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92章 二老顽童

时间:2020/7/11 13:53:05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6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2章 二老顽童说时船已离岸数丈,他双脚点地倏地已飞身跃上小船。只听那艄公喝彩道:“好功夫,好轻功!”江俊谦道“:船家过奖了!老人家也懂功夫么?”忽听有一老妪道:“这小子那点三脚猫功夫怎能算得上什么功夫?&rdquo...

092章 二老顽童

说时船已离岸数丈,他双脚点地倏地已飞身跃上小船。

只听那艄公喝彩道:“好功夫,好轻功!”

江俊谦道“:船家过奖了!老人家也懂功夫么?”

忽听有一老妪道:“这小子那点三脚猫功夫怎能算得上什么功夫?”

江俊闻听声音似非由船舱内传来,便四下观望身边却并无旁人,顿时心下大疑:“是谁?又在哪里?”

霎时,刚才还在百步之外的扁舟已到跟前。只见船上摇橹之人头戴斗笠,身型却似妇人。

却听那艄公冲着那条船喝道:“贼婆子,我没招惹你,你跑过来作什么?”

那老妇人嘿嘿笑道:“没惹我?你把我的客人都抢了还说不关我事么?”

“什么你的客人?”艄公愤道:“他明明在我的船上,当然是我的客人了!”

老妇断然喝道:“你这老小子装什么糊涂?咱俩早已有言在先,你载一个客人我载一个客人,还算不算?你想反悔么?噢,你这老小子要做出尔反尔的小人!”她故意用鄙夷口气激他。

艄公生气的道:“谁出尔反尔了,谁是小人了?他自己上了我的船,又不是我硬要他上来的!”

老妇却道:“那你应该赶他下去才是!”

艄公道:“水这么急,赶他下去岂不是淹死了么?”

“那我可不管,你不赶他下去就是出尔反尔,你就是小人!”

艄公口中喃喃地道:“不赶,不赶!我也不是小人!”

那老妇又喝道:“快把客人还给我!”

艄公道:“不给,哪有做生意的赶客人下船的道理!”

“好,不给那我就来抢!”那老妇说罢急摇橹紧追而上。

那艄公见状也加紧摇橹,只见船如筛糠一般左右摇晃却又似箭出弦飞速前行。纵然江俊轻功了得也着实难以站稳,只得踉踉跄跄进入舱中,却见里面坐着一女子正是萧樱。两船一前一后紧紧相随,刚开始时二人还用手摇橹,待到紧迫时竟以双掌发功击打水面推船而驶。

江俊进入船舱一见萧樱,喜道:“萧姑娘你也在这条船上!”

萧樱惊诧道:“江大哥,你怎么……

江俊淡淡一笑道:“我家也在太原,很久没有回去了,所以这次回去看一看!”

萧樱面露欣喜,不禁叫道:“太好了,那我俩可以同路了!”

江俊略一微笑道:“嗯!”其时,心中却甚是欢喜:“与她同路,她竟然很高兴!”

萧樱问道:“这船怎么这么颠簸,我听见好像有个老婆婆跟艄公在吵什么似的?”

江俊道:“原来船家和那个婆婆都是世外高人!他们性情十分古怪,武功也是十分的了得。他俩正在斗内力呢!”

萧樱大奇道:“原来船家竟是个世外高人,难怪这船颠簸的如此厉害却都是有惊无险呢!”

此时,两船已并排而驶,老妪与艄公斗的正起劲,或双掌击水船飞如箭,或左闪右避时而挥橹相击,口中却不停谩骂,俨然两个天真孩童一般。江俊、萧樱正自谈论艄公和那老妪,感叹二位高人深厚内力,忽然船身猛地向右一倾似是撞着什么,他俩皆被颠离座位险些摔倒。立时便又止住,稳稳当当。

江俊奇道:“莫不是船到岸了?”

说罢,他与萧樱走出船舱,却见两船皆已靠岸,艄公与那老妪仍旧立于船头以橹相搏。

那老妇骂骂咧咧道:“好你个老小子,抢了我的客人!今日我老婆子要好好的教训你,好教你长个记性!”

二人你来我往,双橹相击嘭嘭作响。

艄公略有畏惧,道:“船钱归你总行了吧!”

那老妇更是生气,道:“呸!谁要你那几个破船钱,我就要我的客人!”

江、萧二人不禁哑然失笑,心道:“这两人真是古怪,性情与七八岁孩童一般,教人捉摸不透!”

“可是……这不已经到岸了么!”艄公哭丧着脸道:“难不成还要我把他再渡回去?”

老妇果然道:“很好,很好,你这话倒提醒了我!嗯,把他渡回去我今儿个便饶了你!”

艄公口中咧咧骂道:“你这贼婆子、疯婆子,这般不讲道理!”

一听他骂自己,老妇大怒道:“老小子,你竟敢骂我疯婆子,今日非好好教训你不可!好,咱上岸来打!”

说罢,二人倏地跃上岸来缠斗一处,忽而挥拳忽而举掌、窜上窜下,虽已鹤发却仍灵活的很。

江、萧二人也上的岸来,劝道:“两位老前辈不要打了!”

老妇与艄公一听立即住了手,齐声向他道:“谁是老前辈,我们很老么?”

江俊顿时哑口无言,不知所措。

萧樱忙上前笑道:“不老,不老!您二位年轻的很呢!”

他俩一听更是怒道:“胡说,我们比你还年轻么?我们明明就是很老吗!我俩加起来都快一百四十岁了,还年轻?胡说,胡说,尽胡说!”

萧樱、江俊被他俩搞得哭笑不得,一时无所适从只能呆立在那儿。是时,艄公和老妇又动起手来,不时掌风呼呼而过。

江俊心想:“在此耗下去也无益,不若让他们自己解决!”

想罢,便道:“船家,给你船钱!”

艄公与老妇激斗正酣,无暇顾及其他,并未理会。

江俊又提高嗓门道:“船家,给你船钱!”

艄公却不耐烦道:“去去去!不要妨碍我与贼婆子打架!”

说时,老妇挥拳已攻至身前,艄公猛地转身已绕至江俊身后。那身法极快,江俊还未及看清楚,艄公已然绕至他身后。

老妇急忙收拳,骂道:“老小子,想让我误伤无辜,真是个老滑头!”

说罢,她扭头朝萧樱疾走而去,一把将她抓住拖了过来,在她身后左手握她左手右手握她右手直攻艄公。

她甚是得意,笑道:“这样伤了这小子总不关我的事吧!要是有什么死伤也是这丫头的手打的!”说时,握着萧樱的双手已攻到。

艄公却道:“好,那我也不亲自动手!”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