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94章 力战不敌

时间:2020/7/15 18:51:34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9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4章 力战不敌过了一会儿,萧樱道:“江大哥,让我一个人和我爹娘待一会儿,我有话跟我爹娘说!”江俊知道女孩儿心思细腻,定是要跟爹娘说说心中的秘密,便道:“好,那我去那边走走!”说罢往林中深处而去。走未多远,忽听林中似有人声,仿似...

094章 力战不敌

过了一会儿,萧樱道:“江大哥,让我一个人和我爹娘待一会儿,我有话跟我爹娘说!”

江俊知道女孩儿心思细腻,定是要跟爹娘说说心中的秘密,便道:“好,那我去那边走走!”说罢往林中深处而去。

走未多远,忽听林中似有人声,仿似打斗却又不似。江俊心中甚奇,心道:“谁会在此荒郊野外,做什么?”

他一时好奇,想要看个究竟,便加快脚步循声而往。

不多时,忽见林中空地上有一人正对另一人或施以拳脚,或以刀柄敲击,口中却不住地道:“说是不说?”说罢又是一拳击打那人胸口。

被打之人竟然毫不吭声,任凭他拳打脚踢。

那人气急败坏,又叫嚷道:“好,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了你!”

说时,一脚踢向他小腹,“砰”的一声将他踢得连连后退。接着又是一掌击他胸口,“哇”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江俊仔细一看,被打之人正是二弟李玖,而施以毒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蓝心远。

他当下大惊,却更是愤怒,心道:“这等卑鄙无耻!”

万分危急关头不容他多想,他飞身上前大喝一声道:“住手!”说时,人已至二人跟前,故意问道:“蓝掌门何以对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下此毒手,难道就不怕江湖耻笑么?”

蓝心远见是江俊,不屑地道:“是江少侠啊!你怎么也来到太原了?”

江俊却道:“我二弟有哪里得罪了阁下,你何以将他挟持至此?”

“怎么,你要替人强出头?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蓝心远冷冷地道。

 “你挟持我二弟,我这也是管闲事么?” 江俊毅然决然诘问道:“你还是快放了他,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蓝心远“哼”道:“好啊!反正已被你撞见了,是留你不得的。要怪就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江俊心头一凛,心道:“这无耻之徒又生歹念,怕是已起杀心,欲要杀我灭口呢!”

他摆好架势来应这场恶战,道:“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蓝心远大喝一声:“看招!”霎那间,拳已攻到。

江俊不慌不忙,迅即闪身而过。蓝心远反手扫来,直取他左耳门。江俊左掌倏地抬起,架住来袭。“嘭”的一声,两掌相接,江俊直感手臂酸疼发麻,心中大骇:“好厉害的掌法,好深厚的内力!”

他心知,若论拳脚功夫他绝对不是蓝心远对手,于是连忙拔出宝剑迎来。蓝心远也不敢小觑无影剑法也抽出劈月宝刀,霎时,二人刀剑已缠斗于一处,难解难分。江俊以一套无影剑法刺、划、挑、撩、拨,力战蓝心远。他剑招甚为精妙,如风似影、飘忽不定,忽而刚猛无比、剑过风破,忽而柔若风影,无影无踪。蓝心远举刀迎击,左撩右拨或守或攻,倒也勉强抵挡的住。

江俊心下暗忖:“这狗贼武功当真是高深莫测,只以宝刀‘胡乱’挡拨何以竟抵挡得了无影剑法?”

江俊愈战愈急,只怕时间拖得久了要转下风,一招“风过无痕”本是快中求变,此时他使出来已显急躁刚猛。一招“乘风破浪”本该刚猛稳健,此时却显急功近利,此乃兵家之大忌。蓝心远渐已熟知他无影剑法招术路数,略走上风。江俊正以一招“细雨微风”攻向蓝心远,剑锋如丝丝风影剑尖如雨点一般密密匝匝奔袭而来。这一招本是无影剑法中最为精深奥妙的招数,但江俊此时已是心浮气躁破绽百出。蓝心远见机倏地一刀疾刺而去,直取他胸口。江俊大叫一声“不好”,急忙收剑侧身避让已然不及,一刀正中他左肩。顿时鲜血汩汩流出,立时染红衣襟。

李玖看在眼里十分着急,忍着伤痛喊道:“大哥,不要管我,你快走!”

此时哪里容得他逃脱?蓝心远挥刀步步进逼,招招凶狠、刀刀致命,誓要将其赶尽杀绝。江俊左肩已受重伤疼痛难当,只得转攻为守用剑封住要害。蓝心远哪里肯放过他,誓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忽然,他蹭地跃起,宝刀举过头顶猛向江俊劈下。李玖见状大骇猛地飞身扑向江俊,欲以自己身体来挡他这一刀。蓝心远蓦见李玖扑将过来,在空中一个翻身落至一旁。

蓝心远举刀又要攻来,李玖挡在江俊身前,凛然道:“要杀杀我便是,此事与他无干!”

蓝心远道:“你自己小命都难保还替他求情?今日我岂能放过他!”

正欲要动手,李玖无奈,急忙道:“你若放了他,我……我就教你劈月刀法!”

江俊急忙叫道:“二弟万万不可!”

蓝心远一听大喜,道:“当真……

话未落音,只听一女子喊道:“江大哥……江大哥你在哪儿啊!”

蓝心远闻听只知有人正朝这边来,但不知有几人,他怕再节外生枝,赶紧抓起李玖飞奔而去。

正在此时,萧樱已到跟前,看见江俊左肩一片殷红,惊问道:“江大哥,你受伤啦!那人是谁?他带走的可是李大哥?”

江俊自叹自怨道:“我真是没用,二弟就在眼前我却救不了他……

萧樱愕然道:“真的是李大哥?”

江俊愤愤道:“蓝心远这恶贼,十足的一个伪君子,竟做出这等卑鄙无耻之事!”

“李大哥的劈月刀法早已有人对之垂涎欲滴,发生这等事情是迟是早而已。”萧樱道:“只是想不到竟是蓝心远第一个动手,想来他已是早有预谋!”

“以二弟的秉性怕是宁死也不会依了他的!刚才,我就亲眼见蓝心远对他拳脚相加,定是二弟不依所以他才兽性大发。如此下去二弟岂不危险?不行,我得去救二弟!”江俊愈想愈觉不妥,心内甚是担心。

“江大哥!”萧樱劝道:“你现在已身负重伤如何救得,不若待养好伤再作打算!”说时已“扑哧”一声撕下一块裙角给他包扎伤口。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