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04章 携孤逃亡

时间:2019/9/7 16:12:54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42  评论:0
内容摘要:刘氏见有人推门而入又惊又惧,眼中露出悲凄与绝望。她吓坏了,也彻底绝望了。李蓬生急步走上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她身前,痛哭道:“夫人哪,我对不住将军、对不住你啊!也对不住李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啊!”刘氏见来人是家将李蓬生,忽地面露惊喜...

004 携孤逃亡

刘氏见有人推门而入又惊又惧,眼中露出悲凄与绝望。她吓坏了,也彻底绝望了。

李蓬生急步走上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她身前,痛哭道:“夫人哪,我对不住将军、对不住你啊!也对不住李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啊!”

刘氏见来人是家将李蓬生,忽地面露惊喜之色,道:“蓬生……”话刚出口就已泣不成声,泪水“簌簌”地滚落下来。

主仆二人一阵悲伤哭泣。

韩通在外面甚是焦急,探着头,催促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赶紧收拾妥当,逃命要紧!”

李蓬生起身对刘氏道:“此地不宜久留,夫人赶紧收拾,我护你出去!”

却见刘氏并无起身之意,只是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婴儿,又看了看李蓬生,道:“将军若记得我家夫君往日的好处,就请救我儿一命,将他抚养成人,日后为他爹爹报仇!”

李蓬生哭道:“夫人莫要这么说,若没有将军,小人早已饿死街头。夫人放心,小人就是粉身碎骨也要保住您和小公子!”

若不是不忍丢下可怜的幼子,刘氏怕早已随夫西去了,现在有了忠心耿耿的家将护主,又怎肯独自偷生,便点头哽咽道:“好,你快带我儿离开!”

李蓬生急道:“夫人你……?”

刘氏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你家将军今已不在,妾身又岂能独自一人苟活?若妾身拖累,只怕将军和我孩儿都难脱虎口。”说罢,就要将襁褓递与李蓬生。

他伸手接过襁褓,却见刘氏满手是血,心知不好,忙揭开被褥,只见一把匕首已刺入刘氏腹部,鲜血染红了衣被。

他捧着婴儿,双手不住的颤抖,眼含热泪,望着刘氏,哭着嗓子道:“夫人…….

刘氏此举一是殉夫,二是舍命保幼子。她斜着身子,用那极其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将军…………快走……………………

“仇” 字还未说出口,头便垂落下来,撒手而去。李蓬生拜了拜,抱着襁褓,拭了拭眼角泪水,提起大刀,夺门而出。

只见韩通一连几剑砍杀数名宋兵。原来,这些宋兵闯入后院,就要搜寻李筠遗孤,韩通岂能坐视?李蓬生见他在外砍杀宋兵甚是不解,提刀相向。

韩通急道:“还不快走?”

李蓬生更是不解,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未急细想便“噌 ”的一声越墙而走,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韩通见李蓬生已带着幼小的侄儿逃出李府,心中甚是欣慰,提剑向自己左臂割去,顿时,鲜血直流……

李蓬生越过高墙,逃出李府,来到潞州城大街之上。虽是入夜未久,但街上却连各人影都不见,家家户户门窗紧闭,看不到一点灯光,一片夜色茫茫。怀抱着幼小的婴孩,在这茫茫夜色之中,他感到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去往何方。

潞州已经失守,须得赶紧出城,泽州也早已是赵家的天下,亦是去不得的。

李蓬生心底惨然叹道:“天地之大,难道竟没有我叔侄容身之处么?”

略微迟疑,他转身径自向西奔去。待到潞州西门一看,方如梦初醒,暗暗叫道:“哎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啊?”

他在暗处看得真切,只见城门紧闭,把守甚严。城下两名士兵各站一边,城头上两根木竿上各挂着一个大灯笼,照得四下一片透亮。城楼上下到处有士兵巡逻,戒备如此森严,怕是连只苍蝇都难逃得出去。此时,西门守将已是赵匡胤手下大将慕容廷钊。此人久经沙场,功夫了得,看来要想出此门绝非易事。

李蓬生心想:“现在城门紧闭,不能硬闯,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待到天明再设法混出城去。”想罢,便离开西门转往南面而去。

大约半柱香的功夫,来到一座废宅。他进得废宅内,找来些干草铺在地上,然后,将婴孩放在上面。他自己则背靠墙壁坐于一旁,稍做休息,不知不觉竟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李蓬生睡梦中忽然觉得耳边似有婴儿啼哭,睁眼一看,原来是幼小的侄子在“哇呀咿呀”直哭。自李蓬生抱着他逃出李府已有几个时辰,看来是饿了。李蓬生忙抱起婴孩,却不知如何是好。他见四下悄无声息,这才敢生了堆火。到现在他都未曾仔细看孩子一眼,只见他胖乎乎的小脸从襁褓中露出来,虽生的皮肤稍黑,却也眉清目秀,眼角还有泪水,小嘴不住的“咿呀”直哭。李蓬生本就是一介莽夫,从未带过小孩,像这样才只有五六个月大的婴孩更令他无所适从。可眼下遇到这种情形,都已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想想还要抚养他成人,一时竟慌了神。

“喔喔,乖乖不哭,喔喔喔……”李蓬生口中喃喃哄道:“哦哦,小家伙不哭,呜呜呜 ……

一般,小孩啼哭皆是有其原因,任凭他怎么哄,婴孩依旧“咿呀咿呀”哭个不停,好不伤心。

他把小家伙捧在手中,不停地抖动,口中“呜呜”的哄着,而婴孩却不住的哭闹。良久,腹内忽然“咕噜噜…….”一阵响,他这才恍然大悟,叫道:“哎呀!小家伙一定是饿了。嗯,没错,一定是饿了!”

他对着婴孩道:“小家伙,你饿了吧!叔叔这就给你找吃的去!”

那婴孩仿佛听懂了似的,止住哭泣,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望着他,口中不住的“喔喔喔”,似要说话一般。

“可是这么晚了,到哪里去找吃的呢?哎,先找户人家讨点饭吧!”想罢,怀抱婴孩出得废宅,来到大街上。

来到一户人家门前,便上前去在门上“咚咚咚”连敲三下,却无人应声。他见无人应答,又“咚咚咚”重重的敲了三下。这时,屋里忽然传出声音,道:“谁啊,这么晚了?”

屋里渐渐亮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门便“吱呀呀”的一声开了。只见一位老妇一手拿着油灯,一手扶着门闩,苍老的声音问道:“谁啊?”

李蓬生见老妇开了门,连忙道:“老人家,能不能给点剩饭?这孩子……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