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100章 闯祸

时间:2020/7/30 7:05:23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2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00章 闯祸他捂着脸惊恐地看着凌远,却又不敢说什么,他还没弄清对方是什么来头。“这一巴掌是替你妻儿打的!”凌远鄙视地瞪着他说,“你老婆严欣欣,漂亮贤惠,你却对她不忠,该打!”戴元其更是一惊,他的家底竟然被他摸得一清二楚,难道她知...

100 闯祸

他捂着脸惊恐地看着凌远,却又不敢说什么,他还没弄清对方是什么来头。

“这一巴掌是替你妻儿打的!”凌远鄙视地瞪着他说,“你老婆严欣欣,漂亮贤惠,你却对她不忠,该打!”

戴元其更是一惊,他的家底竟然被他摸得一清二楚,难道她知道了?这个臭娘们,胆子不小,竟然找人对付我!

“你别乱猜,你老婆还被你蒙在鼓里吧!”凌远看出他的心思。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巴掌你知道是为谁打的吗?”凌远恨恨地问。

他更是一蒙,不知所谓。

“你明明家有贤妻,却在外面沾花惹草,当个小老板就学人包养情妇,真是吃屎的畜生!”凌远恨恨地骂着,依然不解恨,“范冬梅,那么好的女人,你毁了她一生的幸福,你该千刀万剐啊!”

“冬梅?”他惊问,“你认识冬梅?”

凌远不答,却接着说:“不错,之前你是对她有过恩惠,但她愿意忍辱跟你,你不好好珍惜她、疼爱她,却折磨她、虐待她,你是真的该死啊!”

“我我我……”戴元其见他眼里恨得似要喷火,吓得两腿打颤,“是我不对,我不是人,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虽然只是两个耳光,但这两耳光来得太过突然,速度太快,他根本弄不清凌远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但要他小命那一定是轻而易举。

看他态度还可以,凌远也稍稍解了一丝丝的气,狠狠地说:“我今天来只是警告你,如果以后你再不好好对待范冬梅,胆敢再折磨她,我非宰了你不可!”

说着,手中的咖啡被瞬间粉碎。戴元其更是吓得张大着嘴巴,双眼圆睁,惊呆在那儿。

 

这一天,小甜下班特别的早,回来时发现屋里一片寂静,更不见凌远和雨辰的影子。

大门开着说明有人在家,可是却这么安静,他们在干什么,这么神秘?她感觉很好奇。这次她破天荒地低调了一回,蹑手蹑脚地四处窥探,像一个蟊贼。她小心翼翼地来到雨辰门前,发现房门只是虚掩着并未关上。小甜悄悄地推开房门,不动声色地走到雨辰身后……

也许是太投入了,雨辰居然没有发现小甜已在她身后。小甜忍不住咯咯咯笑出声来,雨辰吓了一跳。

“啊!”雨辰吓得不轻,手捂胸口,略微镇定之后才咆哮道,“小甜,你搞什么搞?会吓死人的!”她脸色十分难看,显然非常恼怒。

“雨辰姐姐,别生气,我,我只是跟你开个小玩笑!”小甜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忍不住想笑。

“小玩笑?”雨辰喊道,“你说,这样的小玩笑你搞过几次了?”

“对不起啊,雨辰姐姐!”她唯唯诺诺地,低着头小声说道,“我下次不敢了!”

“下次?呵呵,还有下次?”雨辰气得不轻,“走,现在就走!”

小甜本以为偶尔一次玩笑不打紧,一定会像以前一样能嬉笑着死皮赖脸的蒙混过关。可是,没想到这次雨辰是真的生气了,显然对她十分恼火——尽管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害怕了,害怕真的因此而被赶走,于是可怜兮兮的认错,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低垂着脑袋怯生生的站立在一旁,任凭雨辰责骂。

雨辰要她立刻卷铺盖走人,因为她违反了约定。可是小甜呆若木鸡,脑袋里一片空白,面对勃然大怒的雨辰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雨辰看着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竟然一刹那间心生一丝怜悯,但却坚持不原谅。

“你装得这么可怜干什么?别以为这次又能糊弄过去!”

渐渐地,小甜仿佛恢复了神智,央求道:“雨辰姐姐,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当初说好了的,违反约定就得走人!”雨辰铁了心要她搬走。

“我,我真的只是想跟你开玩笑!”小甜毫无底气地说着,她的确有错在先。

“你这叫侵犯别人隐私,懂吗?”雨辰吼道。

“可是……真的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没有下次了!”雨辰态度坚决,丝毫没有转圜的余地。

“什么下次?”凌远正好回来,笑着打趣道,“老远的就听到你两对话,这是干嘛呢?表演话剧吗?”

“你问她,她违反了咱们的约定!”

于是,他就问小甜,小甜也老老实实地告诉他前因后果。

他也批评了她一顿:“小甜,这次真的是你不对。既然咱们已经定下了规矩,你怎么还这样呢?你看你把雨辰姐姐气的!”

小甜低着头,时而满眼委屈地看他一眼。

“还不快给雨辰姐姐道个歉!”凌远顺势替她说情,“以后再不要胡闹了!”

“别!”雨辰赶紧止住,说什么也不肯原谅她,一定要她离开。

凌远看她如此坚决,也不知道小甜到底看见了什么。如果真的发现了他们俩的秘密,那可不是件好玩的事了。

何况,这次小甜错得太不应该。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玩笑,确确实实是一桩小事,可是对于凌远和雨辰就大不相同了,凌远也不好替她说得太多。

事已至此,多说无意,小甜只能选择安静地离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私人物品,失落孤单的样子着实惹人怜悯。雨辰不忍再看,害怕自己一时心软收回了决定,回到自己的房间。

凌远心疼而又无奈,有点儿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他看着小甜收拾,却时不时的说两句,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

小甜无奈地走了,单薄的背影显得格外失落和孤单。她走出院门,回过头来看了看别墅,心有不舍。

“小甜,我送你!”凌远冲着她喊。

“不用,我自己走!”她似乎在赌气,但又不似。

也好,这个时候让她一个人静一静也许最适合。对于凌远而言,小甜是他的一个牵挂,但是,他的身份特殊,离开这里或许是件好事,鬼知道呢。

“对不起啊!”雨辰悠悠地对凌远说。

“不用说什么,我知道你的意思!”凌远勉强笑了笑。

一阵沉默。

“她看见什么了?”他忽然问。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