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094章 覆灭

时间:2020/7/13 10:12:53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2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4章 覆灭凌远连续发出三支棺材钉飞镖,迎面打在巴虎座驾前挡风玻璃的同一点上,再借势飞起手持匕首正面撞入车内。车速高达二百,再飞身相碰,那种撞击力大的吓人,饶是凌远承受能力惊人也吃不消。他身子前半段在车内,后半段在车外,任由失控的车子向海边极速飞驰,显然他已昏迷。就在车子腾空...

094 覆灭

凌远连续发出三支棺材钉飞镖,迎面打在巴虎座驾前挡风玻璃的同一点上,再借势飞起手持匕首正面撞入车内。车速高达二百,再飞身相碰,那种撞击力大的吓人,饶是凌远承受能力惊人也吃不消。

他身子前半段在车内,后半段在车外,任由失控的车子向海边极速飞驰,显然他已昏迷。就在车子腾空飞起,即将坠入大海之际,凌远嗖地飞出,绕着车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蹭的一脚蹬在车身,借着反弹力量稳稳地落在岸上。

砰,轿车载着巴虎的尸体直接飞出,一头栽在泊在岸边的游轮上。轰,一声巨响,瞬间游轮与轿车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望着燃烧的游轮,凌远心有余悸,若不是他及时苏醒,这会儿应该随着轿车一起灰飞烟灭了。

其余六煞此时也陆续赶了过来。

“巴虎呢?”声煞问。

“那儿!”凌远指着火光冲天的游轮,说着轻轻咳了两声。

“你受伤了?”雨辰看见他嘴角的血迹,关系地问。

“没事儿!”他擦拭着嘴角,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其实,他伤的不轻。他一时冲动,根本来不及考虑后果,直接跟高速飞驰的轿车硬碰,任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愧是影煞,实力果然非同一般!”色煞妖娆地娇笑说着,骨子里透着丝丝媚气。

凌远看着她,嘴角微微动了一下,那是在微笑。不管色煞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好歹她也是出言夸赞,出于礼貌也不该置若罔闻。

只见她站立姿势不同于常人,身体呈现婀娜妖娆之姿,媚态尽露,丰腴而不肥腻,凹凸之处虽有些夸张,但却更显风韵。凌远心头忽地一怔,赶忙收回神思,差点被她魅惑到,心想,果然是个极致魅惑的女子。

“原来,影煞不当速度如风,手脚功夫也如此了得,今天小女子可真是大开眼界了!”色煞笑着扭动身子靠近凌远,伸手搭在他肩上,极富挑逗之意。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雨辰看不过去,把她的手从凌远肩上拿开。

“意煞妹妹,你说我动手动脚的,你不也是动手动脚的呢?咯咯咯……”她也不生气,反驳雨辰,说着捂嘴咯咯咯地娇笑着。

雨辰竟哑口无言,也无心跟她多废话,她更担心凌远的伤。

“影煞,你真敢玩儿命!”火煞嘴角上扬,翘动着小胡子说,“为了一个任务,不值得!”

“玩命?呵呵!”凌远悠悠地说道,“杀手玩的不就命吗?”

毒煞从头至尾一言不出,面无表情,却注意着个人的一举一动,似乎随时戒备。色煞却又笑道:“你这话真是至理名言啊!杀手是干什么的?不就是拿自己的命玩儿,再去玩别人的命吗?”

“好了好了!”声煞听的不耐烦,说道,“别扯那些大道理了,巴虎已死,咱也该撤了!”

撤退,七煞各自组队,自行选择离开的方式。声煞驾着小艇绕到飞星岛东南面潜艇停泊的地方,他要把它还回去,潜艇可值好几千万呢!凌远邀请光煞火煞一道驾着游艇回大陆,但他俩找个借口婉拒了,或许,他俩感觉到了什么。色煞和毒煞两姐妹并没有立刻立刻,而是又返回了军火走私集团总部,那里已经一片废墟,远远望去浓烟升腾,不时传来爆炸声。

 

凌远的伤虽不是太严重,但动了心肺,雨辰用意念帮他疗伤,恢复得很快。回到别墅,他泡了一把澡,好好地放松放松,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也许是累了,雨辰也异常地安静,没有吵他。

打开电视,画面正是飞星岛,上面大量人员在活动,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法医,警戒的军警,拿着麦的记者,他们背后是一片凌乱的废墟。极域政盟官方发言人竟然把飞星岛军火走私集团的覆灭,说成是极域政盟军政总部的功劳。不过,这对七煞却是一件好事,意味着不会有人追查,毕竟死了千人。

第二天,雨辰找到他问:“什么意思?”

“什么?”凌远明知故问。

“事先我们约定好的,奖金应该归你!”她有些不快。

“这次任务,你们每一个都出了大力气,没有你们仅凭我一人是不可能完成的!”凌远解释。

“照你的意思,你把奖金给我们七人平分了?”雨辰更是一惊。

“不是,奖金总共六千万,你们六个每人一千万!”他十分淡定,在他眼里钱只是个数字。

凌远的豁达她无法理解,但她知道男人的尊严不能随意践踏,既然木已成舟,她也不再多说什么。

七煞独有的通讯器内有个天盟群,七煞之间默认为成员,凌远把所得奖金通过天盟群分给了其余六人,并附言说明。

 

住在碧水湾一号别墅里,日子倒是清闲自在,凌远时常闷在画室内鼓捣颜料画板,雨辰除了看电视就是看电视,生活有些单调乏味。以前,她单独一人时,也不怎么觉得无聊孤独,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现在反倒不习惯独自外出,成了专职宅女。

她再也熬不住了,在客厅里朝着楼上大喊:“凌远,你出来!”

喊了几声,凌远也没有出来,于是咚咚咚上楼直奔画室。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吱呀,原来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她推开门看见凌远转过画架,似乎换了一幅在画。

“一天到晚画画画,无聊不无聊?”她气呼呼地责问。

“不啊,很有趣呢!”他转过头笑着说。

“无聊死了!”她拖着哭腔说,“走,陪我看电影去!”

“看电影?”凌远瞪大眼睛看着她说,“你自己看啊,我要画画!”

“呜呜呜,我不想一个人出去!”她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撒娇地说,“你陪我去好吗?”

“你要去电影院看啊!”凌远不为所动,“电视上那么多,想看什么电影有什么电影!”

“那一样吗?”

经过一番斗争,凌远经不住她的死缠硬磨,只好答应陪她出去一趟。人越歇越懒,这话真不错!凌远其实跟雨辰一样,宅在家里时间久了,就越怕出去活动,动动手指各种生活所需自动送上门来,待在家里实在安逸。

他陪着雨辰走进电影院,看了一场大片。从影院出来不久,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声:“林远哥哥!”

那声音有些犹豫和不确定,对方显然不敢肯定他一定是林远。

凌远回头循声望去,一个女孩儿站在不远处看着他,有些踟蹰。那女孩儿很可爱,模样娇俏调皮,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是谁。

她是谁,怎么会认得我?而且,他还喊我林远哥哥,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喊,难道她是……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