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79章 循声问路

时间:2020/6/20 7:40:05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54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79章 循声问路武林大会着实让各路英雄豪杰兴奋一回,十数年来武林中未有过如此的盛会,今次却歪打正着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就召开了,虽留有诸多疑团未解,但丝毫不影响众人对武林大会的兴致,甚而感谢那个好事者。李玖等人也有幸参加如此规模的武林盛会,见识了各家武功绝学,长了不少见识,也算...

079章 循声问路

武林大会着实让各路英雄豪杰兴奋一回,十数年来武林中未有过如此的盛会,今次却歪打正着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就召开了,虽留有诸多疑团未解,但丝毫不影响众人对武林大会的兴致,甚而感谢那个好事者。李玖等人也有幸参加如此规模的武林盛会,见识了各家武功绝学,长了不少见识,也算是见了一次大场面。

次日,路稍远的门派也相继辞了少林,三三两两各自散去。

寒雪见嵩山秀丽宏伟,景色煞是宜人,怎肯轻易而归,娇声道:“玖哥,难得来嵩山一趟,咱先到处玩玩再走吧!”

李玖心知若是不依了她恐怕也难以舒畅地下了山去,四周环顾一番又见景色确是秀美,况嵩山乃天下名山,古刹、高人隐于山中,若是能在此山中游览一番也不枉此行,便道:“也好!萧姑娘、大哥,你俩觉得怎样?”

萧樱柔声道:“你们去玩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江俊亦道:“二弟,你陪寒姑娘吧,我也要走了!”

李玖略有些失落,一下子就由四人行变成只有他与寒雪两人了。

然而却正合寒雪意,笑道:“江大哥、萧姐姐,你俩真的要走?”

“嗯!”江俊、萧樱二人点头,道:“二弟,大哥就先走了,路上保重!”

李玖有些伤感,道:“大哥,你和萧姑娘也保重!”

江俊、萧樱别了李玖、寒雪径自离开少室山而去。李玖与寒雪则携手在嵩山七十二峰拣了几座特别的云游一番,每到一处二人皆惊叹于嵩山景色之秀美,真可谓只有鬼斧神工才能雕凿出如此奇峰妙境。不觉,二人已到太室山东南麓的悬练峰下,却见山下有一个高大的石崖耸入云际。

李玖赞叹道:“好大的石崖啊!”

寒雪沉思片刻,道:“这应该就是卢崖了!”

他奇道:“石崖还有名字?”

寒雪笑道:“石崖本是没有名字的,有人给它取了个名字不就有名字了么!”

“谁这么无聊给个大石崖取名字?”

“这石崖可不是一般的石崖,它还大有来头呢!唐朝时有个叫卢鸿乙的人,他才高八斗,被封为谏议大夫,但他不愿做官便隐居在此,广招天下才子,在此讲学,故而后人称此崖为卢崖,而他隐居的居所叫草堂。他死后唐玄宗便将草堂改为卢崖寺。”

“原来这崖还有这段故事,”李玖道:“可是这里哪有什么卢崖寺啊?”

寒雪胸有成竹道:“应该就在附近!”

二人沿着崖壁走不多远果见一寺,横额上书有“卢崖寺”三个大字。正当时,忽听有笛声从卢崖寺北面传来,忽而高亢激昂,忽而悠扬婉转、清脆悦耳。

“好动听的曲子!”他二人循声而往。

走不多时至一峡谷,谷中有一股清泉,水珠积流汇成一潭,潭中独出一黛色圆石,名为墨浪石。此时,笛声更是清晰明亮,却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二人正欲朝笛声传来之处寻去,忽然笛声似在空中飘忽不定,忽左忽右,忽前忽后。正觉奇怪,忽听笛声在他二人身后止住,回头一看只见一老者正盘坐于潭中黛色圆石之上。

李玖惊叹不已,心道:“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果然是高人!”

只见这老者道士装扮,剑眉银须,双目紧闭,稳坐于潭中圆石之上。

李玖走近潭边,拱手高声道:“晚辈李玖无意搅扰前辈清修,还望前辈莫怪罪!”

那老者似未听见一般,仍旧双目紧闭盘坐于潭中。

李玖便又大声道:“晚辈李玖见过前辈!”

这时,那老者才微微睁开双眼,看了看他二人,道:“你二人到此作甚?”

李玖道:“昨日在少林寺举行武林大会,晚辈好奇便也来凑个热闹。今日见嵩山景色秀美,故而四处闲逛至此搅扰了前辈!”

    “嗯!”那老者悠然道:“你就是那个耍劈月刀的小子?”

他二人俱感惊异,心道:“这老者当真是世外高人,昨日也到了少林寺竟无人能知,可见其武功已达何种境界!”

李玖忙道:“正是晚辈,前辈见笑了!”

那老者道:“你耍得很好看,只是中看不中用!”

寒雪心下甚是不服,暗道:“什么世外高人?这么不识货,怕是沽名钓誉罢了!就连圆通大师、无尘子等当今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都是称赞不已,你竟在这里胡乱批评!”

李玖却虚心道:“敢问老前辈如何称呼?请前辈指点!”

老者脸色微沉,冷冷地道:“称呼有那么重要么?”

片刻又道:“你习武有三大错处!”

寒雪更是不服,问道:“哪三大错处?”

老者知她心思,缓缓地道:“一是你未尽得劈月刀法之精髓;二是你根基不牢;三便是你根基不牢而习劈月刀法。”

李玖笑道:“这第一点,前辈说的极是,但这第二、三两点,晚辈不敢苟同。晚辈自幼便勤练根基,别的不说,晚辈十几年来练就了一身蛮力!”

老者听完也笑道:“习武者岂能仅凭着一身蛮力行天下?空有一身蛮力岂不是一介莽夫!”

那老者轻身一跃已落至潭边,轻如鸿毛却又稳如泰山。他俩皆惊叹不已,心道:“好高深的轻功!”

那老者又道:“你武功根基是牢而不活,轻身功夫是轻而不稳,内功是厚而不深!”

李玖似懂非懂,道:“多谢前辈指点!”

寒雪一旁不解,怨道:“这说了和没说不是一样么!”

老者手捋银须笑而不语,转身便要离去。

李玖见老者要走,连忙问道:“请问前辈刚才所奏是什么曲子?”

老者忽然转身,道:“怎么,你也通晓音律么?”

他笑道:“晚辈不才,并不通晓什么音律。只是觉着前辈适才所奏的曲子甚是悦耳动听,故而循声而至方得见前辈!”

老者道:“原来如此!你喜欢这支曲子么?”

他动容道:“这支曲子忽而荡气回肠,忽而缠绵悱恻,忽而如刀光剑影,忽而又如细雨微风,如此动听婉转岂能教人不喜欢?”

老者欣喜,笑道:“一曲易得,知音难求!看来小兄弟还真是老夫的知音人!来,你跟我来!”

说罢,老者在前引路,玖雪不知他何意又不便问及,只得紧随其后。转眼至一茅庐,庐旁有一参天古树,枝叶尽将茅庐笼罩其中。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