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90章 大事不妙

时间:2020/7/7 14:13:32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12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90章 大事不妙蓝心远意犹未尽,又道:“你若不重返黑蛇帮,我又怎需前来灭它杀了冯万全?你若是先到一不,黑蛇帮这些乌合之众抵挡不住定然要泄露蓝某身份,不杀他们我实是不放心啊!再说了,死人最能保守秘密的!”李玖道:“既然你已得到劈月刀,也灭了口...

090章 大事不妙

蓝心远意犹未尽,又道:“你若不重返黑蛇帮,我又怎需前来灭它杀了冯万全?你若是先到一不,黑蛇帮这些乌合之众抵挡不住定然要泄露蓝某身份,不杀他们我实是不放心啊!再说了,死人最能保守秘密的!”

李玖道:“既然你已得到劈月刀,也灭了口,又为何仍然跟踪于我跟我为难?”

蓝心远道:“那就要问你自己了!你是劈月刀法的唯一传人,若得劈月刀法不找你找谁?我本灭了黑蛇帮就可大功告成,天下再无人知道劈月刀在我蓝某之手。但我想,劈月刀虽为当今武林中第一宝刀,可是它毕竟只是一柄刀而已,若再配以劈月刀法那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了!”他说罢哈哈大笑。

李玖怒道:“你这恶贼得了劈月刀岂不危害武林?休想再得劈月刀法!”

蓝心远冷笑道:“哼哼,这可由不得你了!你已落在我蓝某人手上,我有的是时间和手段,不怕你不说出来!”

他心中苦不堪言,心想大仇未报自己反倒落入奸人之手。其时,他早已决定蓝心远若苦苦相逼誓死也不会传他劈月刀法,以免他危祸武林。蓝心远倏地点了他身上奇经八脉,挟持他往东径直而去。

寒雪从溪边返回却不见李玖踪影,只留两匹马儿在路边吃草。她甚觉奇怪,四下环顾却仍不见其踪影,隐隐感觉不妙便高声喊道:“玖哥,你在哪儿?玖哥……

她喊了一阵却无人回应,心道:“玖哥到哪里去了,还是在跟我开玩笑?嗯,那我就在这儿等你,看你想要干什么?”

良久,仍不见他出现,心下更觉不对,暗道:“玖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想罢,起身往东北方向林中寻找而去。

不多时,已到林中一空地,忽然惊见此地似有打斗过的痕迹,残枝落叶四处散落,心中惊奇道:“这里刚刚发生过打斗,发生了什么事?是玖哥遇着强敌了么?”正自惊疑,忽见草地上有一支竹笛。她拾起一看,正是那日在嵩山隐居老者所赠,顿感大事不妙,忽地又见一旁草丛中躺着已断为两截的“劈月刀”,心中大惊道:“不好,玖哥出事了!”

当下,她心中焦急万分,差一点儿就哭了出来,哭着嗓子自语道:“玖哥,你在哪儿啊?”

不见了李玖踪影,却发现了他遗落的竹笛和已断为两截的“劈月刀”,她心知他定是遇着强敌,被掳走了,心想:“玖哥劈月刀法虽未达炉火纯青之境,但在江湖上能轻松胜他的人却也屈指可数,此人既能捉住玖哥武功定然了得!”但转念又想:“我得去救玖哥!可是玖哥尚且被他掳去,以我的武功又如何能打得过他救出玖哥呢?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找到玖哥下落再另作打算!”

她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追寻,千思万想还是先往东去追寻,或许能在往开封的路上能寻得到一点蛛丝马迹。寒雪一路追踪,每至小镇、州府均作停留,仔细打听询问或四下打探,却一直毫无半点消息。

这一日已至河中府,多方打探未果,正欲离开河中府直往洛阳时,在一叉路口处忽见地上有一深深痕印,似是什么硬物刻画所致。再看痕印一端划成箭头直指北方,正是通往晋州的路。

寒雪心想:“这个痕印像是有人刻意刻画,是什么人所为,又有何用意?”略沉思片刻,自言道:“会不会是玖哥在此休息时趁其不备留下的记号,告诉我他的行路方向?”想时,面上露出丝丝欣喜之色。

她调转马头朝晋州方向追去。每至叉路口时,果见皆有记号指明方向,她更是欣喜不已,暗道:“玖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她一路追寻,这一日已至晋州城。进得城来她先寻了个落脚处,然后四处打探,每遇可疑之人必仔细观察或跟踪,寻遍整个晋州城却也无他踪影。正自一筹莫展之际,忽见左侧店铺墙壁上似有一痕印,她走近一看果真是用硬物刻画的记号。她心中大喜过望,依箭头所指方向一路追寻,过不多远便有一记号,直至晋州城外。

不觉已至一叉路口,往北是去太原的路,往东是去潞州的方向。她细细察看发现了李玖留下的暗记,直至向北方。他沿太原方向追踪,走未多远忽然再也不见任何记号,心下疑惑:“怎么没有了?会不会是玖哥作记号时被恶人发现了?”她转念又想:“如果真的被恶人发现了,那还会不会走这条路?如果不走这条路,那么刚才叉路口的记号岂不是恶人故意留下的,好让我上当走错方向?”

她一时犹豫不决,不知该怎么办,是继续往太原追寻还是返回向潞州方向追寻?忽然,她灵机一动,心道:“既然两条路不止走哪条,那就让老天来决定吧!”

想罢,她拾起一根小树枝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道:“菩萨保佑,让我选对吧,日后我一定给你磕头烧香的!”

说着,将树枝抛向空中,片刻落在地上正指向太原方向。她仍旧蛾眉紧皱,道:“不会啊!怎么会这样呢?按道理,应该是去了潞州啊!”

她既已决定由老天定夺,却又极为放心不下。略思片刻,她调转马头原路返回,径往潞州方向而去。第二日,到得潞州已是黄昏时分,她牵马在城中行走,不时四下张望,心想或许能看得见玖哥!

正欲寻家客栈投宿,忽听身后有人喊道:“寒姑娘!”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