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01章 绝地一战

时间:2019/9/5 19:42:36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57  评论:0
内容摘要:天空之中乌云翻腾,黑压压、阴沉沉,仿佛就要压到地面上一般。原本喧闹的蝉噪声突然止住,四下里一片死寂。乌云间不时的闪处道道电光,跟着就是“噼里啪啦”隆隆巨响,四周的山峦仿佛都要被雷电劈开,直教人胆颤心惊,毛骨悚然。放眼望去,黑云下,群山之间,一大片广阔空地之...

天空之中乌云翻腾,黑压压、阴沉沉,仿佛就要压到地面上一般。原本喧闹的蝉噪声突然止住,四下里一片死寂。乌云间不时的闪处道道电光,跟着就是“噼里啪啦”隆隆巨响,四周的山峦仿佛都要被雷电劈开,直教人胆颤心惊,毛骨悚然。

放眼望去,黑云下,群山之间,一大片广阔空地之上,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两队人马,相距不过三十余丈,两军相峙。只见一边战旗上镶着个斗大的“韩”字,为首的是个将军,手握一杆红缨长枪,身跨枣红宝马,士兵个个一手握盾,一手执矛,仿若密林般,足有数万之众。另一边战旗上则绣个硕大的“李”字,为首的身着紫色战袍,手握一柄大刀,坐下良驹毛色纯白,士兵人人手体大刀,却无盾牌,仅数千人。

突然间,一道亮光撕裂天幕,照得四野一片惨白,几乎同时“噼里啪啦”一阵炸雷,直震得地动山摇,霎时,雨点如黄豆般倾泻而下。就在此时,两位将军一声令下,双方士兵便冲杀在一处。顿时,“冲啊!”、“杀啊!”喊杀声响成一片。喊杀声、刀枪碰撞声、风声、雨声、雷鸣声,乱作一团,惨叫声不觉于耳。座下枣红宝马、手持长枪的正是宋太祖赵匡胤钦点的平西大将军、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人称韩瞪眼;胯下白马良驹、手握宝刀-名曰劈月刀的正是昭义节度使李筠。李筠不满赵匡胤阴谋兵变,欺侮孤儿寡母,逼迫幼主退位,自己做了皇帝,因而起兵反宋。谁想,李筠为人刚愎自用,不听劝告,没有听取闾丘仲卿之计,北联北汉、契丹,对宋朝形成合围之势,而后又向后蜀求援未果,与北汉结盟却又貌合神离。终因势单力薄、孤掌难鸣,在长平为石守信所破,写数千人败逃至泽州。谁想,泽州又破,不得已而在此与宋平西大军决一死战。赵匡胤心知韩通与李筠乃八拜之交,且虽为副都指挥使却实际掌控侍卫司重权, 令其为平西大将军追剿李筠一则可以观其是否真心归顺,再则可借机削弱韩通实力,减小隐患,实为一石二鸟之计。韩通虽性格粗暴,但却极其讲求“忠义”二字,而在赵匡胤威迫之下,忠与义只能作一选择。多方利弊权衡,韩通只能选择了忠,而舍却了义。

韩李二人刀枪相交,“乒乓”作响。二人均无言语,只是拼杀之时偶尔四目相对。韩通眼望着李筠,心道:“二弟,你我二人兄弟一场,如今却刀枪相见……….今日一仗,不管谁生谁死,来生你我还要再做兄弟,同生死共患难。”李筠目光如炬,如此生死之间仍然气概不减,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厮杀之间心道:“大哥,今日你我二人迫不得已兵戎相见,但你我仍是好兄弟。唯有一事兄弟放心不下,就是我死后我的妻儿性命不保,还望大哥看在你我兄弟一场的份上,放他二人一条生路,给我李家留下一点血脉,小弟来生再报大恩。”韩通亦明白李筠的心思,暗道:“二弟放心,只要大哥在一日,定保得弟妹与侄儿一日。”二人满脸是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李筠自长平兵败,所剩千余亲兵皆为死忠亲随,个个习得李家劈月刀法,虽不能全部领悟劈月刀法之精妙,却也是人人身手了得。昔日李家军是仗无不胜,攻无不克,但此一役,终究刀短枪长、众寡悬殊,李家军亲兵纵有三头六臂也无回天之术。虽即如此,李家亲兵却都无畏生死,誓死追随李将军。一时间,两军死伤遍地,满地泥水尽被鲜血染红,汇成一股血河流淌而去。

韩李二人虽为兄弟,却出手招招致命,竟如杀红了眼的仇人。

韩通一招横扫千军,长枪直向李筠横扫而来。眼看长枪将至,李筠不慌不忙提刀上拨,身体向后仰去贴于马背。韩通见一招落空,便将长枪由背后绕至胸前,突然掉转枪头,一招回马枪直奔李筠背心刺来。这一招来得出其不意,既狠又准,其力道之大,枪速之疾 ,可谓防不胜防,一般武将必然毙命。眼看枪已至跟前,就要丧命枪下,只见李筠猛地转身,将大刀于胸前一横,只听“当”的一声,枪尖正刺再劈月刀上,刀枪碰撞之处火星迸出。韩通面部抽搐了几下,同时却有似露非露丝丝笑意,仿佛道:“谢天谢地,没有刺中…………

虽今日韩通与李筠必有一死,双方出招,招招夺命,但于情于义谁都不愿看到对方死于自己之手。李筠左掌猛击刀面,“仓”的一声枪被弹回,其劲道之刚猛,韩通手中长枪险些被震脱,只觉手掌隐隐作痛,渗出丝丝鲜血。李筠趁势将刀身一转直刺向韩通腋下。此招正是劈月刀法的直刀式第二招“顺水推舟”。此招与韩家枪的“回马枪”有异曲同工之妙,却又因刀比枪短小灵活而胜过“回马枪”。这一招是败中求胜、出其不意,若不是韩通与李筠为八拜之交,对李家刀法了如指掌,定难逃此劫。只见韩通上身略向左一闪,李筠便刺了个空。韩通“噌”地纵身离马翻腾至半空,脚上头下之时,他掉转枪头直刺向李筠面门。却见李筠略一侧身便轻松将这一招化解开来,左掌一拍马背,来个燕子翻身,已然跃立于马背之上。就在此时,韩通也已落于马背。二人刀枪相对,却默默无语,任凭战马奔腾。良久,二人刀枪齐出,“乒乓”作响。刀光枪影、你来我往,马上马下、如燕双飞。李家刀劈、砍、挡、杀,刀刀狠猛。韩家枪挑、拨、点、刺,疾如闪电。一阵“乒乒乓乓”,直杀得天昏地暗。

韩李二人酣战约莫一个时辰,李筠亲兵已几乎全军覆没。到处是战死的士兵尸体,其惨烈程度世所罕见。只见李筠满面是水,是雨水还是泪水,恐怕无人能晓。望着躺在地上满是战死士兵的尸首,眼睛里一片茫然,惨然的一声冷笑,面部露出痛苦而悲怆的表情。

突然,李筠收刀而立,仰天一声长笑“哈哈哈………”。

笑声中透出一股极大的悲痛和怨怒,让人不寒而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劈月宝刀》 第002章 暗托遗孤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