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99章 坑蒙拖延

时间:2020/7/30 7:05:48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7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9章 坑蒙拖延次日天刚微亮,寒雪、李玖双双醒来却又不见他在洞中,心道:“蓝心远真是古怪,行事总是如此诡异,不知现在又到何处作何事去了?”正自猜疑,蓝心远已飞身上崖入的洞中。只见他手中拎着几包东西,想是吃食之类,均用油纸包裹。他将手中诸物扔在他二人面前...

099章 坑蒙拖延

次日天刚微亮,寒雪、李玖双双醒来却又不见他在洞中,心道:“蓝心远真是古怪,行事总是如此诡异,不知现在又到何处作何事去了?”

正自猜疑,蓝心远已飞身上崖入的洞中。只见他手中拎着几包东西,想是吃食之类,均用油纸包裹。他将手中诸物扔在他二人面前,道:“快些吃饱了,好有力气再教我刀法!”

待他俩吃饱喝足,蓝心远又将他带入林中继续练习劈月刀法。他兴致勃勃地道:“昨晚我反复揣摸、反复练习了这三招,你看有何不妥之处给我指点出来!”

说罢,他抽刀挥舞,尽将劈月刀法劈刀式三招一一演练了一遍。

李玖一看暗暗吃惊,心道:“蓝心远禀赋果然了得,这么一晚竟将此三招练得如此纯熟!这一招一式已颇有几分神似,如此下去凭他武功造诣与禀赋要洞悉劈月刀法的精髓奥妙恐怕也不无可能,到时江湖岂不是要掀波澜?”

他见李玖面露惊惧之色,心中甚是得意,笑道:“怎样?我这几招耍得如何?”

李玖略一沉吟,道:“蓝掌门真是厉害,短短一夜竟能将劈刀式练到如此境界,只是……

他故意说半句留半句,吊一吊蓝心远胃口。

蓝心远果然急切地追问道:“只是怎样?我这几招哪里有什么不妥?”

李玖故作难色道:“只是你刚才所使的这几招形似劈月刀法,而且确已十分纯熟,但却仍然未能达到神似的境界,其威力自然也就差十万八千里了,算不得是真正的劈月刀法!”

蓝心远怒道:“休要胡说!我刚才所使与你昨日所使分明已别无二致,怎么就不是真正的劈月刀法了?好,那我就让你看看这三招的威力!”

说罢,宝刀挥舞寒光闪闪,一招劈山救母接着又是一招鹞子翻身,再接着一招横刀断腰,只听“咔啦”一声,身边数棵碗口粗的松树纷纷横断向四面倒下。

李玖更是一惊:“好深厚的内力,好快的身形,好大的威力啊!他还未得此刀法要诀便有如此威力,若是他再参透其中奥妙玄机那还了得?”

蓝心远使完三招收回身形,问道:“比你的劈月刀法如何?”

李玖淡淡地道:“你刚才所使的几招看似威猛,实则不然!树木在那里不能移动,不知避闪,可是人是活的可避可闪,可攻可守,你这几招若用在与高手对决只怕威力要大打折扣!”

蓝心远觉着有些道理,问道:“那要怎样才能练得真正的劈月刀法?”

李玖道:“劈月刀本是寒冰玄铁所铸,较之普通钢刀要重得多。但劈月刀法使起来劈月刀却是轻便灵巧、快如闪电而轻松自如,不甚消耗体力!可是你刚才挥舞宝刀时是否很是吃力,而不是收发自如?”

他一想确实如此,忙道:“对对对!如何才能做到轻便灵巧、收发自如?”

李玖笑道:“不知道!”

蓝心远勃然怒道:“你敢戏耍于我,找死么?”

李玖不紧不慢,道:“蓝掌门莫要生气!我跟寒雪的性命都捏在你手上,我又怎敢戏耍你呢?只是我确实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否则我也不会被你擒来!”

蓝心远压住怒气,道:“既然如此待我日后再慢慢参详,那你再教我其它招式!”

蓝心远哪里肯轻易信了他,只道他故意瞒骗自己,知所以没有再追究下去只是缓兵之计而已,但他哪里知道李玖所言却是实情。

李玖深知不能如此快速地教他刀法,须得想办法尽量拖延时间,便道:“劈刀式乃是劈月刀法七式中的第一式,更是此套刀法的入门招式,若要学会全套刀法必先要将劈刀式练至炉火纯青之地步方可继续修炼后面的招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蓝心远满腹狐疑,道:“蓝某自出道以来至今还从未听说过,练习刀法还有什么入门式,更有甚者还要将之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才可修习其他招式的。你休要耍什么花样,快点儿传我其他招式!”

他淡定自若地道:“普通刀法自然没有这么多讲究,劈月刀法又岂是其他刀法所能相提并论的?传你后面的招式也可以,只是若练至走火入魔或者是经脉尽断可别怪我便是!”

蓝心远心中有所顾忌,半信半疑道:“你可不要骗我,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李玖道:“生叔教我这套刀法时就是这么说的,我想不会错的!不过我练这一式时可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纵然你内力深厚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是不行的!”

蓝心远沉思片刻,心道:“既然是天下刀法至尊,其练习方法与众不同自然也是不无可能。好,那我就再多练习几天,反正他在我手上也逃不掉!”

想罢,蓝心远便又耐着性子反复练习劈刀式,一练就是三天。这一天,他再也忍耐不住,返回洞中道:“你快些跟我去,赶紧教我第二式!”

李玖若无其事地道:“你前后才练习了四天,如果贸然往后修炼只怕会走火入魔的!”

蓝心远呼喝道:“你只管教我便是,其他的不用你担心!”

这样,李玖不得不依了他,使出直刀式第一招醉卧沙场,口中却念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蓝心远也依样画瓢演习一番。时值晌午,这一招醉卧沙场已练习的甚是纯熟,便再催促李玖道:“下一招是什么?快些教我!”

李玖不紧不慢地道:“所谓欲速则不达,劈月刀法非一朝一夕所能练得成的。倘若急于求成则极易走火入魔,万劫不复!难道蓝掌门竟不知练武之人最忌急躁?”

蓝心远不耐烦地道:“我这招醉卧沙场已练得如此纯熟,难道还不能练后面的招式么?你莫要跟我玩什么花样!”

李玖见他生疑,心知若不让他得些妙处怕是难以使其信服,于是便道:“你刚才所使的哪里是什么醉卧沙场?充其量也只能算是‘醉倒沙场’而已!”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