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80章 分合有时

时间:2020/6/21 21:03:48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70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80章 分合有时三人进了屋,老者从案上取来一片纸递与李玖,道:“这便是适才老夫所奏曲子的曲谱!”他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尽是些古怪的字符,横看竖看怎么也看不懂。再仔细一看,左边有几行字,不禁念道:“江湖梦……&rdq...

080章 分合有时

三人进了屋,老者从案上取来一片纸递与李玖,道:“这便是适才老夫所奏曲子的曲谱!”

他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尽是些古怪的字符,横看竖看怎么也看不懂。再仔细一看,左边有几行字,不禁念道:“江湖梦……”再往后看,只见上面写着:“江湖路险…..情何以堪……此情可待付流水……谁人怜……

看完曲谱,李玖羞赧道:“曲谱晚辈看不懂,不过这首词还将就着明白个大概!”

寒雪抢了曲谱看过赞叹不已,道:“曲子好听,这词也是美妙至极,一语道破玄机!”

老者道:“此曲是老夫新作,小兄弟若是喜欢就拿去吧!”

李玖忙道:“晚辈愚钝不识音律,要了也无用,怕到时辜负了前辈一片心血!”

那老者又从旁边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摘下一支雕制精美的竹笛递与他,道:“这是老夫所著的《竹笛散记》,还有这是老夫最钟爱的一支竹笛也一并送与小兄弟,待小兄弟闲暇之时可随便舞弄几下,也算不负我俩的缘分!。”

李玖道:“这…………我不通音律,这支竹笛更是前辈的最爱,晚辈怎敢……

寒雪赶紧接了过来,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懂音律可以教你,可不要辜负了前辈一番心意!”

老者笑道:“人生难得一知音,小兄弟收下无妨!你只要记住吹奏竹笛技巧者无外乎‘震、吐、颤、历、弹、花、垛、打’八字而已,其余技巧书中也均有阐述,只依言而习即可!”

李玖见他一番心意难却,于是谢道:“那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老者与李玖在古树下石几旁相对而坐,教他如何运气奏响竹笛,如何运用指法等吹奏基础。李玖虽内力深厚却难奏响小小竹笛,挥舞起宝刀时虽极为灵活却难捂竹笛六孔,吹奏起来甚是笨拙。经老者耐心教导,渐渐地也略有些模样,似是一位奏笛者。

这时,老者忽然起身道:“老夫也不再留二位了,小兄弟,你俩这就走吧!”

玖雪儿人甚觉奇怪,这老者何以突然下起逐客令来,但转念又想:“但凡世外高人脾性皆是与常人不同,做出此等举动也不足为奇!”

李玖只得道:“那晚辈就此拜别前辈!只是晚辈还不知如何称呼前辈,不知日后可否再见到前辈?”

老者笑道:“古人云:相逢何必曾相识。再者,事事皆如梦,梦醒皆成空,小兄弟又何必要知道老夫是谁呢!至于日后能否再见 ,若是有缘自会相见的!”

他俩只得就此与老者拜别,直往山下而去。

走不多时,忽听山中传来阵阵歌声,只听歌中唱道:“化明月黯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李玖道:“这歌甚是好听!雪儿,这歌唱的是什么?”

寒雪羞红了脸道:“说得是……是两个情人去约会的事!”

他略微点头,若有所思随口哼道:“噢……

正说话间,那人又唱道:“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秀衣闻异香,潜来珠销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李玖又问:“这又唱的是什么?”

寒雪更是娇羞地道:“这回说的是那女子在屋里睡觉,她的情郎却偷偷溜了进来,惊醒了她的好梦!”

他惊诧道:“这男子好生无礼,怎么能随便进了姑娘家的闺房?若是被她爹娘发现了还得了?”

正当时,又听唱道:“云一涡,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秋风多,两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李玖拍手叫道:“这回我可听懂了。是不是那男子不来了,让那女子空等待一场?”

寒雪微微笑道:“差不多吧!”

他疑惑地问道:“不知是谁写的出这么美的故事来?你说最后他俩会怎样呢?”

“谁知道呢?”寒雪淡淡地道:“不过这故事我倒是知道是谁写的!”

“谁写的?”他迫不及待地问道:“是谁?”

“就是你想要投奔的南唐后主!”她冷冷地道:“故事中的男子便是李后主自己,那女子却是娥皇的亲妹妹,人称小周后!”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奇道:“李后主?”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要投奔的李后主竟是这样的主,顿了顿,又道:“李后主有如此才华,那治理好国家定也不在话下了!”

寒雪道:“那可不见得!我听说李后主诗词歌赋确是当世无双,书画音律样样精通,就是不会治国安邦!”

李玖怅然若失,道:“怎么会如此?莫不是江湖以讹传讹?”

寒雪道:“到了金陵你便知道了!”

二人折回少林寺解马直朝京城开封策马而去。将至荥阳,忽见前方一对男女行色匆匆。驱马驰近一看,正是江俊与萧樱。

李玖喜出望外,道:“大哥、萧姑娘,是你们啊!”

寒雪也顽皮地道:“江大哥、萧姐姐,你俩才到这里呀!”

江俊、萧樱也自是欣喜,她道:“李大哥、寒姑娘,你们这么快就赶来了?”

李玖对寒雪道:“雪儿,你下马来!”

寒雪奇道:“干什么?”

他道:“你与大哥还有萧姑娘一道,我先去晋王府取回宝刀,再在京城等你们!”

寒雪撒娇道:“不,我要跟你一同去!”

他劝道:“好雪儿,此去晋王府定是凶险万分,你还是和大哥他们一道吧!”

她娇嗔道:“你嫌我是个累赘会拖累你么?”

李玖道:“不要胡思乱想!乖,听话!你我同乘一骑势必耽误行程,岂不易为人跟踪,泄露宝刀下落?再者,夜长梦多,当早日寻回劈月刀才是!”

寒雪无奈,只得下马,娇道:“那你一定要在京城等我们!”

李玖转而对着江俊道:“大哥、萧姑娘,就劳烦二位照顾雪儿,我在京城等你们!”

江俊道:“二弟放心!”

他这才放心,快马加鞭疾驰而去,顿时消失于滚滚狼烟之中。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