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01章 流浪流浪

时间:2019/8/27 22:31:53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53  评论:0
内容摘要:老街的青石板路面,一条被拉得老长老长的影子几乎占领了半边街道。影子的另一头一个漆黑的背影,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仿佛镶了金边。长影时不时的左右移动才让人知道,那头是个活物。诸葛毛非背着一个破旅行包,漫无目的的沿着老街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老街尽头又是什么样的街道,一定还是像外面的那些大街...

老街的青石板路面,一条被拉得老长老长的影子几乎占领了半边街道。影子的另一头一个漆黑的背影,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仿佛镶了金边。长影时不时的左右移动才让人知道,那头是个活物。

诸葛毛非背着一个破旅行包,漫无目的的沿着老街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老街尽头又是什么样的街道,一定还是像外面的那些大街,有着看不到顶的高楼和炫丽的玻璃橱窗。他也不知道,走完这段青石板路又该往哪里去。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再找不到姑妈家,或者再找不到工作,可真的要弹尽粮绝了。他不自主地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小把皱巴巴的纸币,数了数才十五元。啪,一枚硬币躲在这堆纸币中,趁他不注意就调皮地逃了出来。青石板很硬,硬币掉在上面就立刻弹了起来,然后再落下时骨碌碌地顺着青石板滚到了缝隙里,好似在跟他捉迷藏。诸葛毛非赶紧追了过去,弯下腰就去捡。突然,一辆轿车迎面驶来,噗,路面青石板凹凼里的积水狂野地向他飞扑过来,根本不给他躲避的机会。脸上和头发上溅满了泥水,簌簌地往下滴落。他抬起胳膊用衣袖在头发上,顺带着把脸抹了几下。还好,青石板上的积水不算脏,擦掉了脸上的水人反倒显得精神些。

“你大爷……”诸葛毛非收拾好自己,才想起来骂人,这反应也的确有些迟钝。他转过头才发现,小汽车早一溜烟地消失了。

“妈的,开小汽车很了不起吗?开小汽车就可以随便溅人一身泥水吗?”他愤愤地嘴里咕嘟着。

对他来说,开小汽车的确了不起。长这么大,只坐过一回小汽车,那还是几年前去县里参加奥数竞赛的时候,学校里包的车。上了高中的时候,基本是出山十里路是靠走的,或者是他骑车驼着爸爸到公路边,他等车,爸爸再把车给骑回去。然后坐大巴到县城车站,再转坐公交到县一中,出租车是从来不坐的,不舍得那五块钱啊!

他转过身来继续他的征程,却发现一条细长的影子向他戳来,往前看那是一个瘦弱的身影,仿佛是在向他飘来的。紧接着,又是几条长影跳跃着逼近,移动速度很快。

“哥哥救我……”那个瘦弱的身影已经奔到跟前,是个女孩,头发稍有点凌乱,但一点也遮盖不住她的青春与活力。

她气喘吁吁地挽住诸葛毛非的一条胳膊,人却已躲在了他身后,好像逮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哥哥救我,他们是坏人!”

转眼之间,追上来的三人已经近在咫尺。是三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的样子,排成了扇形把他俩半包围着。

“小丫头,把东西交出来!”一个年轻人威胁着。 “

哥哥,他们要抢我东西。”女孩在他耳边轻声嘀咕,“救救我吧,求你了!”说得一副可怜的样子。

本来从小到大,诸葛毛非对女孩子就没有什么免疫力,再听她左一声哥哥又一声哥哥的喊,早已招架不住了。再说,伴着金古梁温武侠长大的他,怎么能看着几个男人欺负一个柔弱的小女孩,而且还是这么可人的妞儿,这要是传出去……不,决不能袖手旁观!他决定出手,必须拔刀相助,必须的。

他右手一伸把女孩护在身后,顿时一股侠气从心底钻了出来: “小妹别怕,有哥在,他们不敢把你怎样?”

“嗯,哥哥你要小心,那些人歹毒的很!”那女孩提醒他。

其实她并没有指望这个大男孩能打跑那几个小流氓,毕竟是三对二呢!其实,真打起来,她顶多算个累赘而已,所以只能算三对一。她只是想,有旁人在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抢,自然会知难而退了吧!可没想到,三个小流氓并没有离开,反而把他俩围了起来。这下好了,逃是想都别想了,唯一的依靠就是这个零时认的哥哥。

“没,没事!”诸葛毛非心里自然没底,对方可是三个人,而且都比他大,还是久经混场小混混,打架一定是家常便饭。

“小子,识相点,让开!”一个小混混轻蔑地说,“这事跟你没关系!”

即便是小混混也不是不打架就肉胀皮痒,能不打的架当然是不打的最好。人是最懂“经济”的动物,做任何事情总是怎样最划算就怎样做,怎样最省力气就怎样做——锻炼和运动除外,买东西总要考虑性价比。

“哼!你看这样像是没关系吗?”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必须硬着头皮顶上去,原来大侠不是那么好当的,弄不好大侠就变成了大虾。

“你是她什么人?”小混混问。

“我,我是……

“他是我哥!”

“对,我是她哥!”投亲没投到,事儿也没找到,倒是捡了个妹妹,诸葛毛非心里哭笑不得。

小混混心虚,但又不肯轻易放弃。

“哥,哦不!”小混混一时捉急,竟然跟着喊,“叫她把东西交出来这事就算了,否则我们可就不客气了!”说着手轻轻一挥,另外两个混混向前逼近一步。

看来这一架不打是不行了,诸葛毛非脱下旅行包递给女孩,那包也真够脏的——天这么热,来到城里就一直背在身上,能不脏吗?女孩接过包,只感觉一股怪味扑鼻而来,赶紧捏住鼻子不敢呼吸。他摆开架势,两腿一前一后岔开半曲着,双手分开一高一低,这是要迎战啊!三个小混混突然一愣,这小子难道是个练家子?他难道会功夫?也难怪小混混们心虚,他架势摆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就像电影里黄飞鸿每次开打之前那样的摆开,那动作不要太标准哦!再看他肤色黝黑,发深过眉,两边几乎要盖住耳朵了,还真像刚从武校里出来的。

“你上!”中间的小混混想必是他们中管事的,命令其中一个上前试探。

那个小混混苦着脸看了看他,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上,心里其实紧张的要命。死就死吧,他直冲过来抡起拳头就打。女孩心想,完了,这帮人真是死心眼,还真打啊!这小子怎么能打得过他们三个?得,一有机会就跑吧!诸葛毛非心里也是连连叫苦,没想到自己学着电影里黄飞鸿的样子摆架势,指望着能唬住他们,没想到这几个傻缺不到黄河不死心。现在是打也打不过,不打又不行,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这是骑虎难下了。

他一个格挡,挡开小混混的一拳,几乎同时,他挥出一拳打在小混混的左眼上,一脚踹在小混混的腹部,那拳脚速度之快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动作干净利落,犀利的很。哎呦一声,小混混被踹出几米远。眼前这一幕出乎所有人预料,包括诸葛毛非自己,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能打,哈哈,他心里一阵得意。女孩更是高兴,真的找到了靠山啊这是!

小混混被镇住了。

“算你狠,以后别让我 看见你。走!”管事的小混混手一挥,几个人一溜烟的跑了。

看他们走远了,女孩直接扔过他的旅行包,笑盈盈地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过身,蹦跳着走开,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走得是那样的轻巧。

诸葛毛非还没缓过神来,她已经在几十米外了。只见女孩掏出什么,翻了翻,然后往后一扔,又蹦跳着消失在夕阳的余晖里。

她,难道……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帮了个小偷。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不对,口袋怎么这么憋——其实根本也就没怎么鼓起过,好像里面什么都没有。他掏了掏,只掏出刚刚捡起的那枚硬币,就剩一块钱了。此刻,他想哭。真是农夫遇到了蛇了,不过,他比那个农夫好那么一点点,农夫明知道蛇会咬人却要救蛇,而他起码是不知道女孩是小偷,只是结果一样。人其实就是这样,一生中不知道帮别人做过多少坏事糊涂事,只是大多数时候自己不知道。更可悲的是,往往被人利用还觉得自己是乐意助人,是做了好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

这世上,好与坏大概各占一半。好东西和坏东西,好事和坏事,好人和坏人都是如此。所以,不要总想什么好事都自己占,什么好东西都自己得。好东西好事都你得了,坏东西坏事只有都摊在别人头上,这不是自私又是什么?这样,你也就只能得“坏人”这个名号了。这一点上,上帝还算是比较公平的。

他正想去追,希望能把钱要回来,起码刚刚也算帮了她,她总不会那么绝情吧!可是,自己初来乍到,在偌大的陌生城市里怎么可能找得到一个几乎走遍大街小巷的小偷?哎,算了吧,就当自己买个教训!可一分钱都没有了,接下来的日子怎么活?他重新背起旅行包,垂头丧气地向前走去,脑子里思绪万千,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悲怆,大有英雄落难的之感。

    “嗨!”走出老街刚转过街角,一只手猛地拍在肩膀上,他吓了一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002章 猪毛狗毛一起飞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