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73章 兄弟结义

时间:2020/6/6 15:05:12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17  评论:0
内容摘要:第073章 兄弟结义李玖连连摆手,笑道:“江兄见笑了!那是我初出绝谷误闯黑风寨时,一时兴起胡乱写下戏耍山贼的,不想被传入了江湖!”“那李大哥你真能使唤恶狼么?那日那群狼真是你招来的么?”萧樱问道。“那当然了!&rdquo...

073章 兄弟结义

李玖连连摆手,笑道:“江兄见笑了!那是我初出绝谷误闯黑风寨时,一时兴起胡乱写下戏耍山贼的,不想被传入了江湖!”

“那李大哥你真能使唤恶狼么?那日那群狼真是你招来的么?”萧樱问道。

“那当然了!” 寒雪笑道:“不然如何能称得上西岭狼侠呢!”

江俊疑道:“世上真有这等奇事?李兄当真有此异能?”

江俊虽不是有意怀疑她的话,但仍不敢相信人竟能将恶狼呼来喝去。

寒雪得意地道:“不信?玖哥你就将狼唤来让他瞧瞧!哦,不不,恶狼太可憎,随便唤个什么小动物让他们瞧瞧!”

她忽然想起恶狼龇牙咧嘴、面目可憎,便不敢叫他唤恶狼来,只得改让他唤其它小动物。江俊早就听说江湖上出了个年轻的少年“狼侠”,刀法奇异,更有甚者竟能将群兽呼来喝去,今日正好得以亲见他是如何使唤飞禽走兽。

他一旁也道:“那李兄就让我们见识见识吧!”

李玖见众人一致恳请,便道:“那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叫唤些小东西来吧!”

众人皆禀住呼吸期待他如何使唤那些小东西。只见他稍稍转动脖颈,喉咙里发出各种古怪的声音来,或轻或重,或粗或细,或嘤嘤如鸟鸣,或唧唧似虫噪。不多时,从四面飞来一群鸟儿绕着他头顶盘旋飞舞。他伸出手,只见一只小鸟儿落在他掌上,不时用它的小嘴轻啄他掌心。寒雪与萧樱不敢稍动,生怕惊了小鸟儿,只笑吟吟地望着,心中羡慕不已。

忽然,路旁草丛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草儿轻轻摆动,却见几只灰兔钻出来到众人脚边。寒雪与萧樱弯腰各捉一只小兔抱在怀中轻轻抚摸,喜不自禁、爱不释手。

江俊啧啧称奇,道:“真是奇事!先前我还有些不信,李兄真是异能啊!”

李玖微微笑着,驱散小动物,道:“它们就像我的朋友一样,都愿意听我驱使、呼唤!”

寒雪道:“我一直以为你只能使唤恶狼呢!原来真能唤来各种飞禽走兽。对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唤来动物来的自在,而要亲自去打猎呢?那岂不是多此一举?”

他神态有些不自然,道:“如果我唤它们来就是为了要吃它们,岂不是太残忍了!还枉它们如此的信任我!”

萧樱道:“李大哥好仁义,对这些动物都是这般的有情有义,真是难得!”

“可它们只是畜牲而已!”江俊也道。

“我在绝谷之中时,若是没有它们陪伴,只怕我便是世上最孤独的人了!”他有些怅惘。

寒雪已然明白他的心思,道:“这飞禽走兽是有灵性的,更何况玖哥自小与鸟兽为伴,那感情岂是别人所能体会得到的?”

李玖怅然道:“每次将它们杀死吃其肉时,心中甚是愧疚不已!”

江俊慰道:“毕竟它们只是鸟兽,李兄不必太过伤怀!”

走了数个时辰,李玖见大家都有些累了,道:“咱们休息一会儿吧!”

众人应和,来至一棵大树纷纷坐下。

少时,萧樱起身道:“那边有水声,我去取些水来!”说着提起水袋便往溪涧而去。

寒雪迅疾起身,道:“我也去!”说罢追随她而去。

李玖从腰间摘下酒葫芦递与江俊,道:“江兄要不要来两口?”

江俊一见有酒,惊喜道:“李兄还有如此好东西!”说罢已伸手接过葫芦,拔开塞子“咕咚咕咚”大饮三口。

李玖接过葫芦,也豪饮几口,心中顿觉舒畅无比。

饮罢,二人相对,忽而抬头仰天哈哈大笑,江俊道:“真是酒逢知己,想不到你我二人如此投缘!”

李玖亦道:“正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既然你我二人秉性相近,又是如此的投缘,不若你我结为兄弟如何?”

江俊大喜,道:“我正有此意!能得李兄这样一位少年英雄的兄弟,何乐而不为呢?”

李玖喜道:“我庚申年正月初九出生!”

江俊道:“我是戊午年八月十六日!”

李玖欣喜道:“那你是大哥,我是二弟!”

江俊叫道:“二弟!”

“大哥!”

二人四手紧握一处,喜悦之色露于言表。他俩惺惺相惜,谈天论地,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你一口我一口,不一会儿便将酒葫芦里的酒喝干。李玖将酒葫芦倒了过来,只滴下一滴酒,二人相视不禁又哈哈大笑起来。

萧樱沿着林间小径前行百余步,果见一条小溪顺山势而下,水流淙淙,清冽异常。她弯腰将水袋摁入水中,灌满水袋后见溪水如此清澈凉爽便掏出汗巾沾湿轻拭面庞。寒雪此时也已赶至,她轻捋清泉洗涤娇美面容。萧樱见她在一边洗脸,并未加理会。待起身回头一看,吓一大跳,寒雪不知什么时候已在他身后,且手中长剑正指着她。

她惊道:“你要干什么?”

寒雪诡异地笑道:“你这张漂亮的脸蛋若是再加点儿东西一定更好看!”说着就要用剑划。

萧樱急道:“你不要乱来,快把剑放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寒雪见她吓成这样,哈哈笑道:“这么漂亮的脸蛋我怎么舍得糟蹋了呢?”说着将剑收回。

萧樱见她收回长剑,这才舒了口气,道:“你这丫头这么刁钻古怪......”

正说话间,忽见她面露惊惧之色。寒雪未及细想她为何如此神色,却见萧樱倏地拔剑直朝她刺去。忽听“啊”的一声,竟是寒雪手中长剑正刺中萧樱左臂,鲜血直流。她都被自己所做的事惊呆了,只呆呆的站立在那儿,不知所措。原来,她只道萧樱趁她不备向她攻击报复,便随手递出手中长剑正中她胳臂。

    她侧过头去却见萧樱剑刃上有血迹,心道:“好像她并未刺着我身上任何部位,这剑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