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33章 追思故人

时间:2020/1/9 19:44:37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53  评论:0
内容摘要:李玖否认道:“傅镖头怕是搞错了吧!我从未听说过什么‘劈月刀法’。在下所使的刀法乃是我师傅自创,叫作‘西岭七刀’。”“西岭七刀?”傅印天疑道。“是的。”李玖解释道...

李玖否认道:“傅镖头怕是搞错了吧!我从未听说过什么‘劈月刀法’。在下所使的刀法乃是我师傅自创,叫作‘西岭七刀’。”

“西岭七刀?”傅印天疑道。

“是的。”李玖解释道:“我与师傅住在西岭雪山的深谷中,故将他自创的刀法取名为‘西岭七刀’。”

“哦,原来如此,看来是我看走眼了!”傅印天叹息道。

夜深,李玖想起了生叔,想起了父母之仇,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独自一人来到庙外老槐树边坐下,追忆往事。他正自想的入神,竟不知有人已到他身边,来人正是寒雪。她一拍李玖肩膀,轻笑道:“西岭狼侠怎么了?还在想劈月刀法?”

李玖一惊,侧过头见是她,忙道:“什么劈月刀法,什么西岭狼侠?”

寒雪诡异一笑道:“西岭狼侠一把火烧了黑风寨,‘西岭狼侠’的名号早已传入江湖了。你住在西岭雪山,擅长唤狼,西岭狼侠不是你是谁?至于什么‘西岭七刀’还是‘劈月刀法’,哼,我想你心里最清楚的了!”

李玖死不承认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啊,既然你不肯承认,那我来替你说。” 寒雪得意地道:“劈月刀法共七式廿一招,招招又能变化无穷,‘七式’便是你所说的‘西岭七刀’中的‘七刀’。是也不是?”

“西岭七刀与劈月刀法的七式纯属巧合,不足以说明就是同一种刀法!”他辩解道。

寒雪继续道:“劈月刀法每式个三招,七式分别是劈刀式、直刀式、背刀式、落刀式、冲刀式、旋刀式和离刀式。其中,以冲刀式的‘白鹤凌云’最为优美,以旋刀式的‘霹雳旋风’最为凶残,以冲刀式的‘万流奔腾’最为凶猛,又以离刀式的‘破茧化蝶’最为精妙。现在想来,那日你以刀夺我剑的那招应该是旋刀式的‘神龙盘柱’,而今日连毙五贼的应该就是离刀式中最为精妙的‘破茧化碟’和旋刀式中的‘霹雳旋风’吧!”

李玖甚是疑惑,顿生戒心,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寒雪嫣然笑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打你的刀法和宝刀的主意的!” 寒雪似乎是话中有话。

正在这时,傅印天突然走过来说道:“原来小兄弟所使的刀法果然是劈月刀法!”

玖雪二人闻听,吃了一惊。原来他二人刚才只顾争论,却丝毫未察觉有人走了过来。李玖暗暗按住刀柄,警戒起来,

傅印天忙上前解释道:“小兄弟莫误会,傅某并无歹意!”

玖雪二人将信将疑,心内未敢有半点松懈。

傅印天继续解释道:“傅某也与劈月刀和劈月刀法有些机缘。想不到销声匿迹了十六年的劈月刀和劈月刀法今又重现江湖……哎,只是已物似人非了!”他说此话时,颇有些扼腕叹息之意。

寒雪甚是好奇,问道:“傅总镖头刚才说与劈月刀有些机缘,是…..?”

“哎,说来话长!”傅印天长叹一声,道:“这已是十五年前的事了!我曾是韩通将军手下的一名副将,常常跟随韩将军会见李筠将军。李将军与我家将军是生死至交……

李玖一听“韩通将军”与“李筠将军”,心头先是一惊,接着便是一阵酸楚。一个是杀父仇人,一个是生身父亲,傅印天竟如此轻松地将他二人说在一处,还说什么生死至交。他心情甚是激动,但却强忍着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其爆发,继续听傅印天往下说:“他二人是喝过血酒磕过头的兄弟,常在一起把酒畅饮,谈刀论剑,切磋武艺。故而我才有幸近近的见过劈月刀,亲眼目睹劈月刀法之精妙,当真是举世无双啊!”

李玖听他夸赞劈月刀及劈月刀法,心中甚是欣慰。

“那你后来为何又成了镖局的镖头了?” 寒雪愈觉奇怪,追问道。

“寒姑娘有所不知。”傅印天答道:“自当今皇上废了后周隐帝夺了江山后,先后平定了李筠与李重进二位将军的讨伐大军。我家将军不久也遭人诬陷,被抄家灭门……

他顿了顿,又道:“说来惭愧,傅某侥幸逃过一死,却不能为我家将军报仇,只得隐姓埋名开了家镖局,聊以度日。”

李玖似是放松了警惕,问道:“那你家将军是哪位韩将军?却又为何遭了灭门之祸?”

“这个……”傅印天面露难色,道: “恕傅某不能相告,还望小兄弟见谅!”

他略一沉吟,问道:“请恕傅某冒昧,不知小兄弟与李筠将军是什么关系?为何既得了宝刀又得了刀法?”

“这还用问?他肯定是李将军的后人,要不然怎么能得了宝刀还能得到劈月刀法?肯定是这样,错不了!” 寒雪抢道。

李玖不知是承认还是否认,只得不置可否。

傅印天欣喜道:“哎呀,真是老天有眼,李家有后了!嗯,是了,正是这般年纪!”

傅印天重新将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一番,又问道:“不知是谁教的你这套刀法?”

“是我生叔教的……”李玖黯然道。

突然,寒雪大声咳嗽了两声,似是故意咳出来的,引得傅李二人止住,齐向她望去。忽见她身后有个人道:“师傅,师娘叫我出来看看您到哪儿去了,叫您早点儿歇着,明日一早还要赶路。”

说话之人,约莫二十来岁,是傅印天的大徒弟,名叫周丁乙。刚才韩雪猛然发现树后有人影闪过,这才故意咳嗽引出来人。

傅印天见是徒弟,便回道:“师傅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呆会儿就来。”

周丁乙便又回到破庙,不时地回头张望。

傅印天对着李玖道:“刚才小兄弟说什么?生叔就是李蓬生么?”

“是的!”李玖答道:“我与生叔相依为命,在谷中住了十五年,可如今他却永远的在那儿了……

李玖说着不觉有些伤感、难过,在谷中的往事历历在目,一时竟有些哽咽。傅印天和寒雪当然知道他所说的“永远的在那儿”是什么意思,只能陪他伤感一回而已。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