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099章 情妇

时间:2020/7/26 22:26:36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1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9章 情妇冬梅听说小甜在凌远那儿,立刻什么都不用说,也无需再装下去,心里反倒释然。她坐在那儿轻轻抿了口茶,然后悠悠地说:“小远,人生在世,许多时候许多事情是身不由己!当初,我带着小甜来到九川,人生地不熟,就连吃口饱饭都难……&rdqu...

099 情妇

冬梅听说小甜在凌远那儿,立刻什么都不用说,也无需再装下去,心里反倒释然。

她坐在那儿轻轻抿了口茶,然后悠悠地说:“小远,人生在世,许多时候许多事情是身不由己!当初,我带着小甜来到九川,人生地不熟,就连吃口饱饭都难……

冬梅把她带着小甜来到九川的所有遭遇和困苦一一说给他听,凌远双眼朦胧,心痛、惋惜和自责混杂在一起。其实,他本该理解冬梅的艰难和身不由己,但他不愿意相信,因为那不是他所期望和看到的结果。他心目中最神圣的女人,他的冬梅姐怎么能走上那条他认为不太光彩的路呢?他无法接受。

凌远模糊双眼,紧紧抓住冬梅的手,哽咽而愧疚地说:“冬梅姐,对不起!”

冬梅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凌远的双手,温柔而疼爱地看着他,泪花点点却含着笑。

“冬梅姐,你的胳膊……?”凌远突然惊问。

冬梅立刻缩回手臂,局促不安地拉下衣袖,神色紧张地说:“没,没什么!”

她肌肤白皙细嫩,一点点疤痕便十分显眼,何况她胳膊上新老疤痕好几道,醒目而触目惊心。

凌远又逮住她的手,用力的拽了过来,轻轻地捋起她的衣袖,很恨其不争地说:“你还要骗我?”

冬梅再也无话可说,只能坦诚事情原委。

她来到九川时,举目无亲,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了在九川的第一个男人。刚开始,他热情、礼貌,给了她不少帮助。等到冬梅跟他在一起时,他贪婪、懒惰和无赖的本性显露无遗。他不仅没有成为冬梅的依靠,反而像个蛆虫依附着冬梅生活,好吃懒做,喝醉了酒还动手。

第二个男人的出现,让她彻底摆脱了第一个男人的纠缠,过上了新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长,冬梅做小生意攒的钱被他洗劫一空,这个男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她跟小甜露宿街头、彻底绝望的时候,第三个也就是现在的这个男人出现了。他是个生意人,有家有室,这一点他对冬梅毫无隐瞒。一来无路可走,二来为了报恩,冬梅选择了跟他,甘心情愿做他的情妇。在他的帮助下,小甜进了厂工作,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她知道,这种不算光彩的事对小甜不好,不想让她跟在身边,没有事也不再联系。

这个生意人对冬梅倒是疼爱有加,只要不过分,她的要求他都能尽量满足,现在的鲜花店就是他帮她开的。但是,他有一些特殊癖好,冬梅胳膊和其他地方的伤痕都是他变态的杰作。冬梅有时候忍无可忍,也曾想过离开,但每次下定决心时,总是想到他的好,于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久而久之甚至对他产生了一种特别的依赖。

“他在哪儿,我去找他!”凌远倏地起身,心中愤恨。

“不要!”冬梅也站起身来阻止,哭泣着说,“不怪他,我是心甘情愿的!”

说着,冬梅脸上挂起两行长长的泪河,凌远既心疼难过又愤懑怨恨,两眼模糊。二人紧紧地相拥着哭泣,凌远轻抚着冬梅秀发,心中尽是自责与疼惜。

“大哥哥!”忽然一声清甜的叫喊,好熟悉的声音。

凌远松开冬梅,转身看见是晓慧,不禁有些尴尬又有些吃惊:“晓慧,周敏,你俩……

“今天没什么事,晓慧邀我来喝茶!”周敏感觉到空气中明显的尴尬气氛,竭力化解。

“大哥哥,她是谁?”晓慧气乎乎地手指着冬梅。

“哦,她是冬梅姐,以前我跟你讲过的!”凌远笑着介绍,然后对着冬梅又说,“冬梅姐,她是周敏,我的朋友。她叫晓慧,还是个小丫头,不懂事!”

“谁是小丫头?”晓慧气得嘴翘鼻子高,“我已经16了,好吧!”

她生气和说话的样子让人忍俊不住,他们听着都抿嘴偷笑。

“晓慧妹妹真好看,像个小公主!”冬梅走过来拉起她的手,夸赞着。

“哼!”她挣脱了手,侧过脸去。

送走了冬梅,凌远又被晓慧缠住,脱不了身。他也无意脱身,或者说他是心甘情愿地被她纠缠,看着她的可爱和纯真,他的心都化了。

 

戴元其,范冬梅现在的男人,开了家不大不小、生意不好不坏、要死不活的公司,有家有室有儿女,人虽然不算很坏,但喜欢犯男人都爱犯的错。

“喂!谁呀?”手机铃声响起,戴元其接通就问。

“你是戴元其,缘起技术公司董事长,是吗?”电话那头是凌远的声音。

“我是戴元其,你是谁?找我什么事?”听对方口气,显然不是为了做生意。

“你先别管我是谁!”凌远语气生硬,甚至带些愤恨地说,“你公司对面咖啡厅,二楼七号桌,我等你!”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戴元其立刻紧张起来,额头上有点儿冒汗。

“没事,想找你聊聊!”凌远冷冷地说,“你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有件事要跟你谈!”

“哼,你这人有毛病吧!”他虚张声势,“谈生意,你就到我公司来,如果是私事,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你确定不过来?”凌远语带威胁。

“不来!”那边态度坚决。

“那你可要想清楚哦!”凌远更进一步威胁着说,“我只等你十分钟,否则后果自负!”

“你……”戴元其又惊又怕,心里直发毛,一时不知所措。

“对了,千万别报警,也别带人,否则后果一样严重!”凌远说着就挂断电话。

 

三分钟,五分钟,八分钟,戴元其还没有出现。凌远又等了两分钟,他依然没有来。

妈的,非要我找上门去吗?凌远恨恨地暗骂,正要起身,一个戴着眼镜,四十岁不到的男子走了过来,有些诺诺的。

凌远打量了一眼,冷冷地说:“戴元其?”

眼前的这位虽然很年轻,但不怒自威,戴元其不敢大声:“正是在下!”

啪,一个极其响亮的耳光。速度之快,快到戴元其没有看见他出手,只知道一个响亮的声音伴随着脸上火辣辣地疼痛。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