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西岭狼侠传

《劈月宝刀》 第032章 解难荒野

时间:2020/1/5 21:33:08  作者:文止戈  来源:了翁网  查看:16  评论:0
内容摘要:二人合战众贼,一时众贼围攻不下。忽然,玖、雪二人叽里咕噜一阵后,分开各自攻击众贼。寒雪一人独战贼首,李玖则全力应付其余五贼。李玖忽攻忽守,忽进忽退,五贼从四面合攻而上。他见时机已到,将全身劲力运至右臂,只见劈月刀在他手中翻飞旋转,顿时将他自己裹于刀影之中,这正是由“破...

二人合战众贼,一时众贼围攻不下。忽然,玖、雪二人叽里咕噜一阵后,分开各自攻击众贼。寒雪一人独战贼首,李玖则全力应付其余五贼。李玖忽攻忽守,忽进忽退,五贼从四面合攻而上。他见时机已到,将全身劲力运至右臂,只见劈月刀在他手中翻飞旋转,顿时将他自己裹于刀影之中,这正是由“破茧化蝶”演化而来的“作茧自缚”。平日里练习之时,从未达到如此境界,没曾想今次今真正地发挥了这一招的威力。宝刀围绕着他的身体形成一个椭圆形的光影,仿似一个大大的蚕茧将他裹缚。

刹那间,一阵叮当作响,五贼兵刃一近刀影处便被磕飞。李玖突然止住,收刀至齐腰处,刀尖朝外,倏地脚底风生全身旋转开来。刀随身动,划过道道银弧。顿时,五贼轰然倒地,气绝身亡。只见李玖横刀而立,刀口一片鲜红,鲜血不住的往下滴落。再看那五贼均已被划开腰腹,死于非命。

贼首见此,不禁骇然,急命道:“今儿个遇着高手了,弟兄们,撤!”

众贼皆随贼首飞奔,夺路而逃,顷刻,恶贼皆已消失于山林之中。

傅印天见群贼败逃,走过来抱拳道:“多谢二位出手相助,傅某在此谢过!”

李玖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傅总镖头不必耿耿于怀!”

寒雪接道:“人在江湖,路见不平出手相助乃是武林中侠义之士当为之事,不用介怀!”

傅印天向她拱手施礼,转而向李玖道:“敢问少侠如何称呼?你手中的宝刀又是如何得来?”

李玖一惊,暗道:“他何以有此一问?难道此人识得劈月刀的来历?”想罢,道:“在下姓李名玖!”

傅印天一听他说姓李,顿时面露惊喜之色。

寒雪插话道:“我姓寒,叫寒雪!”

傅印天微笑道:“原来是李少侠和寒姑娘。”

这时,夫人和傅墨珂走了过来,傅印天介绍道:“这是内子秦玉英和小女傅墨珂!”

夫人略微点头,傅墨珂则含羞而立,面如桃花,只匆匆看来了李玖一眼,便颔首不语。李玖与寒雪皆拱手还礼。

傅印天继续道:“小兄弟刚才所使劈月刀法是谁人所传?”

李玖心头一凛,顿生疑虑,摸而不语。

寒雪曾听过师傅梅沁娴说起过劈月刀法,她只听闻此刀法是极其罕见的上乘刀法,极为精妙,先前却不知身边的这位少年所使的正是闻名已久的劈月刀法。她一听傅印天说出“劈月刀法”四字,不禁暗暗吃惊:“听师傅说‘劈月刀法’自李筠战死后便失传,劈月刀也不知所踪。这少年又是从何处得此刀法?看他手中宝刀也甚是精美、特别,会不会就是江湖传闻中的劈月宝刀?待我一看究竟!”

傅印天见李玖心生警戒,便笑道:“小兄弟不必多虑,我也是一时好奇,才有所冒昧,还望见谅!”

李玖道:“好说好说!”

他虽未承认,但寒雪却已认定他所使正是劈月刀法。

李玖转过身去,正见傅墨珂暗暗偷看自己。她身边妇人虽已是中年却风韵尤存,那少女约莫十五六岁,正值妙龄,粉面桃花,娇怜可人。傅墨珂望着眼前这个翩翩少年,身手不凡,且身怀正义,正与李玖四目相接,不禁双颊泛红,娇羞地转过脸去。李玖从未被一个妙龄少女如此打量,双目含情地望着自己,顿时心中怦然跳动,一时竟失了神。

寒雪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娇叱道:“哪有你这样看人家姑娘的,真不害臊!”

他这才回过神来,霎时满面通红,尴尬的很。福全镖局整顿好车马,与李玖、寒雪一道继续向前赶路。

不多时,出得谷来,天色渐渐暗将下来,方圆百里没有客店,一干人等只得走进一间破庙,暂住一宿。傅印天等身处荒郊野庙,纵有黄金万两也换不到半点吃食,唯一可用以充饥的便是随身携带的干粮。然而,福全镖局这趟镖已押了些时日,所备干粮早已所剩无几,不足以填饱众人肚皮。

傅印天收拾好兵器,捡了些石子装进布囊中,对秦玉英及手下镖师作了一番交代,便对玖、雪二人道:“二位先歇息一会儿,待我去打些野味!”

李玖忙道:“傅镖头,打猎这等小事还是交给在下,你还是留在这里照看镖车吧!”

“这怎么好意思……”傅印天甚感歉疚。

“没什么,山林里的那些什么飞禽走兽全都是他的兄弟。” 寒雪打趣道:“抓些猎物对他来讲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了!”

傅印天等皆不解其意,不知她为何如此说话。

李玖不置可否,道:“我去去就来。”说罢,转身便向林中而去。不出百步,听见寒雪在后边喊道:“喂,等等我!”她也追了上来。

他回过头来,见是寒雪便道:“寒姑娘,你来作甚?”

寒雪笑道:“野小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识礼数了?”

李玖正待发作,忽然想起她曾两度冒险救他,便又忍住。再说,她虽刁钻得很,但毕竟只不过是个天真浪漫的少女,因此未与她一般见识。

不多时,玖雪二人各自手提着几只野鸡野兔等猎物回来。其他人也早已生好了火,众人围坐于火堆旁,烧烤着野味,香气四溢。傅墨珂扯下一只野鸡腿递与李玖,柔声道:“李大哥,给你鸡腿!”

李玖谢道:“谢谢傅姑娘!”

他正伸手来接,寒雪一把夺了过来,放在鼻下深深地嗅了嗅,道:“哇,傅姑娘烤的鸡腿真香!”她一口咬了一大块,边嚼边说道:“谢啦,傅姑娘!”

李玖一笑了之,傅墨珂也只得朝她微微一笑,心下却道:“这少女真是刁蛮!”

不一会儿,寒雪也撕下一大块兔肉递到李玖跟前道:“玖哥,尝尝我烤的兔肉!”

李玖心头一愣,心道:“这刁蛮丫头,又在搞什么鬼?抢了傅姑娘给我的鸡腿,现在又给我兔肉,还喊我‘玖哥’。”

他腹中突然咕噜作响,稍犹豫便伸手接过兔肉来吃。众人正围着火堆烧烤着,吃着野味。

傅印天突然道:“小兄弟,请恕傅某再次冒昧,以小兄弟这般年纪已将劈月刀法练到如此境界真是难得!”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