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100章 时机初现

时间:2020/8/4 8:12:31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42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00章 时机初现蓝心远强压怒火,追问道:“怎么说?”他慢条斯理地道:“刚才你所使的招式虽貌似纯熟,实则生硬死板。真正的醉卧沙场是如鸿毛落地却又力发千钧,虽只是一招向后下劈的招式,看似十分普通,实则可以在刀下劈之时变幻为左割右划、下剁上撩,更...

100章 时机初现

蓝心远强压怒火,追问道:“怎么说?”

他慢条斯理地道:“刚才你所使的招式虽貌似纯熟,实则生硬死板。真正的醉卧沙场是如鸿毛落地却又力发千钧,虽只是一招向后下劈的招式,看似十分普通,实则可以在刀下劈之时变幻为左割右划、下剁上撩,更有甚者可以改劈为刺,可谓变幻无穷!”

只听得蓝心远瞠目结舌,他哪里想得到简简单单的一招侧身后劈的醉卧沙场竟然暗藏玄机,变化无穷。

他欣喜道:“那你快些演练我看!”

李玖只得从命,但只演练了其中的左割右划下剁上撩四种变化。蓝心远统统演练一番,不时发出声声叫好。

不多时,这几种变化招式已演练纯熟,又问道:“改劈为次的变化应该是这招的精髓所在吧,刚才你为何没有演示这一变化?你再给我演练一遍!”

这一变化确是醉卧沙场的精髓所在,李玖本不想教他这一变化,却不小心说漏了嘴,他知道隐瞒不了,便道:“我被你点了穴,脚力不足难以演练这一变化!”

蓝心远道:“没关系,你口述要领便是!”

他无奈,只得传他动作要领,蓝心远按着他所述的要领挥刀演练。只见他上身猛地后仰近地尺许,双脚轮番蹭地全身疾速而退,推着宝刀猛向后刺去,刀锋旋转、寒光熠熠,令人生畏。

蓝心远大喜,高声叫道:“好刀法,哈哈哈……

李玖亦是大吃一惊,心道:“蓝心远竟有如此悟性,仅凭我口授竟能悟得此招精髓,我使这招尚且不能有如此威力!”想罢,不觉脸色大变。

第二日,他依旧将李玖带入林中,将劈刀式三招及直刀式的醉卧沙场都演练了一遍。不看则罢,李玖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他竟已能将这几招融会贯通,并将前三招的各种变化招式也已摸索出来,顿时威力大增。原来,昨日他一人来到林中却是在参悟前三招的演变招式,竟然被他参悟出来。幸而他只悟得演化招式而并未参得其中奥妙,这才令李玖稍感欣慰。

这一日,刀法已传至离刀式,李玖相依次教了他凌空飞燕和嫦娥奔月两招。

蓝心远学过之后,追问道:“离刀式怎么只有这两招,还有呢?”

李玖解释道:“最后一招叫做破茧化蝶,数十年来无人能练得成,我自然便也不会了!”

他毫不相信,哼道:“你当我不知?劈月刀法共七式二十一招,每一式皆有三招,这离刀式也不例外。离刀式乃是劈月刀法的最精妙的招式,而离刀式中的破茧化蝶式此刀法的最厉害的一招,实是劈月刀法之精髓所在。不错,这一招虽早已失传,数十年来无人能练得成,但是由这一招演化而来的作茧自缚虽不及破茧化蝶精妙高深,却也可算的劈月刀法之精髓与灵魂!我说的对么?”

李玖无言以对,只得道:“现时天色已晚,再说我也饿了,不若休息好了待明日再练这最后一招也不迟!”

蓝心远也觉有理,心想:“这招作茧自缚既是劈月刀法最厉害的招式,料想必定是最难练也极耗体力的,不若干脆明日再练,这么多天都过来了,眼见即将大功告成,也不急于一时!”

想罢,他二人径回绝壁石洞。

这些天,他见李玖与寒雪较为安稳,亦能很好的配合,没有丝毫想要逃跑的迹象,于是稍稍放松警惕,允许寒雪自由活动帮他做些小事。寒雪当然也不敢贸然逃走去找江俊和萧樱,只怕蓝心远一时恼怒伤害了李玖。她只能暂时委曲求全,帮他拾拾柴禾、打些野味,伺机而动。

蓝心远携着李玖刚至洞口就闻的一股香气扑鼻,只见寒雪正在一堆火边烧烤野味,旁边搁着一只已烤好的野鸡,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他二人练了一天刀法早已是饥肠辘辘,闻的香味扑鼻更觉饥饿,不禁腹中咕噜直响。

寒雪看见他俩进了洞,忙放下手中活计拿起身旁已烤好的野鸡,说道:“玖哥,你饿了吧!来,吃我打的野鸡!”说时已扯下一只鸡腿递与李玖。

他望了望寒雪,接过鸡腿便吃了起来。寒雪见蓝心远似无反应,便也扯下另一只鸡腿嗅了嗅,故意高声说道:“嗯,好香啊!”

她正要下口去咬,却见蓝心远依然不为所动,而李玖的一只鸡腿已快吃完,心下甚是焦急脸上却不露声色,叹道:“唉,可惜今日本姑娘没有胃口,玖哥,这个还给你吧!”说罢,又将这只鸡腿递了过去。

李玖高兴地道:“好香啊!好长时间没有吃到如此美味的东西了!”

说时,伸手便要来接,却见蓝心远一把夺了过去,走到一边大口大口地啃咬起来,不多时一只鸡腿已下了肚。他吃了鸡腿便拿过水袋喝水。忽然,蓝心远捂住小腹面露痛苦状,叫道:“你这臭丫头在鸡腿上下了毒?看我不毙了你!”

说罢,强忍着疼痛猛地向她扑来,挥手便是一掌。眼见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李玖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蓝心远已欺身上前一掌就要落下。不及细想,他腾地扑起挡住打向寒雪的这一掌,“通”的一声,正中他背心,“哇”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霎时,李玖亦是痛苦不堪,额头上颗颗汗珠大如黄豆。而蓝心远此时更觉辛苦,满面地汗水挥洒如雨,口中亦是鲜血直流,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寒雪忙去出一只蓝色小瓶,倒出一粒红色小药丸给李玖服下。不多时,李玖痛苦已然减轻不少,面色也略转红润。

蓝心远怒道:“臭丫头,你给我吃了什么毒药?为什么我后吃的鸡腿却先发作,这是何道理?”

寒雪冷冷地笑道:“你听说过‘迷魂软筋散’么?凡是中了迷魂软筋散的人内力愈是深厚中毒就愈深,毒发得也就愈快。而玖哥全身穴道被你所封,血流较慢,内力不能发挥便与没有内力一般,故而中毒不深,毒发作也便慢得多!”

“好你个阴险的臭丫头!”蓝心远恨恨地道:“想不到今日我栽在了你这黄毛丫头的手里!”

寒雪愤愤地道:“你作恶多端,现在我便给你个了结!”说时,已从他怀中夺过劈月刀就要将其斩杀。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