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14章 偶遇

时间:2020/4/8 21:51:04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15  评论:0
内容摘要:吱吱吱……咕咕咕咕……踩离合,挂挡,踩刹车,猛打方向盘,轮毂摩擦声、轮胎刮地声混杂在一起拉出长长尖锐刺耳的令她心疼的要命的声音。然而,此时她并没有心疼爱车的时间,花荣早已吓得惨白。毛非一个“完美”的急...

吱吱吱……咕咕咕咕……踩离合,挂挡,踩刹车,猛打方向盘,轮毂摩擦声、轮胎刮地声混杂在一起拉出长长尖锐刺耳的令她心疼的要命的声音。然而,此时她并没有心疼爱车的时间,花荣早已吓得惨白。毛非一个“完美”的急刹和“龙摆尾”完美的凑成一个漂移,正好避开三轮车。

“停车,快停车!”缓过神来的胡箐箐喝令,“你给我下来……

毛非哪肯,他任凭她喋喋不休地骂着喊着,甚至还动了手,就是不管不顾一路狂飙。她喊累了也打累了,全都无济于事,也只得任由他去,幸好一路只是有惊无险,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姐,我技术不错吧!”他甚是得意。

“臭小子,吓死你姐了!”她惊魂未定。

“这不什么事都没有么!”

“没有?你这样开车,迟早出事!”她怒道,“你们这些刚拿到驾证的,就是一个个马路杀手!”

“切,那也得看什么人了。比如我就不是,嘿嘿!”

话虽如此,一路下来惊险不断,胡箐箐也吓得够呛,但不可否认他的驾驶技术还真不像初出茅庐的新手,很熟练很老道。她知道所谓的驾校是怎么回事,驾校里所学的全都是应付考试的技巧,而不是驾驶技术和技巧,刚考到证的新手敢自己驾驶就已经不错了,根本谈不上什么技术。

“你以前开过车?”她疑惑地问。

“没有啊!”

“那你怎么开的这么熟练?”

“呵呵,胆大呗!不是说要胆大心细脸皮厚吗?”他打趣。

“那是说开车的吗?”

“呵呵呵……

其实,毛非说胆大心细倒是真的,但最重要的还是他在驾校上车的时间特别多,而且还肆意 “蹂躏”教练车,而那个教练却不敢多说一句——把柄是个奇妙的东西。

出了市区向西,高楼变矮楼,钢筋混凝土变成农房和树林、田野,画风完全不一样了。

“你要往哪儿开?”

“鹊江。”

“秋山县的鹊江镇?”她面露喜色。

“嗯!”

“那里好玩吗?”

“江边,风景不错!”

“好好,快开!”

“你说的哦!”他坏笑,脚下猛踩一下油门。

轰的一声,车速瞬间提了上来,冷不妨胡箐箐往后一倒,吓得双手紧抓座椅两边。

“慢点儿慢点。”她娇骂,“坏东西,我是那个意思吗?”

毛非乐的呵呵直笑,又将车速降了下来,他知道表姐很心疼她的爱车,决定不再刺激她了。

“对了,你家不就在鹊江镇吗?”她忽然想起这事来。

“是啊,鹊江镇桐冲。”

“你要回家?”

“回家干吗?我这个样子,一事无成!”

“也是!”胡箐箐沉默了一会儿说。

或许是在城市里呆的久了,突然换了个环境,什么都是新奇的。看着省道两边青山绿水、田野农房,她满眼的欣喜与兴奋。

“你看,那山上树叶多好看,黄的红的。”

“那是小江山。黄叶的大多是栎树,红也的主要是枫树。”

“真美!”她不由赞叹,忽然若有所思,“真不懂,农村这么美,为什么那么多人还挤破头到城里买房!”

人其实就是这样奇怪,总是向往自己没有的,而不懂得珍惜自己所拥有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有“花是别家的香”这么一说了。

七八十公里也不是很遥远的路程,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鹊江镇的边缘。一个巨大的无顶门矗立眼前,一边是仿古墙壁,上面毛笔字体书写着小镇介绍,另一边是造型精美的巨石,上书“鹊江古镇”四个狂放不羁行书大字。

“鹊江古镇!”胡箐箐问,“镇上好玩吗?”

“还好,就是些老房子,以前经常有人来拍电影!”

“那一定不错,进去看看!”

毛非本打算撇开镇里主街道,从边上插过去直达江边——小镇就在江边。

镇虽小,但人不少,车开不快,正好让她有时间欣赏两边古色古香的建筑,很老很旧也很破,就像儿时看的抗战电影中的老街道。

“你说这儿像不像市里的后街?”她口中的后街就是毛非初到市里的时候,走过的那条老街,在那里他遇到了苏倩。

“有点儿,但是不一样。”他说,“市里的后街大气多了!”

“我倒觉得这条老街更有味儿!”说着,她拿出手机啪啪啪地摁快门。

穿过镇子就到了江边,江水不太深,江滩露出了一大片,一排排老垂柳离江水也有一段 距离,柳叶也失去了原有的碧绿而微微泛出黄白色。

“这里的长江怎么这么窄?”胡箐箐有点失望,她想看的那可是滚滚长江东逝水。

“你傻啊,那边是沙洲,不是北岸!”

“沙洲?”她惊诧,“好大的沙洲啊!”

“呜……”一声长长的汽笛声拉过,一艘货轮顺流缓缓驶来,远远看见货轮船头波浪翻滚,船尾拖着两条长长的波浪线。

咔嚓,咔嚓,胡箐箐拿出手机拍照——确实是个不错的画面。

“毛非?”突然身后一个声音轻轻地问。

毛非和胡箐箐同时回过头来,是一个女孩,过耳短发显得脸更圆,眼睛也大而圆,却似乎含泪又不似,有些忧郁。

“是你,董小媛!”他颇为惊讶。

“好久不见了!”她柔声地说。

“是啊!”

其实,也不算久,几个月而已。

“姐,你在这里看看风景哈,我陪我同学去走走!”

不等胡箐箐回应,他就跟着董小媛走了。江埂上,两排老垂柳无力地挂着一条条细长的柳枝,映衬着两个年轻的背影。

董小媛是毛非高中同班同学,成绩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总算考上个“三本”,可是她爸爸重男轻女的思想太重,愣是不让她去上大学。高考前,她爸爸就把话撂下了,说她如果考不上“一本”就不用上大学了,省下些钱供她弟弟读书。

“你爸真是老思想!”毛非感叹。

“谁叫我是女孩子呢!”董小媛说。

“真可惜!”

“你才可惜了呢!”

两个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我,我可以抱你一下吗?”董小媛突然提出个要求。

毛非吓一跳,在他记忆里,董小媛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更从来没有感到过她对他有任何的其他想法。

他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她又小声地问了一声,脸红的像红富士。

他缓过神来,扭头看了看远处的胡箐箐。

“她是你女朋友吗?”她问。

“不,不是,她是我表姐!”

这时,她再没说什么,只是眼含乞求地看着他。

毛非也没再说什么,靠近她,伸手把她揽入怀中,轻轻地搂着,却感受到了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片刻,她推开毛非,头也不回的走了,消失在江埂的那道弯处。

他呆呆地望着董小媛背影消失处,从她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影子——太多的无奈。人生就像一条线,有时候笔直向前,有时候却又拐了道弯改变了方向。毛非和董小媛,曾经的同学,就是两条线,平行过,相交过,然后确实背道而驰,朝着各自的方向而去。

“那是你女朋友?”他刚走过来,胡箐箐就笑呵呵地问。

“不是。”他淡淡地说。

“骗鬼吧你,两人都抱一起了!”她根本不信。

“我骗你干吗?”

“哦,那我知道了!”她坏笑着,“人家是单恋你吧!”

毛非脸红了一下,没有辩解。

“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你厉害,行了吧!”他不想跟她斗嘴,“不早了,咱俩回去吧!”

“不行不行,你得先给我拍几张照片!”她嚷着。

这是国人的天性,或者说是通病,无论到哪里总爱拍拍拍、照照照,总爱留影纪念,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她)曾来过这里,这就像孙悟空在如来中指上写下“到此一游”一样。

毛非胡乱的给她拍了几张照片交了差,她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长江边,离开了鹊江镇回到市里。

两个星期很快就要结束,胡青桂也到了该回来的时候了,书房里面的东西必须还原,不能留下蛛丝马迹。

“哎呀,书和钥匙能还回去,可是书房的门怎么办?”他突然想起来,书房好开却不好关啊。

书房的门原来是反锁着的,钥匙还回去门怎么反锁?这不就露馅了么?

“有了……”他拿着钥匙跑到街上去找锁匠,对了,配一把钥匙问题就迎刃而解。

可是,这大城市想找个配钥匙的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正焦急时,忽然看见骆繁从宾馆里出来,毛非的心脏顿时跳的欢快起来。他有些紧张,两条腿却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嗨,这么巧!”他走上前去打招呼。

“是啊!”骆繁柔声回应,脸上露出一丝丝淡淡地笑。

毛非突然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好,尴尬地红着脸傻笑。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骆繁看他傻傻的样子,笑靥更深了。

“嗯,我有点事儿!”

“哦!”她问,“事做好了么?”

“还没!”他如实回答,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赏心悦目,心跳一刻也没慢下来。

“繁!”突然一个粗犷的男声从她后面喊。

来源:了翁网http://www.leaweng.com

上一篇:第013章 脸厚心黑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