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12章 冒牌男友

时间:2019/12/23 18:52:12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12  评论:0
内容摘要:这一刻,毛非惊呆了,表姐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朦胧的水汽中肌肤仍旧显得白皙。他顾不得冲按抽水马桶,提起裤子就跑。“死毛非,作死啊你……啊……”她歇斯底里的骂声从浴室里传了出来,穿透力极强。他紧紧地关上房门...

这一刻,毛非惊呆了,表姐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朦胧的水汽中肌肤仍旧显得白皙。他顾不得冲按抽水马桶,提起裤子就跑。

“死毛非,作死啊你…………”她歇斯底里的骂声从浴室里传了出来,穿透力极强。

他紧紧地关上房门,躲在里面再也不敢出来,出来那真是作死呢!

“咚咚咚……”重重的敲门声,夹杂着怒骂声,“臭小子,你给我出来,咚咚咚……

“姐,我不是故意的!”他解释。

“别废话,赶紧出来!”又是一阵敲门声,急促而又加了三分力量。

“对不起啊,姐!”毛非自知理亏,“刚刚实在是忍不住了,才……

他话还没说完,敲门声和骂声却都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哭泣声。毛非这下慌了。

 “看来我真是伤到她了!”他想。

他打开房门,胡箐箐瘫坐在门口,倚在门框上哭泣。

“表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他战战兢兢地解释道歉。

“他欺负我,你也欺负我,呜呜…….”她哭的更加伤心。

“不哭了,都是我不好……”他俯身安慰她,想要扶她起来。

她猛然起身,面对着他,质问:“为什么你们都欺负我?”

毛非被她弄得一愣一愣的,正不知道说什么时,她猛地扑了过来双手紧紧搂着他。他不知所措,呆呆地站着,推开她还是搂着她,然后再安慰几句?

“你们都欺负我,啊呜呜……”她又哭开了,两只小手不停地捶在他身上。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生怜惜,毛非双手环抱着她。全身只裹着一件浴袍,柔软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特别是胸前的那两个肉团,压得毛非喘不过气来。

他双手搭在胡箐箐光滑的肩头,轻声安慰道:“姐,不哭了,好吗?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渐渐的,胡箐箐心情平复,擦了擦泪水,娇嗔:“你都看见什么了?”

“没,什么都没看见!”

“胡说,你瞎啊!”她逼问,“快说,看见什么了?”

“我……”他支吾着说,“什么都看见了。”

“好你个臭小子,刚还说没看见!”

“是你非要我说的,我也就实话实说了……

“扑哧”她突然羞红了脸,问,“姐好看吗?”

毛非瞪大眼睛看着她,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说。

“这件事,不准跟任何人说,知道吗?”她又换了命令的口气。

“当然,我又不是小孩子!”

“扑哧”她又笑了一声,“那你以为你多大啊,小屁孩!”

一个大大的囧字写在他脸上,女人怎么这么善变?今天总算是领教了。

“姐,你说的那个他,是谁啊?”他岔开话题,其实也基本猜出什么了。

“别提他,提起他我就不舒服!”她脸色一沉。

“好大的狗胆,敢欺负我姐,我帮你教训教训他!”他打趣地哄着她。

“对啊!”她脸上立刻浮现笑容,暑期大拇指,“好主意!”

打了几个电话,前男友才同意见面把话说清楚,其实,就是分手谈判。

胡箐箐精心打扮了一番,显得格外妩媚,看上去清爽而气质佳。她把毛非也好好打扮了一番,看上去更加帅气。跟前男友谈判这种事,首先得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这样无理也能胜三分,何况这件事情理本来在她这一方。

还未进门,隔着咖啡厅玻璃墙就看见了她前男友跟一个女孩面对面的坐着,春风得意的样子,应该说低三下四的赔笑更准确。胡箐箐挽着毛非的胳膊走了进去,昂着头趾高气扬地走过来,站在她前男友的桌边。

“箐箐,你来啦!”前男友笑着打招呼。

“别叫的那么亲,别人误会了可不好!”箐箐说。

“那,我们过去说。”他尴尬地笑了笑。

胡箐箐挽着毛非的胳膊更紧了,这当然是秀给他看的,叫他后悔死——人家能提出跟她分手,必定有不后悔的理由。前男友跟他女朋友说了几句安抚的话,然后跟着胡箐箐来到另一张桌子前坐下。

“我男朋友,帅吧!”他骄傲的指着毛非,毛非却是毫无表情,一言未发。

“嗯,你好!”他不自在地打招呼,伸出手来,可毛非理都没理他,只好把收又收了回去。

“那是你新女朋友?”她明知故问,但却满脸的不屑。

“嗯,是的!”他僵笑。

“很丰满啊!就是太白了点!”她嘲讽。

“人丰满就是白,没办法,丰满是福嘛!”

“林大猴子,你他妈什么意思?”胡箐箐突然大叫,“你找也要找个像样点的,你看那像是什么东西?肥的像头猪,还丰满,丰满就白,是福,呸,你眼瞎啊,看不见那张老脸粉往下掉啊?”

毛非被她发飙的样子震惊了,叫林大猴子的前男友也被她完完全全震慑住了,瘦小的身子不敢有半点反抗。声音太大,即便隔得比较远,前男友的新女友也还是听见了。

她气呼呼地冲了过来——说滚应该更贴切,指着胡箐箐大骂:“你个小婊子,晓得老娘是谁吗?”

“哈哈哈……”胡箐箐故意气她,“晓得晓得,一头老母猪嘛,难怪这么肥?”

“臭不要脸的婊子,抢我男人,还骂我,看我不撕烂你这张臭嘴!”说着,她伸出跟身子一样粗短肥厚的胳膊手就来扯胡箐箐的嘴巴。

毛非怎么可能让她打胡箐箐,直接抓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好了好了,别吵了!”林大猴子急忙制止,“我们今天来是来把话说清楚的,好聚好散,吵闹有什么用?”

毛非狠劲地把林大猴子的新女友胳膊甩开,她摸了摸手腕,一片通红。

“好,那就把话说清楚!”胡箐箐怒问,“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因为老娘有钱,有的是钱!”胖女友得意地显摆。

“是真的?”胡箐箐想从他口中得到确切的回答。

“她爸是陈氏房产的老总!”林大猴子没有否认。

“嗯,好,很好!”胡箐箐恨恨地说,“你会后悔的!”

“那也不管你的事!”盘女友接茬。

“那咱两从此以后就一刀两断,你抱你的老母猪,我牵我的大帅哥!”他笑着紧紧勾住毛非的胳膊。

“你……”林大猴子倒没说什么,胖女友还想动手,但看帅气高大的毛非虎视眈眈,吓得没敢出手。

说完这句话,胡箐箐挽着毛非就要离开咖啡馆。

没走多远,她忽然回过头来喊:“记住,是本姑娘甩你的,OK?”说着,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出了咖啡馆,胡箐箐就撒开手一个人快步往前。

“还生气啊?”毛非几步就追了上来。

“谁生气了?”

“还说没生气?你脸上都写着呢!”

她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快步走。

“别生气了!”他劝道,“这种人,跟他分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要长相没长相,要能力,我看也没有什么能力,人品就不用说了吧!”

“是,他什么都没有,他一无是处,可是是他先提出来分手的!”她恨恨地说着,一排小白牙紧紧地咬着粉唇。

“那又怎么样?最后你不也说了么,是你甩他的!”

“你小子成心气我是不?那能一样吗?”

“呵呵,纠结那么多干什么?”毛非笑着说,“分手了才有机会找更好的,不是吗?顶多……在你找到新男朋友之前,你就把我当作男朋友吧,我不介意哦!”

“臭小子,想占姐便宜啊!”

“那随你咯!”

“好好好,你说的,别耍赖哦!”她笑呵呵地重新挽着毛非的胳膊,先前的烦恼一概全无了。

毛非终于舒了一口气,胡箐箐的事情终于摆平,也很奇怪自己怎么会说出临时充当表姐男朋友那又的话,还好表姐没有发飙,否则够他喝一壶的了。他搞不懂,林大猴子为什么宁可舍弃高学历、美貌与气质兼备的胡箐箐,而去围着那个肥的像个皮球,满脸脂粉、庸俗不堪的富商女儿打转,难道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吗?爱情在金钱面前难道就是狗屎?

“你先回去吧!”车开到方梦精品服饰门口。

“你干吗去?”他问。

“我跟闺蜜玩会儿,你先回家,乖!”她嬉笑。

毛非下了她的车,没有立即打车回家,他想逛一会儿。再次走过初来乍到时的那个橱窗前,玻璃依旧光亮得能够当镜子用,他看着玻璃中的自己——衣着光鲜,精神帅气,已经很难再见当初的幼稚与土气——俨然已是一个城里时尚的青年。再想想这身行头花了两万多元,而就在一个月前,他就是因为钱而与Z大擦肩而过,真人生如梦。

“毛非?”是个女孩的声音。

“苏倩?”他回过头来,“是你?”

“哟,混得不错啊!”的确是苏倩,她笑呵呵地上下打量着她,惊奇地问,“找到你家亲戚了?”

“最近怎么样?”他笑着问。

“好着呢,一天到晚自由自在的,多好!”

“呵呵,好久没见着你了。”

“怎么?想我啊!”她打趣。

他笑了笑,脸微微红了下。

“走,到我家去?”她拽着他胳膊。

“你家?”毛非疑惑。

“没事,就我一个人。”她打消他的疑虑。

现在的确是她一个人,前些日子她跟父母回了趟老家,父母身体不好,所以没有再出来打工,只是种点儿地再在家附近打些零工以度日。之前,母亲生了一场重病,急需一大笔钱,在本就贫穷不堪的境况下,无疑是雪上加霜。幸好,一家人总算度过难关。在老家待了一段时间后,苏倩独自一人重又回到这里,她似乎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打车半个多小时才到了她所谓的“家”——城市边缘、废墟与杂物堆积、杂草与瓦砾间杂,倚靠堆积物搭起一间破败小屋——就如贫民窟的简易房子。

“到了!”苏倩笑呵呵地说,掏出钥匙打开门锁。

这是一扇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旧的门,门上的扣子也是后来安上去的,锁和扣子都锈迹斑斑。毛非喉咙里哽了一下,眼睛有些热,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孩竟然一个人住在这里,远离闹市远离人群。

“还不错吧!”她有些得意而又开心。

里面虽然简陋,是用一些木板搭建而成的,但到处贴满了男女明显和电影海报,倒也 “绚烂”。床不大,但很整洁,一个巨大的熊本熊玩具背靠被褥坐在床上,呆萌地咧嘴笑。

“干吗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他问。

“这里很好啊,既安静又不用交房租,多好!”她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可是……”他顿了顿,说,“一个人住这里,你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她一脸的无所谓,“就像你说的,这里这么偏僻,谁还能到这里来?”

面对着娇小少女独自一人住在这偏僻的荒芜之地,他又无能为力改变,毛非无奈一声叹息。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