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厚黑之路

第011章 厚黑教主

时间:2019/12/16 18:24:28  作者:玄梦山人  来源:了翁网  查看:19  评论:1
内容摘要:“什么色胆包天?”他躲闪着,不解而又委屈,“我累死累活弄了一大桌招待你朋友,你还打我!”“不错,你是辛苦了,可是你也太色胆包天了吧!”她责问,“你那么盯着我闺蜜看,不是色胆包天是什么?敢打我闺蜜的...

“什么色胆包天?”他躲闪着,不解而又委屈,“我累死累活弄了一大桌招待你朋友,你还打我!”

“不错,你是辛苦了,可是你也太色胆包天了吧!”她责问,“你那么盯着我闺蜜看,不是色胆包天是什么?敢打我闺蜜的主意?”

“什么跟什么嘛!”毛非觉得好笑,“我才多大,你朋友不比你小吧!怎么可能往,往那儿想?”

“那你老盯着她看?没见过美女啊?”

“见过,可没讲过这么漂亮的美女!”

“有我漂亮?”

“有。”他脱口而出,但马上就意识到说错话,立刻补救道,“不过你也很漂亮!”

“你骗我!”

“真的,没骗你!”他赶紧打圆,“她是端庄文静、温柔贤淑的美,你是小家碧玉、活泼开朗的美,类型不一样!”他额头上的汗都快冒出来了。

“真的?”

“真的!”他哄着她说,“再说了,在我眼里,姐你最漂亮了!”

“嘻嘻,越来越会说话了!”她笑眯着眼,“不过,我喜欢!”

看来没事了,毛非暗暗长须一口气,感叹女人真不是一种好对付的动物,但也好对付,多夸她们漂亮一定不错。

“你小子才来城里多少天,这么快就能说会道的,这么世故!”

“怎么说是世故呢?”他略表不满,“这叫成熟好吧!”

的确,初来乍到时就是个青涩得懵懂少年,什么人情世故,什么社会阅历,统统一概不知,讲出来的话尽透出一股股幼稚,拿别人的话说叫傻气。两个月不到,他竟然变化如此巨大,也知道了察言观色,知道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虽然才二十岁,看上去比以前老成多了,怎么瞧也有二十四五的样子,或许是经历了些许风霜,或许是他魁梧身材搭上装扮,看着不像实际年龄那样年轻。

“毛都没长齐……”她自己都被这脱口而出的脏话吓到,“嘿嘿嘿……

“姐,原来你也飙脏话啊!”他本以为高干千金,有学历有素养的大美女不会粗言秽语吧。

“切!”她索性装作无所谓,“凭什么我就不能飙脏话了?你个毛小子,断奶多久了,管起你姐来了?”

毛非跟她斗了一会儿嘴,从她口中得知骆繁已经名花有主,心里生起一丝丝失落。更让他不解的是,她竟然还是个小三,跟了一个年近五十的老男人,虽然有钱,但却粗鄙不堪。

“她为什么要做小三?”他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双肩一耸。

“你俩不是闺蜜么?”

“才夸你成熟了,怎么又说傻话?”她怒其不争地说,“别说是闺蜜,就是你爸妈,你什么话都跟他们说啊?”

那一夜,毛非躺在床上总是想到骆繁——她惊为天人的美貌和气质、优雅得体的举止、温柔的声音,闭着眼就仿佛看见她袅娜的身姿,迈着轻盈的步伐款款而来。可是一想到她小三的身份,就觉得可惜,这么美的女子怎么就做了小三呢?是什么原因让她甘愿做了小三呢?金钱?还是爱情?或许……他怎么也猜不透,但忘不了她眼中透出的那一丝忧郁,坚信她一定有她的苦衷。

对于姑父胡青桂的书房——说微缩博物馆更贴切一些,他充满好奇,那么多见都没见过的玩意儿,还有墙上挂着的真真假假的字画、书柜上摆满各种藏书,对他有着巨大的诱惑。他偷偷走到书房门口,用手弄了弄把手,果然锁住了。他不甘心又弄了几下,的确是锁了。

“你干什么?”突然后边有人喊了一声。

“没……没干什么?”他吓了一跳,回头看是胡箐箐,笑着说,“书房钥匙,给我用下好吗?”

“想都别想!”她一脸严肃、干脆利索地回绝,“你最好别打我爸书房的主意,从小到大,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准进里面去。你说,我会有书房的钥匙吗?”

“哎,书房里面好多好玩的东西,肯定还有许多秘密!”他不甘心。

“算了吧,好奇害死猫!”

“好姐姐,你帮帮我嘛!”他摇着她的肩求道,“我想再进去看看,就看一看!”

“有什么好看的?别看摆着好看,都是些赝品,假货!”

“有看头,那些赝品也很漂亮啊,很精美!姐,求求你了!”

她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可是,我也没钥匙,怎么帮?”

“找开锁匠!”

“你小子,早有预谋啊!”

“呵呵……”他也不否认,只是冲着她傻笑。

他负责上街找小广告,然后拨打了一个开锁匠的号码,很快,一个中年开锁匠就来了,从包里掏出乱七八糟的工具就要开锁。

“别把锁弄花、弄坏了啊!”毛非叮嘱。

“那得加钱!”开锁匠停了活。

“行!”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不愧是专业人士,几分钟就把门锁打开,而且是无损开锁。

锁打开的一瞬间,毛非急忙说:“别推门!”

“你放心,我是专业干这行的,最讲职业道德,公安局做了备案的!”他侃侃而谈。

开锁匠收了钱走了,毛非和胡箐箐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入书房,心虚,感觉像是做贼。

“咯咯咯……”胡箐箐跟他相视一笑。

她很小的时候也像毛非一样,对她爸爸的书房很好奇,那里有各式各样的好玩的东西,对她幼小的心灵来说充满诱惑。但是,没有她爸爸胡青桂的允许,她是进不去的,除非他自己在里面,否则那扇门总是锁着,这也更增添了神秘感。久而久之,她渐渐长大了,对书房也已不再那么向往。

这次,毛非的坚持让她重燃起对爸爸书房的好奇心。

进了书房,她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哇,这是书房吗?这是古玩店好吧!”

她知道里面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多,跟记忆里的差距巨大。她这里看看,那里摸摸,拿起这个瞅瞅,再拿起那个看看——从木器到瓷器,从铁器到铜器,从玉石到骨雕、根雕、木雕、竹雕,从艺术品摆件到航模,一应俱全、无所不包,墙上挂满颜真卿、柳公权、米芾、王羲之等名家的字,唐伯虎、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的画。虽然真假难辨,但都十分精美,即使是赝品、仿品,那也是很值得收藏的。

“这是我家吗?”她唏嘘不已,这个书房对她来说真是既熟悉又陌生。

哗啦一声,宝剑出鞘。毛非拿起架上的一把宝剑,台子上贴着标签——乾隆宝剑,宝剑发出寒光,剑刃锋利无比。

“别乱动!”胡箐箐紧张地说,“我爸精着呢,别被他发现你动过他东西。”

“没事,我会原封不动的放回去,绝对让他看不出来!”毛非自信得很。

他看一会儿饰品架上的宝贝,然后直奔书柜。胡箐箐在九个微缩的青铜鼎前停留了片刻,喊他:“走了,该出去了!”

“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儿就出来!”

“有什么好看的,都是假货,出去吧!”她催促。

“我找本书看,知识总没假的!”

“那好吧!”她说,“记住,千万别乱翻,被我爸发现了可不是好玩的哦!”

“知道了……”他不耐烦地说着,伸手径直从第三层中拿下一本书——《厚黑学》。

《厚黑学》,这本书他上次来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读高中时,听说过这本书,也知道这本书主要说人在社会混要面厚心黑,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厚要黑,更不知道怎样的面厚心黑。

翻开书,扉页上 “厚黑教主李宗吾著”几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

“厚黑教主,呵呵……”他在扉页上停留了一下,然后直接翻过,跳过自序见绪论上写道,‘我读中国历史,发现了许多罅漏,觉得一部二十四史的成败兴衰和史臣的论断,是完全相反的。

他被这句话深深吸引,想要一探究竟。‘苦求不得,后来偶然推想三国时候的人物,不觉恍然大悟,古人成功的秘诀,不过是脸厚心黑罢了。

“脸厚心黑,怎么个脸厚心黑?”他一目十行看完绪论也没找到答案。

第二章,终于发现他想要的东西‘三国英雄,首推曹操,他的特长,全在心黑:他杀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杀董承伏完,又杀皇后皇子,悍然不顾,并且明目张胆地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心子之黑,真是达于极点了。有了这样本事,当然称为一世之雄了。

是了,是了,曹操的确是心黑,不然怎么被后世称为“奸雄”?他长舒了口气,顿时轻松了不少。

继续看,才知道刘备好哭,脸皮子厚到极点,他的江山就是哭出来的。难怪曹操煮酒论英雄时,说:“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的确有道理,毛非被李宗吾敏锐的洞察力所折服。

再看孙权,他脸厚厚不过刘备,心黑也黑不过曹操,但他厚、黑兼备,所以才能跟曹操与刘备三分天下。

“哈哈哈……”他彻底拜倒在《厚黑学》这本书下,不,应该说彻底拜服在厚黑教主李宗吾脚下,“好,那我就入了你的厚黑教,哈哈哈……

他一口气把《厚黑学》看完,虽觉得很有趣,里面说的非常有道理,但里面有太多的东西不太懂,只把它当做小说看了一遍。

嗯,这本书得带出去好好研究研究,他想拿出去,但是出去了就再也进不来了,那样就会露馅。钥匙,一把锁至少有三四把钥匙,表姐胡箐箐没有,姑妈诸葛木英就算有,那也该至少有一把是闲着的。他轻轻拉开抽屉,翻找书柜,却没有找到。

“笔筒?”他无意看见书桌上有个雕刻精美的竹雕笔筒,“会不会……

他拿起笔筒,抽出小毛笔、钢笔、铅笔还有中性笔,两把钥匙套在一个环上静静地躺在笔筒底部。

他倒出钥匙,笑着离开了书房,只不过带走了一本书、两把钥匙。

也许是吃坏了肚子,毛非躺在床上看手机,突然就觉得肚子一阵剧痛。他起身就往厕所跑,却发现里面浴室灯亮着,水声哗啦啦的淋洒着。

“真是操蛋,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在洗澡?”他捂着肚子暗暗叫苦,“哎哟,不行了!

扑哧,脱掉裤子的一刹那,稀里哗啦地就拉了出来,瞬间感觉恐怕没世上在没有比这跟爽的事了,难怪刘德华唱那首《马桶》歌呢。释放完了,赶紧地胡乱擦了擦屁股,他要赶在表姐发现他之前离开。呼啦,浴室的玻璃门忽然打开。

“啊…………”胡箐箐赤身裸体地站在浴室里尖叫。

相关评论
评论者:      
 放飞自由-放飞梦想-放飞自我 皖ICP备19020011号