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092章 大战在即

时间:2020/7/9 21:25:34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2章 大战在即雨辰用早点威逼利诱,让凌远乖乖地回答问题。可是,凌远的回答让她大为光火,结果是早点也吃不成了,幸好他又先见之明,早早地抢吃了几口,已经有七分饱了。他看雨辰刁蛮的样子既好笑又可爱,总之是恨不起来,更不会生她气。凌远呵呵笑着说:“你还没问完呢!&rdq...

092 大战在即

雨辰用早点威逼利诱,让凌远乖乖地回答问题。可是,凌远的回答让她大为光火,结果是早点也吃不成了,幸好他又先见之明,早早地抢吃了几口,已经有七分饱了。

他看雨辰刁蛮的样子既好笑又可爱,总之是恨不起来,更不会生她气。

凌远呵呵笑着说:“你还没问完呢!”

“问你个头!”她气呼呼的。

“你继续问吧!”他强忍着不要笑出声来,说道,“这次是免费的,决不吃你的早点!”

“要死啊你!”雨辰气不打一处来,两个小拳头死劲地往他身上捶打,骂道,“你成心气我是不?大坏蛋!”

最后三个字,凌远听出她语带哭腔,顿生怜惜,抓住她的两只手腕,看见她眼里似有泪花,轻声问:“你真的生气啦!”

“你欺负我!”说时,两颗热泪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划成两条细线。

“我,我跟你开玩笑呢!”凌远一时乱了阵脚,哄她道,“对不起,是我错了行不?不哭了,好吗?”

雨辰并不接受,挣脱他双手,转过身去。

他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想还是告诉她想知道的事,也许会有效果。

于是,他悠悠地说:“婉心要我做她的男朋友是假的,是临时男朋友,是为了应付他爸爸!”

这招还真灵,雨辰慢慢转过身看着他,梨花带泪地问:“真的?”

“是真的!”凌远心里稍稍放心,解释道,“霸霸集团总裁的儿子吕子昊到她家提亲,可她不喜欢他,又怕她爸爸逼她,所以才想到这个主意!”

“真的假的?”她脸上写满问号,“这种事你也答应帮她?”

“我欠她一个人情,总是要还的!”凌远意味深长地说着,悠悠地叹了口气。

“你真坏啊你!”雨辰脸上终于露出笑容。

“你这一哭还真是吓着我了!”凌远情不自禁地伸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真的欺负你了呢!”

“去!”雨辰猛地拂开他的手,转身上楼而去。

留下凌远一个人在餐厅,他呆立了一会儿,想想又纳闷又好笑,这女孩子的脸怎么也跟小孩子一样,说变就变?但是想想又觉得奇怪,她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我说做婉心的男朋友,她生什么气?难道……她跟我又没什么关系,她生气,我干吗这么紧张?

凌远越想越乱,索性把这一堆乱麻一样的思绪抛开,什么都不想。

回到自己的房间,雨辰也把刚刚的事理了一下头绪,想想也觉得奇怪。她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反应,没道理啊!她忽然心乱如麻,脸色潮红。不会的,怎么会呢?想着想着,羞得自己面红耳赤,心里一阵慌乱,双手捂着脸。

 

标识牌轻轻振动了下,想必是有新任务了。他打开一看,竟然是个开放任务,七煞之中任何人可接,最终谁杀死目标,任务奖励就归谁。但是,这项任务难度极高,对于普通杀来讲手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目标是军火走私团伙头目,叫作巴虎,绰号虎爷,是极域大陆有名的军火贩子,拥有自己的私人雇佣军,盘踞飞星岛。极域大陆上,几乎没人敢动他,谁要是跟他过不去,他非把人轰得连渣子都不剩。

可是,这么强大的人,谁要他的命?而且还派杀手去,简直是开玩笑嘛!

凌远收拾好行装,去跟雨辰打一声招呼。

“这个任务你真的接?”雨辰问。

“已经接了!”他答。

她略一迟疑,然后说:“那咱俩一起!”

“你也感兴趣?”

“我想,七煞都应该感兴趣吧!”她确实好奇,这么一项超高难度的任务,如果七煞全部参与会是什么一种场景?

“这项任务太难了,说不定…..”凌远不太想她参与,想要阻止她,“去了不一定回的来!”

“死,那也是杀手的命!”她决绝地说。

“那,好吧!”他自己也接了,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别人?

飞星岛位于极域大陆西南面一千二百公里,是极域大陆周边唯一没有飞机航线,没有跨海大桥海底隧道,也没有渡轮相通的孤岛,与大陆及其他岛屿几无联系。大概是因为飞星岛以前是海盗老巢,后来海盗生意难做,取而代之的却是现在的军火走私集团,极域大陆政治联盟简称极域政盟投鼠忌器,一直以来也没有剿灭了它,军火走私集团便割据一方,跟极域大陆遥遥相望而相安无事,但却没有与极域大陆建立起水陆空交通往来。所以,要想上岛必须弄条船,或者开着飞机直接飞过去。但是,他俩谁也不会开飞机,只有弄条船这一个方法可行了。

他俩特意买了一跳破船,只要能开且不漏水沉了就行,然后再买了两套潜水设备,向着飞星岛进发。

破船太慢,整整开了两天才看见飞星岛。距离飞星岛越来越近,远处岸边驰来两艘快艇,眼见着逼近破船,凌远和雨辰早已穿好潜水设备普通跳下水去。等快艇上的人登上破船时,他俩早已潜入水底,搜查一番发现这条破船上完全没有人的痕迹,应该是条僵尸船。

他俩从飞星岛东南面登陆,那里海滩边怪石嶙峋而陡峭,上面便是丛林,极易于隐蔽。将要浮出水面时,发现岸边水底停靠着一艘微型潜艇,上了岸攀登上峭壁进入丛林,却发现树上挂着一个打开的降落伞。

“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凌远说。

“至少两个!”雨辰说,“一个用潜艇,一个用飞机,不知道其他人怎么上来!”

“虾有虾路,鳖有鳖路,他们总会有法子的!”

他俩分别戴上面具,丢掉潜水装备,轻装简行,先找到军火走私集团老巢再说。

飞星岛东南面丛林人迹罕至,理应荆棘丛生难以前行才是,但却已经被先行者砍出一条小路,他俩捡了个便宜顺道而行。

一直走,前方竟然是一个山洞。

“进去吗?”雨辰轻声问。

“进去看看!”凌远小声答道。

他俩轻手轻脚地钻进洞里,即使小心翼翼,还是被发现了。

“谁!”里面传出一个很有穿透力的中年男声。

话音未落,人已从转角处闪出,站在他俩面前,显然有些戒备,即便他俩也戴着类似的半面具。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