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48章 黑蛇令牌

时间:2020/3/11 10:23:42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38  评论:0
内容摘要:寒雪在李玖怀中轻声的哭泣了一会儿,渐渐止住,从他怀中挣脱,羞红着脸低着头默默无语,似有万般柔情却又羞涩难言。李玖一时也颇觉尴尬,不知所措,只望着面前如花儿一般的少女,心中倍感怜惜。二人相对无语,沉默良久。突然,寒雪娇声道:“你杀死了周丁乙,日后如何向傅总镖头交待?&r...

寒雪在李玖怀中轻声的哭泣了一会儿,渐渐止住,从他怀中挣脱,羞红着脸低着头默默无语,似有万般柔情却又羞涩难言。李玖一时也颇觉尴尬,不知所措,只望着面前如花儿一般的少女,心中倍感怜惜。

二人相对无语,沉默良久。突然,寒雪娇声道:“你杀死了周丁乙,日后如何向傅总镖头交待?”

她岂是真的当心他不好向傅印天交待!在她看来,周丁乙是罪有应得,该杀,而且也无需对任何人做什么交待,只是此时气氛甚是尴尬,她如此一问只是为了打破这种气氛而已。

李玖正色道:“他先是欺师灭祖,后又死不悔改再次作恶,是死有余辜。相信傅总镖头是明事理之人,不会怪罪于我的!”

寒雪心道:“玖哥还不是个迂腐不堪的人!”

他顿了顿,接着道:“更何况他胆敢欺负你寒姑娘,我又岂能饶得了他?”

她闻听此言,嫣然一笑,道:“油嘴滑舌,就你老欺负我!”

李玖一本正经地道:“这都是我的心里话!”

寒雪“扑哧”一笑,转身向湖边跑去。他追了过去,在湖边垂柳旁与她并肩而坐。

二人又是一阵沉默。渐渐地寒雪将头靠在了他左肩之上。他心中一阵慌乱却又没有避让,接着便是一阵喜悦,慢慢将她轻轻用入怀中。

寒雪柔声道:“玖哥,你会像今天一样永远保护我么?”

“会的,我会永远保护你!”他轻声道。

“你不骗我?”她娇声问道。

“不会的,我又怎么舍得骗你呢!”他无比怜惜地道。

“你舌头上抹了油似的,叫我怎么相信你?她撅着小嘴道。

我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的,决不会骗你!”李玖认真地道。

“要我相信你也行,除非……”她俏皮地说道。

“除非怎样?”

“除非你发誓!”

“好,我发誓。我李玖会永远保护寒姑娘,如果有违此誓就……

他正要发誓,寒雪伸出娇嫩的小手捂住他的嘴,怜惜地道:“我相信你……

李玖轻轻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停留在他的唇上,直觉一股暖流顺着双唇传遍了全身。淡淡的清香沁入他的鼻息,他深情地望着怀中可爱而又让人怜惜的少女。寒雪也深情地仰望着他,娇羞的脸庞透着胭脂红,她羞涩地将小脸儿深深地埋入他怀中。

二人沉浸在这似水的柔情之中,默默地感受着对方的怜爱,相互安慰。

良久,李玖道:“你叫我玖哥,那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我师傅叫我雪儿,那你也叫我雪儿吧!” 寒雪俏皮地道。

李玖道:“好的,雪儿!”

二人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第二日,天还未全亮,朦胧之中李玖轻轻嗅着雪儿身上散发出的香味,深情地望着怀中花儿一般酣睡的少女。雪儿轻声哼哼了两声,慢慢地醒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李玖笑道:“雪儿,你醒啦!”

“嗯!”寒雪半睁着惺忪睡眼道:“你早就醒啦!”

李玖道:“你这丫头真能睡,一觉睡到现在!”说话间,伸手轻轻地在她鼻尖上捏了捏。

雪儿羞红着脸,娇嗔道:“不准叫我丫头!”

“那叫你什么?叫你疯丫头、傻丫头?”他打趣道。

寒雪故意愠怒道:“你这坏东西,再这样叫,我就……”她追着李玖。

李玖边躲闪边不停的喊道:“疯丫头、傻丫头……

他们二人在湖边追逐嬉戏,仿似两只快乐的蝴蝶翩翩起舞。他在前面跑,寒雪在他后面追。他突然止住脚步,雪儿不及收身,一头扎进他怀中。玖儿顺势将她搂在怀中,嬉笑不住。雪儿轻轻推他,想要离开,却挣脱不得。

她羞赧着嗔骂道:“坏蛋……

玖儿一个劲地傻笑。二人四目相对时,一阵凝望、沉默,雪儿将脸儿紧紧贴在他胸口。

片刻,李玖轻推寒雪道:“我俩去把周丁乙埋了吧!”

寒雪收去了笑容道:“他这种人就该暴尸荒野,还埋他干什么?”

李玖劝道:“这种人是死有余辜,活该死无葬身之处。但毕竟他是傅总镖头的徒弟,于情于理都应该将他埋了!”

寒雪沉默了片刻,这才道:“那好吧!”

玖雪二人挖了个土穴,拖来周丁乙的尸体就要往里面扔。忽然,一个东西从他尸身上掉落下来。寒雪捡起来一瞧,只见是个令牌,上书一个“令”字,两边是条蛇纹图案,蛇身漆黑。

李玖疑道:“这是什么?”

寒雪正色道:“是‘黑蛇令’!”

“黑蛇令?” 李玖不解。

“黑蛇令是黑蛇帮的通行令牌,有黑蛇令便可自由出入黑蛇帮!” 寒雪解释道。

“黑蛇帮?是什么样的帮派?听这个名字就有点儿邪,定然不是什么明门正派!”李玖说道。

“一点不错!”寒雪接道:“黑蛇帮在江湖上早已是臭名昭著,近年来发展迅速。自黑蛇帮帮主冯万全创帮以来,在江湖上屡屡作恶,背负累累血债。不过,黑蛇帮在凤翔府,这里并不是黑蛇帮的势力范围,黑蛇令缘何在此出现?周丁乙为何有黑蛇令,他与黑蛇帮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玖道:“他既然有黑蛇令,一定与黑蛇帮有莫大的关系,且应该早已与黑蛇帮勾结了!”

寒雪忽地叫道:“对呀,你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

“什么?”李玖疑惑。

“你记不记得那日劫镖的山贼中,贼首使的是什么兵器?” 寒雪问道。

“是双枪!怎么了?”李玖答道。

“冯万全使的就是双枪!” 寒雪道。

“你是说……”他若有所悟。

“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伙山贼应该就是黑蛇帮的人,而且冯万全就在其中。” 寒雪肯定的说道。

“哦,原来周丁乙这逆贼真是叛徒,这无耻之徒竟然勾结贼人劫恩师的镖,真是大逆不道,卑劣之极!”李玖十分气愤。

“不过这只是猜测,若想印证还得到黑蛇帮走一趟!” 寒雪凛然道。

“那好,咱这就去黑蛇帮!”李玖正色道。

二人草草掩埋了周丁乙,起了个坟茔,无碑无牌,就只一个土包。

玖雪二人相携前往凤翔府黑蛇帮一探究竟。二人一路行走,一路相怜相惜,你一言我一语,相互作伴,旅途丝毫不孤单寂寞。经蜀道出得四川进入陕西境内。

来源:了翁网http://www.leaweng.com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