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93章 感怀神伤

时间:2020/7/13 10:13:16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8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3章 感怀神伤他也在江俊身后抓着她双臂来挡。顿时,四人已成两人缠斗于一处。艄公与老妇各持一人你攻我挡,你进我退。江俊与萧樱被他俩拖着打在一处不由自主,犹如两个被人操纵的木偶人。忽然,老妇握着萧樱双手连连攻至,艄公却以江俊的双手左右开弓,轮着往下摁、撩、拂、拨。忽地,眼见江俊...

093章 感怀神伤

他也在江俊身后抓着她双臂来挡。顿时,四人已成两人缠斗于一处。艄公与老妇各持一人你攻我挡,你进我退。江俊与萧樱被他俩拖着打在一处不由自主,犹如两个被人操纵的木偶人。忽然,老妇握着萧樱双手连连攻至,艄公却以江俊的双手左右开弓,轮着往下摁、撩、拂、拨。忽地,眼见江俊双手被艄公举起直攻向萧樱,就要击中他却无力收回。只见老妇拖着萧樱略微缩身已避过双拳。

斗至数十招,老妇忽地用力将她抛开,道:“这丫头真是笨的要紧!”

萧樱被她一抛,旋转着身子飞离开去,其力道甚是刚劲,却忽地止住异常的轻松。艄公见她甩开萧樱便也将江俊推开,二人又是一阵恶斗,难分难解。

江俊与萧樱见此情景也无可奈何,不住摇头道:“真是奇人,行为如此古怪!”

说罢,二人任由两位高人打斗,径自离开河岸而去。

不一日已至潞州,正欲投宿恰巧遇见寒雪。第二日,三人兵分两路在潞州城中四处打探。整整一日,三人寻遍潞州城中各个角落却毫无结果,只得返回客栈再作计较。又是一日搜寻,他们不敢放过任何可疑、可能的地方,仍旧没有发现半点蛛丝马迹。

江俊有些无奈,道:“寒姑娘,我们几乎已将潞州城翻了一遍也未见二弟踪影,恐怕是已不在此处了!”

萧樱亦道:“是啊,或许李大哥已不在潞州了!”

寒雪十分失望,一路追踪至潞州竟失了所有线索,不知该如何是好。

江俊又道:“不若去别处再找找!我和萧姑娘就要去太原了,或许他们也在太原也说不定!”

萧樱接道:“是啊,不如你跟我们一道去太原吧!”

寒雪略一沉思,道:“不了,我还是在潞州等一些时日再说,我再在城中仔细找找!”

江俊道:“也好!那我和萧姑娘若在太原发现二弟便立刻通知你!”

萧樱也道:“雪儿妹妹,你若有什么事就去太原找我们!”

寒雪依依不舍,道:“嗯,萧姐姐……

蓝心远抓住李玖却并未带回天煞门,而是往北直上,一路强逼他说出劈月刀法、口诀。然李玖与之周旋,不肯教他劈月刀法。劈月刀法乃是刀法至尊,若被蓝心远这等奸邪恶徒所得,恐江湖再无宁日了。蓝心远或威逼或利诱,用尽心思逼他就范。李玖岂能不知轻重,怎肯教他。更知若是轻易传了他刀法,只怕蓝心远功成之日便是他杀身之时。虽然他非贪生之辈,但大仇未报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丢了性命,是而使出浑身解数与之周旋。

蓝心远或封其穴道,让他全身奇痒无比,或运用内力使其真气逆转,让他痛不欲生,或以好言相劝,给他晓以利害。无奈,任他使出浑身解数,李玖是宁死不屈。蓝心远不敢太过用强,怕不小心将他弄死,只得暂时作罢,待要从长计议,以免前功尽弃。

蓝心远见用强不行,便婉言道:“与其这样痛不欲生,不若你干干脆脆传了我劈月刀法,蓝某给你来个痛快的,绝不让你受罪,如何?”

李玖恶狠狠地道:“哼,要杀便杀,何必啰嗦!你这等奸险小人休想我传你劈月刀法!”

蓝心远道:“何苦来着呢!如今武林是一盘散沙,待我学了劈月刀法后一统江湖岂不是好事么?你若是传了我劈月刀法再助我一统江湖,我又何须杀了你?到时候,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身份地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江湖之中还又有谁敢不敬你?”

李玖不齿,只“哼”一声便一言不发。他心知,倘若蓝心远这等奸贼得了劈月刀法,日后江湖岂能再由宁日?只怕江湖从此便要掀起血雨腥风,一场浩劫将会在所难免!

萧樱与江俊结伴而行,这一日已到太原。

江俊道:“萧姑娘,你爹娘墓在何处,不若我先陪你祭拜如何?”

萧樱道:“不忙!明日是我爹娘的祭日,你先回家探望吧,我先找个客栈住下!”

他道:“也好!”却并未有告辞离去的意思。

萧樱又道:“江大哥,你快回去吧,免得二老太过挂念!”

江俊顿时黯然神伤,道:“他们早已不在了!”

萧樱闻听,歉道:“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他却又淡然道:“没关系,我家人十多年前就死光了!”

萧樱心中一凛,道:“原来江大哥跟我一样,从小便没了亲人,都是孤儿!”

江俊道:“你也没别的亲人了么?”

“嗯!”萧樱潸然道:“那我还是先陪你回老宅看看吧!”

他轻声应允,二人便往北街而去。约莫半柱香的功夫,已到江宅。只见江宅已是一片狼藉,蛛网密布、破败不堪,宅中能搬的物什已无一件,俨然一座空宅。江俊见此情景不由悲从心来,默默望着宅中物件沉默良久。

萧樱劝慰道:“江大哥,不要太难过了!”

其实,她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能与之一道感受这些些的凄凉,她的遭遇与他没有多少区别,正是同病相怜。

第二日,江俊便又陪着萧樱前往太原城西郊她爹娘墓地去祭拜。待至西郊枫林中,只见面前是座荒墓,杂草丛生墓碑已隐约其中。

萧樱上前拨开杂草擦了擦碑身,道:“爹樱儿来看你们了!”说时,双眼泪珠已簌簌落下。

她又转身去拔墓前杂草,江俊见状也帮着来拔,少时已拔出一块空地,只见碑上写有:先父(母)萧三(吴玉荣)之墓。

萧樱双膝跪在坟前,先是磕了几个头,道:“爹、娘,樱儿不孝,没能在这儿陪您,让您二老在这荒郊野外……

江俊见此情景颇为伤感,仿佛跪在坟前的便是他自己。想他自己连父母的坟在哪里都不知晓,更不用说去坟前祭拜,真是大大的不孝啊!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