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34章 同病相怜

时间:2020/1/15 20:12:39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27  评论:0
内容摘要:过了片刻,傅印天对他又道:“小兄弟可否将劈月刀借我一看?”李玖似乎有些放心不下,面露难色。傅印天解释道:“小兄弟莫要误会,傅某只是觉得劈月宝刀精美绝伦,乃世间罕见之物,想借来鉴赏一番,并无他意。若是不方便,那就……&...

过了片刻,傅印天对他又道:“小兄弟可否将劈月刀借我一看?”

李玖似乎有些放心不下,面露难色。

傅印天解释道:“小兄弟莫要误会,傅某只是觉得劈月宝刀精美绝伦,乃世间罕见之物,想借来鉴赏一番,并无他意。若是不方便,那就……

李玖见傅印天不像奸恶之徒,略一迟疑便将“宝刀”递与他,道:“傅总镖头若要看,请便!

傅印天接过“宝刀”,端在手中仔细琢磨一番。只见刀柄雕刻有龙鳞图案,刀鞘通体乌黑发亮,亦刻有龙纹图,龙身镏金,霎是好看。傅印天小心翼翼抽出“宝刀”,只见刀身亦是通体黑亮,月辉照处泛出道道寒光。刀面近背处,左右亦雕刻有深龙纹图饰,无比精美。就着月光,依然可见“宝刀”造型精致,纹饰俊美华丽,寒雪一旁看的如醉如痴。

突然,傅印天长叹一声道:“哎,如此好刀竟是仿制品!小兄弟,你可要找回真正的劈月刀啊!”

“什么?这刀是假的?我怎么没看出来?” 寒雪惊奇道:“如此精美的宝刀世间怕是再找不到第二把了,怎么会是假的呢?”

“傅总镖头说的没错,这柄刀却是仿制品。”李玖解释道:“这把刀是我生叔请人仿照劈月刀的样子打制而成的。”

“原来如此!”傅印天道:“我道这刀怎么这般轻便,而握在手上稍觉有些涩呢!”

“那真的劈月刀呢?” 寒雪追问。

“真正的劈月刀我也正在找呢!”李玖道。

“小兄弟,你一定要找到劈月刀啊!”傅印天感叹道:“劈月刀号称‘天下第一宝刀’,可削铁如泥,此刀可使你劈月刀法威力大增!”

“傅总镖头说的是,晚辈紧记!”

傅印天欣慰一笑,又道:“小兄弟可否将劈月刀法演练一遍……

李玖有些迟疑。寒雪也凑兴道:“玖哥,你就耍一遍吧!好让我也开开眼界!”

李玖婉拒道:“我刀法远未达到精湛的境界,哪敢在前辈面前献丑!”

傅印天惭愧道:“小兄弟过谦了!今日若不是小兄弟出手相助,傅某及整个福全镖局怕是……以小兄弟的武功造诣将来定能成为一代宗师!”

“傅总镖头过奖了!”

寒雪娇道:“好玖哥,来嘛!你就演练一遍嘛!”

“好吧!那我献丑了!”他扭不过她,只得抽刀出鞘。

只见他挥舞宝刀,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左劈右砍,横截竖剁,刀过之处乎乎风生,寒光四溢。直教人心中发寒,又让人觉着劈月刀法耍起来那么的优美,似舞者和着优美的旋律翩翩起舞,教人如醉如痴,如入梦境。寒雪与傅印天二人均被如此精妙的刀法惊呆了,只目瞪口呆地立于一旁,竟忘了喝声彩、叫声好。

不知是刀随人动,还是人随刀走,只见他忽而似彩蝶翩翩,忽而如万流奔腾,气势如虹;忽而如暴雨狂风,忽而又似和风细雨,忽而白鹤直冲云霄,忽而又似仙人下到凡间。

李玖直从劈月刀法第一式劈刀式第一招劈山救母,到第六式第四招作茧自缚演练了一通。他收刀立于寒、傅二人面前,二人愣愣地站在那里,良久才回过神来,既惊又喜,心中说不出是何种滋味。

傅印天激动万分,这才说道:“想不到时隔十六载,还能亲眼看见劈月刀法,真是此生无憾!”

寒雪也接道:“太美了,太精妙了,真让我大开了眼界!”

傅印天回到破庙休歇了下来。玖雪二人却并未回去休息,也许他两均无睡意,或者根本就不想去睡,又或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寒雪对他说道:“嘿,你还不去睡?”

李玖道:“你去睡吧,我还想再坐一会儿!”

“那我也坐一会儿!” 寒雪柔声道:“今晚夜色真美!月亮是那样圆、那样亮,你说呢?”

李玖先是一愣,接着抬头望了望月亮,道:“嗯,是很美!“

“小时候,师傅常陪着我看星星、看月亮。”她有些忧伤道:“可是现在师傅好多年都没那样陪过我了!”

“你师傅是谁?”李玖问道:“你爹娘不陪你么?”

“我爹娘早死了!” 寒雪更加忧伤地道:“我从小被师傅收留,她教我读书写字,教我练功。师傅很疼我的!”

“你想师傅了?”李玖有些怜惜道。

“你才想师傅呢!” 寒雪忽然笑道:“一看就知道你没离开过你师傅,没有出过远门,对不对?”

她心情突变,弄的他不知所措,他搞不懂女孩儿的心思,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

寒雪戏道:“你这回出谷是要报仇的吧!你的仇人是谁,要不要本姑娘帮你报仇?”

李玖反讥道:“就凭你?还是回到你师傅那儿躲起来吧!”

寒雪羞愤难耐,娇嗔道:“好你个李玖,才几天嘴就这么损!”说着一旁噘着嘴儿生气。

李玖扑哧一笑,道:“开个玩笑就当真了?姑娘家就是小气。”

寒雪气乎乎地道:“哪一天,有机会本姑娘定饶不了你!”说罢,扭过头去,独自生气去了。

玖雪二人虽你一言我一语,不时还斗上几句嘴,但他俩却也乐意坐在一块,很是自在。过了一会儿,李玖问道:“你爹娘是怎么死的?你也要为你爹娘报仇么?”

寒雪气鼓鼓地道:“我师傅从来不跟我讲爹娘的事,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还报什么仇?”显然,她气还未消。

“看来你我二人还真是同病相怜,都是孤儿!”李玖打趣道:“那日要你叫我哥哥还真没错!”

“谁和你同病相怜了?谁又 叫你哥哥了?好不要脸!” 寒雪说罢,气呼呼的爬起身回破庙去了。李玖独自一人仍旧背靠着大树而坐,并未有回屋休息的打算。

忽然,一个女子柔声道:“李大哥,还没睡啊?”

李玖扭头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傅印天的独生女儿傅墨珂。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