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天煞鬼影

第082章 归宿

时间:2020/6/21 21:03:25  作者:勿扰我清梦  来源:了翁网  查看:46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82章 归宿晓慧的确可爱,也很漂亮。皮肤干净白皙,脸庞清秀饱满,两个大眼睛极水灵,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没施任何粉黛却胜似巧妆浓抹。雨辰见她还是不开心,笑着直接点明说:“好妹妹,你别担心,没人抢你的凌大哥!”虽然已经十七岁,但她却纯的像一弯清水,听雨辰...

082 归宿

晓慧的确可爱,也很漂亮。皮肤干净白皙,脸庞清秀饱满,两个大眼睛极水灵,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没施任何粉黛却胜似巧妆浓抹。

雨辰见她还是不开心,笑着直接点明说:“好妹妹,你别担心,没人抢你的凌大哥!”

虽然已经十七岁,但她却纯的像一弯清水,听雨辰这么说,立刻羞涩地笑着说:“我不是!谁怕你们把他抢走了?”

文姨疼爱地笑着说:“这么大女孩儿家,也不害臊!”

晓慧吐着舌头对着她做了个鬼脸,继续拉着雨辰说话,看样子她俩还是挺聊得来的。

“文姨,有件事想跟您商量!”

文姨见他吞吞吐吐,似乎很难开口,于是笑着说:“男子汉,做事情要干脆利落,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娘,像什么样子?”

“嗨,你不说,我替你说!”雨辰一旁着急,转过身说,“文姨,是这样的,他想让你收思娣做女儿!”

于是,雨辰把凌远去西乌山写生与她相遇的经过,还有她的身世、处境等等一一道给文姨听。

得知吴思娣从小无父无母,身世凄楚可怜,文姨抹着泪拉着她手,心疼地说:“好姑娘,真是难为你了!”

“那么,文姨,你觉得……”凌远试探着,毕竟认女儿也不是一件小事,收下容易,责任却很大。

吴思娣显得有些局促,内心有些矛盾。

“唉,这姑娘模样俊俏,只是这身板太单薄了!”文姨拉着她的手,仔细地打量着说,“以后在这里听我的,多吃点儿,保证把你养胖了!”

“文姨,您是答应了?”凌远听出话语,但又不太确定。

“这么好的一个女儿,我求都求不来呢,怎么会不愿意?”她转而笑着问吴思娣,“你愿意做我女儿吗?”

文姨虽是两眼泪花,但却面露喜悦的笑容。

雨辰碰了碰吴思娣,提醒着催促道:“还不快叫妈妈?”

她迟疑地、怯懦的慢慢张开嘴巴喊道:“阿妈!”

“诶!”文姨高兴的老泪纵横,一把搂住吴思娣,轻轻抚摸着她单薄的身子。

吴思娣开始有些迟疑,然后渐渐地伸出手臂紧紧地抱住新阿妈,两眼泛起点点泪花。

“晓慧,过来!”她拉着晓慧和吴思娣的手说,“以后,你俩就是姐妹了,亲姐妹!”

“晓慧妹妹!”吴思娣怯生生地喊了一声,晓慧却没有应答,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她,也许一时还没有适应过来。

“傻丫头,快喊姐姐啊!”文姨催促着。

“姐姐!”晓慧忽然嬉笑着喊了她一声,看样子挺开心。

吴思娣跟她相视会心一笑,晓慧很快就跟她熟络起来。凌远和雨辰一旁看着这种情景,心下很是欣慰,同时又逐渐相信这世上果然有缘分这东西。

雨辰眼睛骨碌一转,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笑着说:“思娣,你现在认了文姨作妈妈,那么是不是也该把姓名也改了?”

吴思娣红着脸问:“那改成什么?”她在想,文姨是姓文么?我是不是也应该改成文思娣?

“当然改姓周啊!”雨辰看出她的疑惑,抿嘴笑道,“晓慧姓周,你应该改成跟晓慧同姓才对啊!”

“周思娣?”凌远插话。

“既然改了姓,名字也该改一下,思娣这个名字太土了!”雨辰鬼主意多,眼睛一眨就是一个,“叫周敏怎么样?”

“周敏?”吴思娣口中念叨着,感觉忽然换个名字有点儿怪,有些不太适应。

“这个名字好,就叫周敏,你觉得怎么样?”凌远一边夸赞着,一边问吴思娣。

“这俩孩子,叫什么不是叫,非要改什么姓名?”文姨打圆场。

“周敏,嗯,这个名字挺好听的!”晓慧插过来说,“姐姐,你觉得呢?”

“嗯!”她只是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既然答应了,那以后就叫周敏,又好听又顺口。”雨辰抖了个机灵,趁势说道,“更重要的是,跟晓慧一个姓,这样才显得亲啊,是不是?”

文姨看着雨辰,心想这个鬼丫头,既俊俏又机灵,真不是她这两个女儿能比得了的。其实,她哪里知道,雨辰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多少年,她早已被磨练得处世老辣,做什么事都比别人多留一个心眼,这是她独自生存的必备技能。

 

为自己得了个女儿,为吴思娣,现在的周敏有了个新家,文姨想要做一顿丰盛的晚饭,好好庆祝一下。凌远是求之不得,他好久没有吃过文姨做的菜了。雨辰也很期望,她早就听凌远说过,文姨的厨艺一流。

各人分工,准备食材、佐料,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

吃着美味而有妈妈的味道的饭菜,雨辰、凌远和周敏三人吃的格外多些,一股暖意融融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久违了的家的温馨。

星夜,凌远和雨辰相伴而行,却有些伤感。

“怎么,周敏有了归宿,你不为她高兴吗?”雨辰看出他的异样。

“谁说不高兴了?”他苦笑着说。

“那你怎么闷闷不乐的,好像谁欠了你钱一样!”

原来,周敏有了归宿他替她高兴,但他却感叹自己的身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世上,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雨辰却揶揄他,说他虽然跟自己一样从小痛失双亲,但至少还有人管有人问,有人安排和帮助,甚至还能在极域大陆最好的大学读书,至少生活无忧。与他先比,雨辰却从小流浪,幼小的她就要独自面对饥饿和寒冷、欺辱和危险,随时有饿死冻死的或病死的危险。所以,在雨辰面前,凌远的那点痛根本就不值一提。

“算了算了,过去的事不提了,给自己平添许多烦恼划不来!”雨辰劝慰他。

是啊,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想它做什么?只不过是庸人自扰而已,不值得!过去的已经过去,多想无益,前面的路还长,还是想想后边的路怎么走、做重要的事怎么做。

凌远跟雨辰会心的相视一笑。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