紫电刚刚好从它屁股后边飞驰而过。他立刻意识到来者不善,这个车手也是太过...

106 车战

凌远驾车出了叶婉心的家,南山别苑六号别墅,忽然一辆炫紫超跑极速向他冲了过来,那是一辆与凌远疾风同系列超跑紫电。

轰鸣的马达声极速接近,凌远迅速踩离合换挡猛踩油门,轰的一声,他的疾风猛地窜出十几米,紫电刚刚好从它屁股后边飞驰而过。他立刻意识到来者不善,这个车手也是太过胆大,竟然在市长家门口就下手,不是无知无畏就是根本不把市长放在眼里。

炫紫色超跑紫电一击扑空,它没有掉头直接往后极速倒行,要堵凌远的去路。凌远也挂上倒挡,极速回到正位,然后调转车头夺路而走。银灰色的疾风在前,选紫色的紫电在后,一路狂飙,弄得街上鸡飞狗跳,行人纷纷望风而逃。

左转右拐之间,凌远早已认出驾驶紫电的人,竟就是吕子昊,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既然已经到这份上,那么逃避也没有意义,不如今天趁机会把这件事给解决了。但是,市内人多且杂,而且一旦停了下来,军警也就来了,除了自找麻烦之外,别无意义。他有意把吕子昊往城郊引,吕子昊穷追猛打,碰撞挤压,凶猛别车。

一个多小时下来,从城东直到北郊七弯八绕,两车斗了近百公里。

吱吱吱,一串刺耳的急刹车声,凌远的疾风猛然做了个漂移,掉转车头停在北郊树林中的空旷处。他先下了车,等着吕子昊。吱吱吱,又是一阵急刹,吕子昊的紫电也停了下来。此时,两辆炫酷的超跑依然伤痕累累,惨不忍睹,说是面目全非也不为过。

吕子昊知道,单打独斗他是无论如何也赢不了凌远,所以才想出驾车撞击,或许凭着自己的车技能压制住他,然而,他还是失算了。

这会儿,他俩都下了车,胜算全无,吕子昊瞬间失去了信心,但却又不甘心。

“林远,你不仗义,你食言!”吕子昊愤恨地冲了过去喊着,但又不敢动手。

“食言?”凌远有些同情,但又觉好笑,“我怎么食言了?我答应你什么了吗?”

“你……”的确,凌远还真没有答应过他任何事情,他一时无言以对。

凌远没有说话,只是心想吕子昊此时一定很恨吧!

“你说过,她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他忽然记起凌远说过这句话,似是责怪而又无底气。

“那是多久的事了?”凌远淡淡地说,“何况,人是会变的!”

“你,你朝三暮四,不配跟婉心在一起!”他很激动,似乎找到了攻击点。

“切!”凌远牙缝里挤出一丝不屑,“我给过你机会,是你没有把握住!”

吕子昊狠狠地咬着牙握着拳,这么长时间,他的确跟叶婉心毫无进展,任凭他怎么死缠硬磨,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凌远驾着疾风从他身旁呼啸而过,抛下一句话说:“她对你无心,你俩又怎能有交点?你还是死心吧!”

这句话从凌远嘴里说出来何其轻松,但对吕子昊来说又是何其沉重,他的心被这句话深深地刺痛着,无以复加。

 

第二天一早,凌远要送小甜去上班,打开车库,小甜一眼看见惨不忍睹的疾风,惊得大叫:“啊,凌远哥哥,你的车……你昨晚出车祸了吗?”

雨辰被她的喊叫吸引,过来看见几如废铁的疾风,也是惊愕的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问:“凌远,你昨晚干什么了?”

“没什么?”凌远淡淡地说,“就是跟人家开了个斗气车而已!”

“而已?”小甜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你说得可真轻巧啊,这车恐怕要报废了吧!”

“没事,只是外壳破损而已,修一修还是一样的!”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讨论,“走吧,再不走可要迟到了!”

“用它送我?”小甜不太情愿。

“怎么了,嫌它太破烂?”凌远倒是淡然若定。

“就是,让我同事看见,她们还不笑掉大牙?”小甜扭捏着,不想上车。

凌远笑着摇了摇头,对着雨辰说:“那把你的丝雨借我用下吧!”

“想开我的丝雨?想都别想!”雨辰不愿意,她已经把丝雨当做闺蜜,别人相碰它一下,门都没有。

凌远又对着小甜摊开手,作出无奈的表情说:“看来,今天你只能坐我这辆破车了!”

小甜噘着嘴,立在原地根本没有上车的打算。

“快上来吧,要不然真的迟到了!”凌远催促,但她心有不甘。

这辆车太破了吧,怎么开得出去?被同事和小姐妹们看见,那还怎么混?小甜心有不甘,宁可迟到也不愿意坐这辆破的掉渣的豪车。

“小甜,我送你!”雨辰说着打开丝雨的车门上了车,然后对着凌远抿嘴笑道,“你这破车还开得出去吗?赶紧修好了再说吧!”

小甜听雨辰说要送她,瞬间开心无比,笑嘻嘻地说:“真的吗?谢谢雨辰姐姐”

“你这丫头,嘴巴这么甜干吗?”雨辰嘴上骂着,心里却美滋滋的,“我就送你一次,仅此一次哦!”

“嗯嗯嗯,还是雨辰姐姐对我最好!”小甜眯笑着,即便只有这一次,她已是无比感激。

凌远把车开到修理厂,修车师傅都被他的疾风损伤程度所震惊,直呼无能为力。他再三请求,说好话,塞红包,修车师傅才勉为其难地答应帮他修车。因为车身变形太厉害,做钣金难度太大,怕修好了效果也不会理想,修车师傅建议从原厂订购车壳。凌远当然无所谓,放下话说,只要能恢复如初,怎么弄那是他们的事,钱不是问题。他还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请修车师傅把车身重新喷成金属质感的亮银色。

雨辰把小甜送到厂门口,调转车头正要离开,透过后视镜却发现一个男子从大门一侧向小甜走来。那男子喊了一声小甜,显然,他俩认识。不一会儿,小甜就跟他吵了起来,她似是在指责那男子,而他却唯唯诺诺,任由她责骂。

“小龙?”雨辰自忖,“对,他应该就是胡小龙!”

吵了几句,那男子悻悻地离开了厂门口。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