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03章 忍辱负重

时间:2019/9/7 16:09:26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43  评论:0
内容摘要:韩通暗暗叫苦,心道:“好你个李蓬生,坏了大事啦!弟妹与小侄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如何面对死去的二弟?”眼看李家二十余口即将惨遭屠杀,自己却无能为力。杀,是不仁不义;不杀,对赵匡胤也不能有所交代,况且,赵匡胤早已安插好眼线,就等他露出马脚,借机将他除去。现...

003 忍辱负重

韩通暗暗叫苦,心道:“好你个李蓬生,坏了大事啦!弟妹与小侄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如何面对死去的二弟?”

眼看李家二十余口即将惨遭屠戮,自己却无能为力。杀,是不仁不义;不杀,对赵匡胤也不能有所交代,况且,赵匡胤早已安插好眼线,就等他露出马脚,借机将他除去。现在,他只望能在混乱中救出他们母子。

犹豫片刻,他左手一挥,道:“杀!”

“杀”字一出,顿时,兵器碰撞声、哭喊声,乱作一团。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李府上下护院、家仆也个个身怀武功,而且武功不弱,但终究寡不敌众。可怜李家上下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已成刀下亡魂。不多久,李家护院个个已是满身鲜血,却仍极力誓死护主,其忠心日月可鉴,其惨烈气吞山河。韩通不忍多瞧一眼,只暗暗寻找李筠妻儿,好伺机解救。

他偷偷绕至后院,进得内堂,向四下扫视一番,见无人便推开李筠之妻刘氏卧房。却见刘氏怀中正抱着个婴儿,口含乳头,轻声的呜咽着。刘氏见有人推开房门而入不禁一惊,吓的“啊”得一声惊叫。

待她定睛细看,正是其夫君李筠的结拜兄弟,这才舒了口气,柔声问道:“大哥,是你啊!外面出什么事了?”

韩通望着这对孤儿寡母,不知如何说,竟神情哀伤,一时无语。

刘氏见他神色不对,急忙紧张地问道:“对了,大哥怎么会来?筠哥呢,他在哪里?是不是出事了?”

韩通哽咽道:“义弟……义弟已战死沙场……

话未说完,刘氏一听丈夫已死,气急攻心,顿时昏死过去。韩通急忙上前喊道:“弟妹,弟妹……

少时,刘氏渐渐醒转过来,睁眼看见韩通便“哇”得一声,热泪夺眶而出,泣不成声。她看着怀中尚在襁褓中的孩儿,想到自己已不在人世的丈夫,更是悲痛欲绝。

韩通轻声劝慰道:“弟妹,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啊!”

刘氏哭成了泪人,不住地抽泣。外面正是一片沸腾,直闹得鸡飞狗跳。

韩通对着刘氏低声道:“弟妹暂且在房中,千万不可出来,外面危险,待我出去安排一下,稍后便救你母子出去。”

 刘氏本想一死以追随夫君而去,但怀中孩儿尚幼,他还这么小就没了爹爹,如果再没有了妈妈,往后谁人来照料他?想到此只得打消寻死殉夫的念头。想她乃一介弱质女子,此危难关头已无他法,只得点头应允。

韩通转身出门,将房门轻轻带上,来至前院。但见得李蓬生正挥舞着大刀与韩通手下一阵混战,数十名士兵围攻他一人却不能近其身。他猛的一招“横刀断腰”将近前的宋兵砍倒数人。

韩通见他只顾图一时痛快与宋兵厮杀,却浑无救人之意,便一个箭步抢上前去,举剑挡住李蓬生,偷偷向他使了个眼色,要他不要在无畏的纠缠。

谁知,李蓬生实是一个莽夫,哪里注意到韩通的眼神,挥刀便向他砍来,口中大骂,道:“韩通,你这奸逆小人,假仁假义,枉我家将军与你结拜一场,你却这般的不仁不义,实在是猪狗不如……

韩通大声喝道:“大胆匹夫,休要满口污言,吃我一剑。”心中则暗道:“你这蠢货,坏了大事还在这里胡乱的骂人!”

他越想越恼,“唰唰唰”连砍几剑,直逼得李蓬生步步后退。

正当二人刀剑相峙,身体相错之时,韩通趁机轻声道:“你这斯闯了大祸还在这里胡乱拼命,还不快去救你家小主子?”

李蓬生早已认定他是假仁假义,怎肯信他?双手猛地使力将韩通推开,接着便是一招“顺水推舟”,直向他刺来。这一招出其不意,韩通毫无防备,一个趔趄连退几步,差点摔倒。他见大刀直逼前胸而来,便趁势往后一仰,避过这招。直吓的他一身冷汗,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这家伙,这般的鲁莽!”

只见他上身侧转,将剑尖朝下往地面一拄,顿时剑身弯成弓形,借着这股弹力,身子顺势而起。韩通虽最擅于用枪,韩家枪法乃当今一绝,但其他兵器却也运用自如,尤其剑术甚为精湛。韩李二人好一阵恶斗,韩通为掩人耳目,不能让得太多,却也万万不能伤了他,因而甚是被动。

他见李蓬生如此粗心、莽撞,这样下去刘氏母子危矣。心想:“我何不将其引至他母子跟前,然后在设法救人?”想罢,便佯装向后院败退而去。

李蓬生哪里知道韩通佯装败退,他以为真是自己占了上风,果真追来,直至刘氏卧房门前。

韩通立马止住,轻喝道:“你这莽夫,还不住手?”

李蓬生哪里肯听,举刀便砍,韩通连连退让。

他见李蓬生不听他言,一味胡乱缠斗,心中甚是焦急,怒道:“你再不快保护你夫人母子离开,难道要你家将军绝后么?”

李蓬生闻听此言,果然止住,心道:“哎呀!我来此正是为救我夫人和小主人,我怎生的就给忘了?”用掌连拍脑门,懊悔不已。

忽然一想:“不对!韩通这狗贼先是杀害了我大哥,现在又来害我大嫂,还假惺惺通风报信,假装好人。”

想罢,破口骂道:“狗贼,休要在此假惺惺!这不都是拜你所赐么?”

韩通当然明白,义弟一家确实是毁于自己之手,恨不能给自己身上砍上几刀,以慰义弟在天之灵。急道:“日后韩某自有交待,眼下还是快救你夫人逃命要紧!你夫人就在这间房中,你进去救人,我在此守着!”

李蓬生将信将疑,心道:“这狗贼哪能有这般好心,救我夫人?定是有什么阴谋……哼,明人不做暗事,男子汉大丈夫岂能怕了奸险小人?大不了跟他们拼了。”想罢,推开房门,只见刘氏怀抱婴儿,坐于床上,泪流满面。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